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inned toot

梦境记录tag一个多月没更新了。不是没有做梦,而是很多梦里的内容醒来都忘记了。有时候能回想起一点零零碎碎的情节,碎到没办法记录下来。有点残念

泥吧 

我有一种割裂感。昨天下午我一度想要跳湖,打下这些字的时候还是很想死,所以我没有资格让她停下来缓一缓,她热爱生命,一直都在往前走,而不是像我一样徘徊不定。
她比我勇敢太多了,我不停地逃避,最后试图与自己和解甘于平凡。而她还在逆流而上,不愿意放弃自己设想的未来。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痛苦,不管外人怎么看,当事人都陷在泥沼里。有些悲欢的确不会相通

Show thread

泥吧 

下雨了。半夜回复亲友昨晚的信息结果对方现在还没睡。然后她开始诉说自己关于学业和未来的焦虑,我劝说开导找很中肯的博主提问箱回复给她看,无果。她知道问题出在哪,以自己努力的程度暂时得不到想要的好结果,又因此愤怒。她给自己的定位很高,目标是社会精英,却像普通人一样会拖延会偷懒会花很多时间在娱乐上。我想了想,她其实不需要我说什么,只是想发泄一下。我希望她平静快乐,但在内卷严重的当下她更希望实现自己的梦想

小木屋

罗马尼亚深山中的小木屋四面环绕著冷杉,一片清幽。Photograph by Dan Mirica

Show thread

梦 


只记得后半段,随便写一写。
MC里构建的区域,两条走廊尽头是不同的门,一扇带来好运,一扇带来霉运。我反反复复撞两扇门以达到目的。这时地下有人喊我,他们发现两个花苞,一朵是莲花,另一朵记不清了。我有一种危险的预感,隐约看到图鉴上莲花开放就像火山爆发。然而他们已经把水泼上去了,接着岩浆开始往外蔓延。其实更像一层撒了闪片的金色史莱姆在流动,喷溅的火焰有彩光。我往上升,把那两个人丢进门外。火浆追着我,我一直飞到筋疲力尽,开始恐惧时被人碰了下就惊醒了。
醒来刷了刷首页发现今天是227,一周年了。 :aru_0070: 就当梦里在跨火盆吧


梦到傍晚的大海和现实中并不存在的crush。手里拿的相机有一种滤镜,拍出来的视频中海面上是亮晶晶的,还有很多天灯的倒影。好美……好喜欢海 :11124:

昨天收拾东西翻出了18年的日记,看完后觉得,有点难过。现在看来当时的心理状态已经很不正常了,如果那时有人来引导我,告诉我没关系不需要这么苛刻自己的话,也许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就不会发生。可惜没有人发现异常,包括当时的我自己

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手和腿都软到抬不起来

晚上出门拿快递湿了一双鞋子。回去路上随便买了两根雪糕,好难吃……吃完蜜瓜甜筒后喉咙里全是类似扑热息痛的苦味

这几天的风都好大,夜里不停传来呼啸声和雨搭被吹动的声音。睡前客厅窗户没关好结果被吹到发出嗡嗡的振动声

想吃同庆楼的沙拉小牛肉和椰奶绿豆沙 :apusheenbread: (怎么都是甜口。深井烧鹅也喜欢,好馋好馋('◇'`)

吐槽肖战相关 

# 这是在干什么?恶心死了,搜我推关键词结果弹出来这种玩意 :aru_0200:

我妈听到别人说那只猫一直跳上跳下,从墙上跳到雨搭上再从雨搭跳到墙上。
我开始想念我的猫:灯灯要是还在就好了! :232326:
我妈:灯灯会和它一起玩。
笑出声了,还记得我的猫之前领它翻墙的小伙伴来家里吃猫粮还给它放风,确实是能干出一起玩这种事的小猫咪

Show thread

后续:拜托别人在阳台上看了看,竟然是一只猫……不是坏人太好了,谢谢你猫咪(恍惚

Show thread

我妈深夜把我喊醒说院子里有声音,怀疑外面有人但打楼上和邻居的电话又打不通。她不愿意开灯,风很大,我们在客厅凝神听了一会动静。现在她要我陪她出门绕一圈看看…我其实觉得是楼上某一家开空调断断续续水滴落下来的声音,但依然不是很想出门,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11133: :11133:

黑泥 

被客厅里的争吵刺激到,在房间里一直干呕呕吐到胃痉挛,一边发抖一边出冷汗。好想死,不停想象从楼顶跳下去的画面。好想去死,不管怎么做都防不住家人之间突然爆发的矛盾,我好绝望,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根本没有一点意义

今天吃了蘑菇鱼肉火锅,蘑菇,香香

昆明的核桃糖是软的,不像稻香村卖的核桃粘或椒盐核桃。把蔗糖熬化,倾在瓷盆里,和核桃肉搅匀,反扣在木板上,就成了。卖的时候用刀沿边切块卖,就跟北京卖切糕似的。昆明核桃糖极便宜,便宜到令人不敢相信。华山南路口,青莲街拐角,直对逼死坡,有一家高台阶门脸,卖核桃糖。我们常常从市里回联大,路过这一家,花极少的钱买一大块,边吃边走,一直走进翠湖,才能吃完。然后在湖水里洗洗手,到茶馆里喝茶。核桃在有些地方是贵重的山果,在昆明不算什么。
——《昆明的果品 · 核桃糖》 载一九八五年第四期《滇池》

一直在做混乱的梦,闹钟响了十几分钟才清醒,头好痛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