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突发奇想置顶1.6进一步了解本账号的快捷键
=寒落(请随意称呼!)
*抓一把塑料标签:infp/4w5/有可能是同性浪漫倾向型无性恋/feminist/拉文克劳/混乱善良不过离混乱邪恶也不远了反正基本是混乱的神经病
*社恐和喜欢和赛博邻居互动有什么冲突吗?
*对不起首页象友们我偶尔会忍不住多条连赞如果介意请告诉我…!
*很大程度上是仙人掌博主(啊?),如果你喜欢仙人掌请来和我做赛博邻居让我蹭一眼别人家的(鞠躬)
*猫头鹰和蘑菇总得当一个吧?如果可以最好是灰林鸮或者绚蓝小菇
*有待建设为二刺猿+仙人掌( )+装文艺批纯享号(你吗),地球online记录转移至 @MushcactusowlICU
*一种款式不太确定的神经病
*有待补充

十月sfw因为疫情九号才能发货啊好崩溃我要看。。。听说又是萨老师呢。。。。。啊啊啊啊啊流水的帕克主角们铁打的萨老师。。。。。谁看帕克谁萨老师中毒是应该的给我看萨老师。。。。。。。

网卡得想死,英语听力作业都加载不出来,反而象的首页能看见。。。说明我应该留在这里刷嘟嘟

主要是这玩意还什么…在学英语的路上点滴都是经验……大哥这是法语

显示全部对话

请象友吃面包花 :ablobcatattention: :ablobcatattention: :ablobcatattention: 感觉P一下可以做成怪奇西幻大陆模型,最后大陆毁灭于一只巨鲸之口那种 :blobcatrainbow:

捏造点杨亚杨 

写得我困死了,最后开始嫉妒亚典波罗,睡得可真香啊!!!!

#
杨和亚比较适合什么呢……friends with benefit这种吗?总之先捏造一些

亚典波罗问杨周末要不要一起出去,杨也会问亚典波罗。有五成他俩能成功出去,去下城住小旅馆的顶层,天花板太矮,杨每次进门之后都变本加厉地耸着肩膀,显得更矮了。

与其说是出去不如说是就是找个地方吃饭、做爱、睡觉,重复这个循环,什么也不管。

我可不想碰蜘蛛爬过的天花板。杨这么说。

就算这么多次了,学长每次跟我出来还是会紧张吧?少拿蜘蛛当借口。

在一米乘一米的小小玄关里,亚典波罗转过身,完全堵住房间的光亮,只有玄关顶上的镶的钨丝灯泡辐射暖光和热量,杨还低着头缩着肩膀(一进门这里弄得这么矮,难道就是用来让我出糗的吗),脸好像已经贴在灯泡上,快要着火了。

明明每次都舒服得要命吧?往床上一倒理智都飞出大气层了。亚典波罗逗他。

确实是理智飞出大气层了,不管是亚典波罗还是杨威利,一进门第一个躺在床上的,通常也是第一个昏睡过去的。课业加上和学校上层拉锯的压力,进房间的一瞬间就像是脱离躯体了一样,松了劲的人一下就像手偶一样变得软趴趴的了。

如果什么也不管是杨和亚典波罗的约会初衷,由这个初衷生发出来的行动就是变成原始人,吃、睡、性交。

灯泡后的杨顶着一张“真受不了你”的脸,像被关在盒子里的巨型猫一样瞪着亚典波罗。

我也每次都舒服得要命,这么说行了吧?亚典波罗知道这事非得扯平不行,又补了一句,每次和学长做不仅觉得理智飞出大气层了,灵魂都到地狱遛了一圈。亚典波罗扭过头,走进了房间里。

……我技术真有这么糟?杨在他背后嘟囔。亚典波罗听到,憋笑憋得很辛苦。

这是能成功出去的情况,也有出不去的时候。推开杨的宿舍门看到杨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写论文,在图书馆看到学得两眼冒金星的亚典波罗的情况多得很。

杨头一个去冲澡,一边擦头发一边喊达斯提的时候学弟毫无反应,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睡过去了。今天进门的时候五点多,从这个房间看不到太阳,只有错落无秩的房顶、房顶上的天线(恐怕只有旧城区有了)、靠近窗棂的巴掌宽的一层天空,还有正对面的另一间拉着窗帘的房间。

亚典波罗没脱外套,天光半亮,得亏床里窗户还远,太阳低沉,光线照不到他脸上。亚典波罗像是坐着就睡过去了,腿还垂在床沿。杨不叫他,也不搬他上床,把自己脱下来的外套盖在亚典波罗身上,自己钻进被窝里,开着闭路电视(能有这种上古电视,太神奇了)看动画片。一直到天黑,亚典波罗也没有醒来的意思,只是因为睡得太难受,一边哼哼着蹬了鞋,一边穿着外套拱进被窝里,头靠向杨暖烘烘的腿,睡得很沉。

本月首次在文档动手竟是写特么的面试稿太悲哀了。。。

感觉有必要把骗钻圈友邻看帕克的工作贯彻到底(?),万一有有朝一日有帕克饭吃。。。(想得倒美

然后因为热得体温异常被几把关楼底下了,我他妈的。。。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