耕浩二 boosted

Pua的目标人群很好理解,和身份地位教育程度乃至智商都没关系。他们想找的,是那些已经被驯化的女性,或是因为家庭教育,或是因为社会影响,也可能是天生性格软弱。
简单来说,就是乖孩子,这个世界上,谁不喜欢乖孩子呢。在家听父母,在校听师长,出嫁听丈夫。和别人意见相悖内心总是先怀疑自己,会因为别人的指责痛苦。
可是乖孩子有什么不对呢。
你们人类真可怜又很奇怪,有一半自我意识过剩,有一半却完全没有自我。为什么。

耕浩二 boosted
耕浩二 boosted

《疤痕如何形成》 根据发表在《自然》期刊上的一项研究,德国研究人员的最新发现挑战了疤痕如何形成的传统观点。在哺乳动物中,伤痕会引起普遍的纤维化组织反应,迅速使伤口形成疤痕,从而防止感染和流血致死。迄今为止,伤口修复的宗旨是由成纤维细胞从头形成疤痕,从而在损伤部位沉积细胞外基质。通过这项研究,研究人员可以证明疤痕源自基质储库,这些储库被嵌在筋膜中的成纤维细胞,然后被拖入开放性伤口中。这些新的发现与目前伤口如何形成的大相径庭。筋膜是疤痕的起源,以及伤口修复新机制的发现,为减少病理性纤维化反应,并在各种医疗环境中诱导无疤的再生愈合提供了新的治疗空间。 | solidot.org/story?sid=62808

耕浩二 boosted

實名制真的是世界上最擾人的玩意,你他媽的我都已經手機認證了你還逼我輸入身份證否則不讓課金???你媽的???
而且還一直顯示證件錯誤,想搞都搞不了

晚归
散步归来天已暝,闲随光影步中庭。
回看身后悠悠处,一路明灯万里星。

Came back in the dusk

It went to dusk,when I came back.
Slowly paced with the shadow,felt so fine.
Turned round to see where I'm from.
Only found lots of light's like starshine.

Shana
In age of blooming teen,
Yet with much hard duty and no say.
She has a petite figure,but
Blazing eyes look firm always.
The faith infiltrate her bones,
And the fire burns all barriers in her way.
Oh,lift your long and sharp sword
To make the evils get their pays.

耕浩二 boosted

谈一谈电子支付的隐私问题。有点长 

不要把我当成机器人哦,我不是机器人 :0520:

纪伯伦《论孩子》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吧;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那静止的弓。
(冰心译)

一剪梅·怀人 
秋至纷纷落叶迟,静坐空园,犹忆当时。 
寒风刺骨不还家,心里悲凄,无处相依。 
满目萧然冬欲回,无尽哀思,能尽哀思? 
红莲飞舞至天门,其蹙仍知?其笑仍知?

乞丐诗
作者:清朝某乞丐
身世浑如水上鸥,又携竹杖过南州。
饭囊傍晚盛残月,歌板临风唱晓秋。
两脚踢翻尘世界,一肩挑尽古今愁。
而今不食嗟来食,黄犬何须吠不休。

《题龙阳县青草湖》明·唐温如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飞鸟
我们是两只鸟
两只相向而飞的鸟
相遇的同时就是别离

夏娜
年华值豆蔻,笄玉已捎头。
倩女娉娉体,英雄灼灼眸。
红莲入心髓,火雾见崎幽。
擎起三尺剑,伐行天下州。

中秋节作
本是萧条岁,唯天方敢提。
昏鸦啼野阔,煞气压云低。
满世风声赫,丹心火种栖。
光明晓才至,不斗不闻鸡。

(`・ω・´) 嘟嘟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