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般的把头发别住了( ゚∀。)意思是拥有了一根魔杖餐具发簪三位一体的……一次性筷子

明天就要考试今晚应该

我的同人女人生:向全世界大喊不要再食主角右了

可是不动脑子几乎是闭着眼睛打字的感觉真的很好,单纯的发泄情绪,输出一些狗屁不通文学(并且仔细想想好像能推敲什么东西又什么都没有,想写的明明还有很多)

我怎么才知道zlib的donated可以拿到最新可用地址……没有趁之前优惠入我亏了

看到新曲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ねむたみ。

虽然说真的还想听就是了😿

谁深夜因为DW睡不着觉……时间和空间的逆行真的很容易伤到我

就是说我想不通为什么关注的男主播都是这种带点鼻音的湾湾腔

就是说不管它一天就消了……但是忍不住觉得不爽把它扣了

Show thread

发现很多朋友都在“四分之一人生危机阶段”(Quarter-life crisis)。想分享一些焦虑的coping strategy。嗑药、咨询、正念和病理以后另外再写。

七年前发现自己有焦虑的问题。除了国内大环境加速开倒车和一些遗传原因,我自己还有一个心理根源,是不能接受无序、不确定、不能预测和不完美。我以前希望一切都是可控的,学业工作必须要严格执行每日计划,吃饭要按健康比例来分配碳水蛋白质和脂肪,只能单线程按顺序一件一件做事......一旦超出了我的预计范围,比如出现了意外事件和压力,我的世界就开始崩塌,体征表现是心脏痛,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干着急,但完全没有行动力。这就是我quarter-life crisis 如果说很多人是佛系,那我绝对就是炸系,内心永远翻江倒海。

好转是因为,工作后我从“优等生”心态,转成了“activist/actor”(行动者) 角色。如果大家有过参加某个社会活动的经验,肯定会觉得,妈呀这活动组织的乱七八糟,到处bug,但最后竟然也挺热闹的。是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像做题,只有一个最完美的答案。你觉得的乱七八糟,但就是能导向很OK的结果。所以,渐渐有两种mindset让我受益:

1. 从过去的经历中,找到“总能熬过去”的证据。比如,回看自己同时被论文、实习、考试、找工作、生病搅拌的时期,发现,我survive了!当时那么难熬,现在不也没什么大事吗。我一定具备再次survive的能力。

2. 接受“糊着”的状态。这是一种类似于存在主义的心态。接受世界就是荒诞、无序、没有意义的,人类社会就是可能在原地转圈甚至退步的。我们写论文做实验是糊着弄出来的,工作是糊着搞完一个项目的,学东西糊着没太学明白但也开始用起来。反正生活就是粥样糊着……

渐渐地,你就糊麻了,静好了。

今天早上起来,面对千头万绪一堆事和参差不齐的deadline,我竟然心情十分平静,坐下来慢慢开始做。就觉得这么多年挣扎,好像有一定成果。

现在万字以下都可以叫短打了吗,,,,

非常怀疑把大部分rps写出一股冒味是冲国铜仁女的一种种族天赋……

每次通宵之后就会长痘(握拳)(也有可能是蚊子)(这个季节还有蚊子是真的)

。 

夏穆有点好味,美女和猫猫

会把快递单号尾有五个连号6当作一种谜一般的好运预兆

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入猫坑……现在就是跪在地上双手抓饭(这是饭,这也是饭.gif)

好像会有特别喜欢的书反复看的习惯,大部分时候都是看完就放在一边也有可能是没书看了只好看这个……

“谢尔盖,你的眼睛不该是蓝天一般的湛蓝,而应该是钢铁般的灰色,战士的颜色。”

Show thread

好冷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