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虽然很想显得自己有意思,但我就是很无聊的一个人诶。

Pinned post

。 

每次要收集健康码行程码,要排查中高风险区人员的时候我都很不耐烦,也许隐隐地还有些恨意,恨这种默认所有人都应该配合的傲慢,恨自己成为了这种傲慢的帮凶,恨自己在公权力面前本能的退缩,恨自己没有勇气逃离。

。 

工作时段的emo大多因为上不好课管不好班,进而觉得自己不适合工作,不适合活着。很想放弃。但又咬着牙不想认输。总要给自己找点希望。比如活到看完这场演出再说,活到去过那个地方再说,活到谈过一场恋爱再说,活到跟朋友再见一面再说,活到看完这本小说再说,活到喝完下杯咖啡再说。只能是这样。

一年级的日常 

今天又在给学生看名人故事动画,讲到达尔文从小喜欢观察动植物,长大也不放弃研究生物的理想,我就顺口教育学生,要认真对待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然后有个小男孩说,他的愿望就是飞到外太空,跟外星人打个招呼,“嗨!你想去地球看看吗?” :11114:

宝贵的双休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又隐隐有些啥也没干的空虚感。但也许我需要改变的正是这种必须做点什么的强迫心理。

。 

有的人,前一秒还在因为自己不是当班主任的料而emo,后一秒就开始在网上量子阅读班主任经验贴。我恨。

当我说,我工作才五周就已经瘦了八斤,你就应该知道这份工作有多折磨人了。

。 

每天回宿舍都要路过操场,偶尔回得早就会遇到晚饭时段的初中生们。昨天看到一个男生在跑步,前面不远处有个女生张开双臂似乎想把他拦下来说话,但是男生却没有停下来,只是放慢了脚步,飞快却清晰地说了一句,“以后不要这样,别人容易误会”。女生听到一愣,然后佯装不屑地骂了一句脏话,朝着男生来的方向跑开了。我扛着大包小包的快递继续向前,品味着空气中微妙的酸涩的暧昧气息,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唉 

不知道这算怎么回事。今天蹭同事的车下班,然后开车的同事心情不好,我跟另一位同事在聊学校的事,就被她嫌烦让小点声,我下意识就道歉了。虽然我也没觉得同事做错了什么,毕竟她的车她说了算,我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过分在意了一些,回到宿舍还在一直闪回当时的画面和心情,整个人就特别卑微和低落,不想跟别人说话,然后就开始思想滑坡。虽然知道没必要,但还是控制不了。这种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一只蝴蝶从你的tl上飞过(换头像了

。 

没关系,我再一次想开了。FUCK THE WORLD :aru_0470:

Show thread

。 

对不起。我又觉得我快不行了。我做不到。我不可以。

本来想说就算工作了还是逃不过peer pressure,但是转念一想,我的终极目标就是上班摸鱼,那在这件事情上我做得还挺成功的。别人在备课的时候我在听歌看剧刷手机,所以即使要承担一些职业道德的谴责也很合理 :0b31:

一年级的日常 

学生:老师,你真好看!
我:(虽然心里想着are you kidding me但还是要保持礼貌)谢谢!

学生:老师,你一直都这么凶吗?
我:(虽然心里暗爽自己终于能吓住孩子了但还是要假装严肃)对!

最近心脏又在隐隐作痛,总有一种冲动,把那根紧绷的心弦抽出来,就像邓布利多把记忆从太阳穴里抽出来一样,然后就可以不用痛了。

一年级的日常 

今天给孩子们放了个小动画,是世界名人故事的第一集,说苏格拉底如何寻找幸福的答案,当然哲学家的终极追求是智慧。但是当旁白问出“什么是最重要的”之后,有些孩子大声答道“生命最重要”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有被悄悄地融化了一点点。

偶尔也会想,随便干点什么不都比沉浸在不必要的情绪里好吗 :0b15:

Show thread

虽然经常会幻想自己在工位上摸鱼以及下班之后窝在被子里看书的画面就是了 :11112:

Show thread

被工作pua的我,努力抵抗无班可加的莫名心虚 :0b16:

因为今天睡到中午才起所以晚上根本不困,但是明早还要六点起床去上班 :0b08:

。 

因为每天回宿舍都要穿过操场,所以难免回忆起自己参加高中运动会四百米接力赛的画面。不由得感慨大脑真很神奇,似乎还能听见全速奔跑时的划过耳边的风声,仍然记得接棒那一刻心里像没有波纹的湖面般平静的感觉,还有跑完之后被同学告知我居然反超了竞争对手的淡淡喜悦。

然后又想到我初中时参加运动会,明明只是做操做得好被选上体育委员,却不得不在一千五百米长跑里凑数,结果因为比赛的时候都快天黑了所以领导发话让我们少跑两圈,我才勉强得了个第六名,名字还被写进教育楼前的黑板公告里。

放学之后被留下来训练,跑到一半岔气了跑不动,想到自己体育一直很差劲,自卑和委屈涌上心头,蹲在地上哭了很久。结果我当时暗恋的男生跑过来问我是不是生理期来了,旁边站着的隔壁班男同学帮我解释说可能只是心里难过。他后来主动教我调整呼吸的技巧,甚至周末约我去河边跑步。还有班上跑三千米的那个女生,跑完跟没事人一样,比赛之前多亏她陪我热身。

不能轻易打开回忆的闸门,否则就会被时间的洪水淹没,要很努力才能爬得出来。可是我却又很享受这种脑内放电影的感觉,远远地观望自己的人生,似乎才能咀嚼出一些或许算得上是幸福美好的东西来。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