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tmks015: :tmks015: :tmks015: 哈根达斯快点好起来呀,今天依旧不肯吃东西,希望下午打针后胃口能回来,多少吃点东西啊呜呜呜

本来打算今天和闺蜜去电影院看王老师和阿祖,结果下午哈根达斯连吐三次我们改道宠物医院 :ac_acg068:
哈根达斯:我不允许我妈和我姨去找野男人。
然后依旧买了明天下午的票,给它打完针就去电影院,希望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ac_acg068:

我看光影莫里斯评论下面已经有人开始说因为讨厌华纳决定不去看小动物3了。
我:怎么,DC粉还没抵制华纳呢,轮得到你们?

换了个新头像,感觉很适合我!

:tmks015: ball ball哈根达斯的肠胃快点回复正常,果然一晚上没睡好一直在听它的动静……傻猫猫自己倒是玩的贼开心 :0b08:

进入焦虑模式……喂了5ml的乳果糖,也喝了小半碗水,哈根达斯怎么还不去厕所……

这个月给自己预留的生活费就是两千,结果一去宠物医院造进去1400。
:0b08: 我月底开新坑啦——养猫容易吗我

今天转到首页上的那具躺在鲜花簇拥中的骷髅,让我想到了《hings We Lost in the Fire》里的一个情节,Beno饰演的男主角在吸毒戒毒中反反复复沉沦,直至电影最后他讲述他的梦境,梦里的他在空城中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惧寻找买药的地方,最终梦里的他躺在空城当中,一手拿着药,一手拿着下次买药的钱,只觉得心中无比的平静。
每次看到关乎死亡的艺术时给我带来的安宁感受与Beno在影片中阐述这番话时的感受如此近似,大概就是一种躺在丑恶中去思考美好的幻影也是一种能带来幸福的事情。

有一讲一,德普和安博女士一地鸡毛后现在每条与二人相关的wb评论区下面的撕逼和内娱也没什么区别,贵欧美圈也别王八瞧不起绿豆。

我:全员恶玉里的师匠配音是大冢明夫哎!!!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
委员长:你是有Big Boss雷达吗!
我:也不是,一般声优有个我能记得住的角色,我就能记住声音了。
委员长:比如说?
我:中井和哉。
委员长:你是记住了他什么角色啊……
我:无双里的夏侯惇,因为长得像Big Boss。
委员长:。你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觉得我喜欢金发欧美男……
就算喜欢的金发碧眼角色,我也从来没有上升磕过演员本人啊!

刚看到那条嘟文就被挑子关注了……这个时候就要感谢锁嘟功能!!wb如果能设置关注请求世界会他妈平和很多。

说起来前两天做梦梦见自己去国外打拳了,呃,是真·打拳击比赛去了。
梦里的我以拳击手的身份面对质疑,非常自信地回应他们,然后用比赛成绩证明自己,那种泰然自若的自信姿态实在是太好了。
怎么说呢,就虽然我自诩已经是很自信的一个人(甚至许多比我优秀很多很多的女性朋友都没我这么盲目自信),但还是会羡慕梦中的自己。

有一讲一。
说Benicio Del Toro年轻时长得像布拉德皮特或者小李子我一点也不觉得是夸奖。
特别是小李子,我感觉自己的审美被玷污了【

其实我还是能理解为啥要搞泥塑,本质上还是一种女性的阉割情节,就想《简爱》里罗切斯特一定要残疾后才能和简·爱happy ending一样,尽管本质上是被他身上的男性特质吸引,可阉割掉他身上的男性特质,站在凝视视角上的女性才能真正的获得安全感,算是一种非常反抗的行为了。
但就,能不能不要做出反抗行为翻身当凝视者后,立刻马上化身为爹。
看的我就很想打拳。

想了一下为什么我的朋友搞泥塑我没意见但是看到路人搞泥塑我就脚趾抓地的原因:
本质还是我觉得该泥塑的她们并不泥塑,她们泥塑起来那个味道充满了教科书般父权社会的爹味。

我看国人看美国大选:
“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

例假这个东西,虽然现在不是那么疼了,但到访第一天我还是很想杀人

关于乙女游戏花钱这事。
别的不说,我就觉得今年的与君盟定价低了,连《》【】()那种文案水平的手游都骗氪的一批,与君盟的文本量定价在78-95我觉得都是合理的。
结果这游戏定价只有35,让我感觉制作组四舍五入约等于免费送。

想了一下我磕过的拉郎里最惨的不是被拆,或者另外一方有官方盖章,而是两个人在续作里双双爆炸上天。
没错我说的就是王男的Merlin/Roxy……
单纯的死倒是也没啥,关键在于死的也太喂shi了…… :0b08:

Show older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