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s boosted

关于政治性抑郁,我有一个小小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读书来增强自己的免疫力。
看一些人文社科类的书籍,了解一下历史的规律,明白人类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接下来又会往哪里走。我自己的体感是,对世界了解越清晰,政治性抑郁出现的频率就会越低。
因为往往无知才会滋生恐惧,一旦有迹可循,内心就会多一份笃定。我们这里并不特殊,我们这里目前发生的事,历史上发生过,其他地方也发生过。弄明白它的机制,清楚它的运转规律,了解背后深层的历史因素和其中蕴含的人性。历史常常会发生倒退和波动,但我自己觉得历史总体来说是有大方向的,历史不是一片混沌。
书不用读很复杂的,一些基本入门书就能提供给你世界的脉络。关键是要阅读题材广泛,不同的题材会相互促进在大脑中形成一个网,随手读上几本,就会对你有几分的助益。我自己读的大致范围包括,心理学相关,中国历史,世界史,自己感兴趣的其他国家的历史(我读的是中东史),某些阶段的历史(比如苏联时期,纳粹时期),几本社会学入门读物(比如《乡土中国》,《菊与刀》,《我们最幸福》),一些政治类书籍(比如《政治学》,《独裁者手册》《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女权相关(比如《因为性别》),还可以看一点法考的视频,和一些人物传记(比如波伏娃的)等等吧。我列出的都是很简单很基础的书,不带脑子看都可以。真的,只要开始读,随便打开一本都行,因为艺术史都曾一定程度的帮助到我。

夜晚寝室
同学1敲门进,寒暄一阵,话锋一转:“来来来尝尝我女朋友给我寄的蛋糕。”
舍友和我:饱了,完全饱了
过会儿同学2敲门进,寒暄一阵,掏出茶叶,话锋未转
舍友和我:“女朋友送的?”
同学2:“哪个?”

喜欢的人性格很可爱却又讨厌我喜欢ta可爱的一面,因为ta厌恶不成熟的那一面。日常交流极富逻辑的同时又常掩盖真情实感,因此ta的温柔也藏的非常非常深,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有些手足无措了- -

开一天会再去心理咨询,脑袋麻了​:0b16:

最近逗喜欢的人,看ta脸红,开心到飞起!当然,需要经常反省,非常小心玩笑的分寸​​:11113:

对香水一窍不通,按销量买了蔚蓝和大地,都好好闻啊!!朋友们也一致好评​:232327:​接下来试试冷水!

Burns boosted

一件好事,让我很舒心 

之前我休假,回了一趟家,发现对面搬进了新邻居,我每晚在阳台上抽烟都能看见他们的房间拉着窗帘,男方施暴女方挨揍的影子就映在上面。因为房子隔音很不好,白天我在睡梦中也能听见男方去上班,女方独自在窗边哭,儿子因为疫情所以在家里上网课。后来我实在受不了,把我警察朋友的电话夹在水果里送过去,在纸上写我的朋友对这样的事很负责。送去之后我一整周都很焦虑,那边还在照打不误,朋友也说没有接到电话,我觉得我在多管闲事,甚至害怕纸条被施暴者发现了。后来有一天女方来敲我的门,求我收留几天她的儿子,我答应了,然后她就逃回娘家找我朋友报警,期间我听见男方在家里大骂为什么找不到自己的儿子。大概他也没想到他儿子就藏在他家旁边。
那位儿子长得很像他爸爸,又像他妈妈一样也浑身都是新伤旧伤。虽然我感觉是我过度紧张,但我还是把家里所有的镜子都遮住,所有的尖锐物都收起来,然后把我的狗狗送到我爸妈那里去。之后,女方悄悄来找了我一趟,把儿子接走,说她老公暂时不纠缠了,所以要搬去外地。再之后就是今天,她打电话来说他们终于离婚了,儿子要出国读书,她也跟去。
我好开心,还好我没有什么都不做。

一直感觉,在现有环境里,持续感受到巨大痛苦的最简单方式就是放弃健康换取其他东西。

瘦了一点,买衣服方便了好多,看来想好看还得瘦啊啊

Burns boosted

搜索freecodecamp.org在YouTube的channel,大量面对beginners的complete course,一个语言基础或框架从头讲到尾(经常是十几个小时的课请分多次观看)。

转码界的优质免费资源太多了,如果不是需要读书换工签真的不需要花什么钱。

学着分析数据6小时,弄完了发给组长,她回了张吃火锅的照片说在忙​:11134:

这天气断电了
朋友:《热醒年代》

能力越大,干活越多
指每次的小组作业

同学:希望今天是最累最狼狈的一天
我: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天名这事儿看的血压上升,原本也没那么无语,主要是看了下肇事者的道歉视频,内容离谱到我都怀疑她是故意这么道歉来激怒观众的。

doi:10.1016/j.janxdis.2020.102311
这个是之前说的那篇文献,sci-hub上可以下

刚看到journal of anxiety disorder上的一项研究,高强度间歇运动对广泛性焦虑障碍非常有效,有氧运动也有中等疗效,运动真的能救命啊朋友们!!

罗素:“想得到真正的幸福,必须找办法减轻或避开舆论压迫,这样有智识的少数人才能相互了解,并从交往中获得快乐。”
我:长毛象

情绪复杂 

看到一考研机构推文,大意是某匿名重度精神疾病患者坚持学习,最终在机构的帮助下顺利上岸,最后发现这位匿名者是我同班同学
朋友表示:开学狼人杀

参加个比赛,队长一直让我感觉不怎么做事儿,导致队里效率很低。后来发现是因为队长想研究的主题和之前民主选出的主题不一致,今天改成他想研究的主题,好家伙连夜查文献去了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