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运动大脑变健康和不犯病是两码事
欲望太多带来的不满足,却又没有心思继续下去
心脏隐隐作痛,只是几分钟

Nyxia 转嘟

其实她的这个 argument,即同人文并不是一种 genre fiction,而是一种全新的 medium,我是相当同意的,我曾经也这样想过。那会儿好像是看 AO3 的汤不热问答账号,谈论了一番同人文也是一种 genre,和其它类型一样有一般的 expectation 和常见 trope。当时觉得这个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同人文自己就有很多不同的 genre,那些都不能说是 subgenre。而把同人文看作是一种新的 medium 就能说得通了。

显示全部对话
Nyxia 转嘟

下班再補充一下

早上發這則嘟其實不是要表達台灣人民已經習慣被威脅所以並不恐懼,其實恰好相反,台灣人依舊會害怕、緊張,這是正常人都會有的情緒。我的朋友們也不乏充滿擔憂、對未來悲觀的人們。

可是更深更深的感受是那股無奈,我們還能怎麼樣呢?

光是做自己就能成為被威脅的藉口。但台灣人無法放棄不當台灣人,正如任何人無法放棄自己的血親為血親一樣。

台灣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軍隊、自己的律法、自己的外交關係,國家構成的要件一個不缺。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

如果有人要侵略台灣,在海島的我們走不掉、逃不了,只能見招拆招繼續過日子。而被打了會疼,還手也是迫不得已,哪怕只受過一年的簡單訓練,國家徵召還是要拋頭顱灑熱血,畢竟自己的家園在這裡,自己不保衛還有誰呢?不敢說多數的台灣人都有志保台,但成年人裡應該也有過半數吧?

台灣的主體性既已誕生,就不可能再消失,正如人的誕生,一旦被生下就沒有回頭的路。更不用說台灣人追求民主已過百年,作為想像的共同體更是早就回不去了。

显示全部对话
Nyxia 转嘟
Nyxia 转嘟

广泛的威胁

在维基解密披露的许多信息中,包括拟议的公司和投资者权利条约的秘密文本,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这些条约正在秘密谈判中,直到它们成为法律之前甚至之后才会被公民所知,它们将使企业权利优先于国内法律,使劳工、环境和健康保护以及气候政策服从于私营企业的盈利要求。在草案文本被泄露并由维基解密公布后,这些法案的通过陷入僵局。

维基解密披露的信息还包括一些戏剧性的事件,如美国士兵在家中处决了10名戴着手铐的伊拉克平民,其中包括4名妇女、2名儿童和3名婴儿,美国士兵后来下令进行空袭以掩盖此事。

世界上许多人可能仍然相信,英国在查戈斯群岛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公园”的计划是出于环保考虑,如果不是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电报显示,其真正目的是阻止原住民返回他们的土地。

维基解密还披露了对平民的酷刑和引渡,以及其他战争罪行。

所有这些材料,包括阿桑奇被美国起诉出版的文件,都属于《国家安全法案》中 “受保护信息”的定义范围。

显示全部对话
Nyxia 转嘟

看图片我还以为是比较有秩序的示威,听人说有流血,孕妇流产我才开始找视频。
真的是挺暴力的,有冲突,有流血,但是流产,掉牙的微信视频还没有找到。不过仅此也已经让人胆战了。
youtube.com/watch?v=CsdLASiDUD
youtube.com/watch?v=BUbYucqQJI
youtube.com/watch?v=Qt7T7XN7qz

Nyxia 转嘟

上野千鹤子:“大家认为努力就有回报的想法本身并不全是你努力的结果,还与社会环境密切相关,你们努力就能成功的事实正是社会大环境在背后推动鼓舞帮助,这世上还有努力也没得到回报的人,想努力却无从努力的人,太过努力而身心俱毁的人,还有想努力但一想反正轮不到我就打退堂鼓的人,所以请不要把所有努力用于追逐个人胜利,你们被环境塑造的优势不是为了凌驾于不能享受同等资源的人之上,而应该发挥能力去帮助他们,然后不要逞强而是承认自己的脆弱,与他们互帮互助。”

Nyxia 转嘟
Nyxia 转嘟

⬇️ 这位新疆女性名叫ミヒライ・エリキン,是遭到ccp迫害致死的新疆人之一,她在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2014年9月来到日本,她于2016年9月在东京大学完成了硕士课程,并被关西的一所大学录取为研究员。

她为了探望被关押在监狱的父亲回国,她于2020年底被ccp拘留后死亡。

今年5月BBC曝光的Xinjiang Police Files文件中,就有她的中文姓名、地址、身份证号码等,被打上为「未收押」、「出境未归」、「防回流」(防止再出境)等标签。

该文件还包含时任新疆自治区负责人的党委书记陈全国的讲话,指示「抓捕每一个从国外回来的人。」。
sankei.com/article/20220703-SD

应该准备面试 但我没有 我在疯狂追寻低质快乐

Nyxia 转嘟

河北打人的是黑社会混混,因此可以自上而下地大声说出来讨伐。
河南侵吞上万百姓血汗钱的是祖宗,因此谁挑明了要钱,谁就不识抬举了。

混混可恨吗?可恨。但若无河北的祖宗从根部就败坏腐烂,给混混罩着,再胆大的混混也翻不了如来的五根手指头。

而河南的病症更不是爆发在这一时侵吞百姓的存款,或许在急救中心不作为拖死女学生开始;或许在警告打工人恶意返乡开始;或许在刘玉琨事件不了了之开始;或许在郑州地铁惨案开始……亦或许在更早的《中县干部》时期……乃至更早的《丁庄梦》时期,溃烂的脓疮早就从脚趾腐蚀到手指了。

Nyxia 转嘟

上海一群警察暴力執法,毆打女性。據說因為一名女子拉低口罩吃東西,遭到警察圍攻暴打。
視頻分兩部分上傳,這是第二部分

显示全部对话
Nyxia 转嘟

上海一群警察暴力執法,毆打女性。據說因為一名女子拉低口罩吃東西,遭到警察圍攻暴打。
mastodon不能上傳太大的視頻,視頻分兩部分上傳,這是第一部分

显示全部对话
Nyxia 转嘟

东亚洼地。
几十年就一个浩劫循环,光60年代,近代中国最风调雨顺的几年,还有化肥,结果光湖北河南这俩产粮大省都能饿死千万级别人口,。
疫情嘛,这才死了多少人。

Nyxia 转嘟

@gemut 为什么居委会这种基层皮皮虾、手握一丁点权力都可以气焰嚣张成这样?那自然是上面已经彻底腐败堕落,完全的目无法纪,直接“杀人不过头点地”了。

不知道亲是否看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现在的上海,乃至中国真真陀翁笔下的群魔社会……鬼为了吃到更多的猪,从人群中显了形,进入猪圈,然后那群猪就被彻底分食,继而活着的也被赶到河里淹死了。

最明显的例子,浦东当时有义士在李强那个层次的领导来巡查物资的时候,挺身而出大喊让它们做实事,让它们听听人民真正的声音,很多人在挨饿。

结果呢?结果李强等人压根不care,不care不说,当天浦东那个喊楼让领导听真话说真话的义士,被帝国暴风兵拖走了。

义士被拖走了不说,他被打倒在地还不忘呼吁大家“不要跪下去,要站起来反抗”的一幕,被周遭邻居录了下来,并且被邻居们边录边取笑这名义士是“什么傻逼神经病。”

我那时候就在想:“如果这个城市能在短时间站出来十个义士,我就不毁了它。”结果呢……结果彻彻底底的索多玛化。

甚至城镇索多玛化早已在华夏大地出现了城传城现象了!

Nyxia 转嘟

上海如今为什么沦落成这般模样……真真彻彻底底地变成一头巨大的恐怖怪物。

不是畜牲化,是怪物化。我在上海我先说,不要侮辱畜牲。动物们之间也会维持自己的社会秩序好吧?也会把弱小的动物保护在队伍核心免受外界侵害。动物们更不会为了壮大自己的族群,而强制把小动物从它们的妈妈身边抢走。

我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忍不住扪心自问。

——上海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般地狱模样!
但丁在《神曲》写的种种可怖现状,你都能在上海找到就离谱👋。

之前看多萝茜抨击自己所住的纽约:“别人指责我是垃圾,我只能说是。我无法反驳。我就是垃圾,因为我生在垃圾堆,我活在垃圾堆。”

同样的话上海也适用,当然事实上连垃圾堆还不如。毕竟纽约人可以站在纽约大骂纽约垃圾,但上海已经沦落到了路过的狗都不敢在此撒尿嘲笑的地步了!是狗路过上海都会拔腿就跑的地步。

因为狗都知道,它可以在纽约任何的垃圾堆撒尿嘲笑还能全身而退,但是它只要路过上海街道…还没撒尿呢,就会被当街打死。

仅仅是路过这样。

Nyxia 转嘟

G10高铁乘客的遭遇,最令人恐惧的一点是:你在每一个环节遇到的都是未知,可是在每一个环节都无法反抗。这趟车从上海往北京开,到济南的时候说是2车有阳性,1-3车乘客要全体下车,凭什么?这个范围是怎么划定的?不知道,让下车就下车呗。下车干嘛呢?说是检查,早下车早完成,可是下了车之后,就变成了要在济南酒店隔离,怎么变卦了?不知道。隔离就隔离呗,好歹是个酒店,又变成了用大巴拖走开两个半小时到滨州的方舱,酒店咋变方舱了?不知道。僵持了五个多小时后,又改了,变成80公里以外的一个隔离点,在哪儿?不知道;环境咋样?仍然是不知道。而且最妙的是,此时,那个2车的阳性复查之后,说其实是阴性,这个情况要怎么处理?现在这批人是当场解封,还是多少小时之后自动解封?还是不知道。总之吧,都说中国是个规矩森严的国家,其实不全对。中国的规矩,要说森严也森严,要说稀松也稀松。因为真正来讲,只有一个规矩是实的,那就是乖乖听话,要你干嘛就干嘛。除此之外,其他规矩都是虚的。也正是因为只有这条规矩是实的,所以其他地位想要有规矩就可以有规矩,不想有规矩也可以没规矩——反正你都会听话,我干嘛要跟你多费口舌?

Nyxia 转嘟

看到有人提诗人西川解读的奥克塔维奥·帕斯所译的杜甫。

我顺带贴一下西川对杜甫的一段解析,反正我个人很喜欢,我就贴 :EveOneCat14:

【杜甫早期的诗也不错,“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是代表他最高成就的诗歌,还是他在后来颠沛流离当中写下的。

很多诗人在没有真正体验生活之前,其实是通过体验别人的诗来创作。过去的人怎么写一个事物,过去的人怎么写一个风景,都有很多现成的词汇。如果一个人诗人对这一套东西熟悉,依样画葫芦,写出来的诗也能“差不离”。

但是,当生活开始直接打击你的时候,那些现成的词汇就有点“兜不住了”。这个是对诗人真正考验的时候:你的诗究竟能够处理什么样的生活?

有些人的尺度就很小,停留在过去那些词汇允许你处理的范围内。当安史之乱到来,王维、李白是怎么做的?王维基本上选择不写。因为王维他的词汇,他的品位,太优雅了,使得他没法面对死人。而李白的个人性特别强,他对自己的关心是主要的,对世界的关心是次要的。

但是杜甫不一样,明代的胡应麟说过,他(杜甫)的诗是“无所依傍”的,就是前辈没有提供写法,他前头没有榜样,他不能通过学别人,来处理一个时代。他反正就这么干了。】

Nyxia 转嘟

今天能连织俩毛衣,主要是割(精神草地的)草割得好。比如刚刚又看到之前记的一笔flomo,是西川上直播时的文字实录。

他讲了个杜甫被译“走样”却焕新的故事。举的例子是杜甫的《春望》。以防万一我把原诗也打一趟!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墨西哥有位诗人,他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此人叫奥克塔维奥·帕斯。他把杜甫引入到了西班牙语中。这个西班牙语的杜甫可能有一点走样,因为帕斯发明了很多原诗里没有的东西。但这个杜甫给了人一种崭新的感觉。

帕斯翻译的这首《春望》,有位叫宋柏年的先生,把它又重新翻回了中文——“帝国已然破败,唯有山河在。三月的绿色海洋覆盖了街道和广场”。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春天他说三月,当然杜甫在后面的诗句里有“烽火连三月”,他可能有一个借用。“草木深”我们直接翻译过来是草木繁茂,但是他译成了一个现代意象——“绿色的海洋”。

为什么说他(帕斯)有很多的发明?因为古代中国不是海洋文明,我们是土地文化,是黄河中原内陆文化。所以他说“绿色的海洋”,中国古代不会有这个东西,这不是一个翻译,而是一个转化。然后他说这个“绿色的海洋”覆盖了街道和广场。原来杜甫诗里面说的是“城”,就这一个字,帕斯觉得不能只是把它翻译成城市,city,那没什么意思,他就用另外两个意象来指代“城”,就变成了“街道和广场”。这里边也有发明,街道古代就有,但广场又是一个西方的意象。当然我们现在有天安门广场,那是把过去的建筑给扒了,古代是没有广场这个概念的。

下句:“艰难时事,泪洒花间,天上的飞鸟盘旋着人世的别情”。这个对应的是“恨别鸟惊心”。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李后主有一句词叫做“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很多人都熟悉这句词。我看到这句的一个英文翻译,然后我试着把它重新翻回现代汉语,叫做“我不能忍受去回想我那沐浴在月光中的祖国”,多好,“沐浴在月光中的祖国”,相比“故国月明中”,完全是一种当代的感觉。所以现代汉语是可以出现好句子的,只不过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可能都没有做到,但我知道有人做到过。

那么我接着读,“天上的飞鸟盘旋着人世的别情。塔楼与垛堞,倾诉着火的言语”。 :aru_7020: “火的言语”,这又是他发明的,是超现实主义。什么叫超现实主义呢?比如说你们都戴个戒指,戒指上面镶着宝石,你说一个镶着宝石的戒指,这不是超现实主义,但如果你说一枚镶着玉米粒的戒指,是把镶宝石那地方镶了个玉米粒,这就是超现实主义了。现实当中没有的这种东西,就是超现实主义。在这里,“塔楼与垛堞倾诉着火的言语”,这个就是超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

“家人的书信堪抵万金,搔首时,才觉细细的别针,别不住稀疏的白发”。他把原诗里的簪子变成了别针。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克塔维奥·帕斯翻译的杜甫的诗,它是这个样子,它是有效的。

#狗の乱翻书

Nyxia 转嘟

看包慧怡的采访。讲语言的这段特别迷人:

语言不只是一套符号体系而已,语言背后永远是理解世界的方式。多解锁一种语言就多一双看世界的眼睛。

比如古英语和古冰岛语中的“迂回表达法”(kenning)是非常美的,话不说直,完全以谜语去陈述:大海叫“鲸鱼之路”,战士叫“战斗的苹果树”,特别形象。而宝剑是“亮晶晶的葱”, :aru_1010: 这会有点陌生化:为什么?他们对葱有迷恋吗?葱怎么杀人?但是我能感觉到一种奇异的美。

他们对雪花也有几十种不同的说法。为什么不用snowflake(英语中的“雪花”)呢?其实snowflake本身也是一个复合词,但它比较直白,而冰岛语会用一些不相干的词汇组成复合词来指代雪花。

【当这些词汇密集出现时,
这种文体就像在你面前放烟火】

不光是修辞上的愉悦,你会想象这种语言背后是怎样一种心灵,怎样一种生活方式,使得他们围绕在篝火边时要用这样一种表达讲述他们的人和事。这么一想,这些人就都活起来了。你就立刻脱离了当下所身处的现实,进入语言中的“更为真实”的世界。

每种语言背后都是这样的奇妙世界。虽然波斯语我学得很浅,但也被迷倒了:它们的核心动词很少,就百来个,因此需要用许多动词组成一个动作,比如“站起来”这么简单的动作,在他们的表达中就成了pull yourself from chair,把你从椅子上拉起来。

其实波斯文难在它的字母书写体系,因为它使用的是阿拉伯字母,阿语我学过一个多学期,但我的图形记忆能力不是特别好。现在的确很多都忘了。但不是说忘了就等于白学了,即便最后没有熟练掌握,它为我想象力打开的口子也是很珍贵的。

我被语言中暗藏的思维方式迷住了。起先只是对异域文化的猎奇,之后它所描绘的艺术传统还有建筑形态我都想去进行整体把握,由此进入了一个不断求知的过程。

虽然我终其一生也没办法成为阿拉伯语言文学大师,但在这个过程中我被带着去了很多漂亮的地方,异域的历史、文化、心灵都吸引着我,而串起这一切的正是它们的语言。

这趟旅程无论如何都是值得的。

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你那么耐心而扎实地进入,给你特别平静的感觉,让你与生活重新发生连接呢?虽然是通过比较抽象的方式,但你会觉得【蒙在表面的雾气在一块一块被擦去,世界会一点一点亮起来】 。学语言的过程本身就是很开心的。
#狗の乱翻书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