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我为什么打游戏脾气那么好,队友怎么着急上火我都儒雅随和。其实我平时白天工作都一直在高血压骂人,能有人和我一起玩游戏就很开心了,能玩到一个游戏干嘛还要那么上火

感谢盲人按摩店的推拿阿姨,我度过了没有布洛芬的一个姨妈第二天

希望荧幕可以有更多朴素的 甚至可以说是粗糙的 邋遢的 不修边幅的女性形象
我不是生来就香香软软的 也不是天生爱打扮爱干净。。。。

我发现了,做一个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逆子,封建家长拿我一点办法没有。而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换不到封建家长的一点尊重

还是会感激,每当我网络疯言疯语会有身边同学关心我,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受刺激。我只能说是情场受挫或者科研压力太大,毕竟解释“喜欢的角色被作者搞死了,磕cp吃到刀”大家反而认为我这人不真诚就算了,还有毛病。几年前我就接受了,室友们宁愿相信我夜不归宿后第二天在宿舍蒙着被子哭了一下午是因为被男人骗了炮,都不信有人会连续三天通宵看比赛结果喜欢的战队给让二追三输了才这么难过

人类的悲观本不相通,有人关心我还不知足,现在想来个野男人骗我场虐恋哭一哭都没什么可能了

小学和喜欢的男生被老师放学单独留下来,让他在讲台黑板写课表,我在后排黑板画板报。至今仍觉得,那时教室的长度是世上最远的距离

和我妈吵了一架,最后还是她来安慰我跟我道歉,可是我好难过

在学校呆着一天我就开心不起来。安静下来就想哭。

我被惊醒。
我做梦。
梦里我说爱能让人活下去。
然后对面的人否认说,你误会了,爱是死的世界。

@samayoli 女生节的来源可以参考一下这篇文章:zhuanlan.zhihu.com/p/58779475

我也很讨厌女生节,之前还发过投票基本上没人想过女生节,不过一码归一码,如果如考究所说,女生节起源比黄段子早,那确实没必要在这个方面去顺着他们的意思连同女生节一起污名化

蜘蛛恐惧者警告 

两年前快熬不过来的时候,在一个网友的建议下我开始养捕鸟蛛。这东西好养,但也要花点精力,而且成长缓慢。那时候我就想,有天死了的话,猫猫狗狗作为宠物可爱的或许还好找下家,蜘蛛这东西过于小众估计没人太愿意接受,我还是再照顾它久一点吧。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来安利sarah waters了,真的是我心目中同性恋文淆永远的神。

是各种意义上的会写,很擅长描写那些最为细腻幽微之处的感情和欲望,在比较大的叙事结构层面也自己很有一套知道怎么抓着读者继续往下读。故事有时发生在两三个人之间(维多利亚三部曲),有时也可以是很多人命运交织错杂的大背景里的故事(守夜);总而言之,读起来基本上不会乏味。

截图是我自己读的时候的一些发言 ,应该会更直观一些。我不是很擅长在阅读完之后总结一些东西,还是阅读时的即时输出能传递我真实的感受。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摸鱼利器-网站任意门:gate.ofo.moe/
虽然感觉目标网站没有我刚遇到它时多了但仍然很有趣,像是
speedline生成器:wangyasai.github.io/Speed-Line
逆转裁判文字生成器:yurafuca.com/5000choyen/
拖动方块解压(增压)网站:blankwindows.com/
都是我在这里遇到的。

为什么这些年“疯批美人”设定越来越火。大概我是看够了以前那种自恋+狂傲背后隐藏着自卑与懦弱的人物设定,觉得这两种特性没必要在一个角色上人格分裂开,相辅相成彰显出现实感推动cp线路。我都脱离现实来看作品了,角色要疯,就干脆疯得天人合一,坏得全凭心情

mp.weixin.qq.com/s/Zpwc4-wBD6_
《人物》记者采访了两个揭开N号房事件并向警方报警的两个韩国女生。

“追踪一周后,她们报了警。警方告诉她们,可以继续潜伏在N号房取材。之后的几个月,白天,她们照常上课,晚上,她们潜伏在N号房,每天5个小时,经常到凌晨三四点才离开,保存聊天记录和影音素材,必要时整理后交给警方。

在那里,她们看到很多难以想象的人。有人说,自己只想看儿童性视频,说自己「已经和04年生的孩子做过,想要尝试08年生的孩子」。这个人上传了自己在东南亚旅行的视频。视频中,他走在路上,对一个越南小女孩问「多少钱一晚」。这段视频里出现了他的声音和手。”

“2019年9月末,高墙房里,Watchman消失了,后来,火花得知,当时他已经被逮捕。N号房逐渐「过气」,「熟人凌辱房」成了Telegram上新的欲望载体。在这里,群成员上传熟人的裸体合成影像,以及她们的姓名、地址、职业等。火和丹发现,群成员们侮辱的是他们各自的朋友、妹妹、妻子……

「这些人真的是平凡的丈夫、弟弟、儿子吗? 真的是笑着活在我们周围的人吗? 」她们感到难以置信,那是一种自己所知的世界正在崩溃的感觉。”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