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季节里试图脱下任何一件衣物的行为都是极度危险的!

永远年轻,永远收藏拖延症解决办法!
(但也永远不会行动

很讨厌一切的北方叙事和与北方相关的东西,寒冬、雪花、干燥、暖气、羽绒服、土炕、面食、粗犷、爽快。我拥有的以及向往的东西和特质几乎完全是北方人刻板印象的反面,现在想想真不敢相信我是怎么在北方度过了十八年的。

今天上海发布新政策,我也终于经过乌鲁木齐中路,这里除了蓝色的挡板、闪着灯的路障和工程车,以及每二十米一个的穿着荧光绿马甲的警察外,似乎已经恢复了令人作呕的平静。

春烧 boosted

这个社会没把女人当人看的证据:

文胸,bra,的拉链,都在背后

仔细想想是一件非常恐怖又渗透进日常变得习惯的事情。一个健全的独立的人,她贴身的衣服要在背后拉上,默认是别人拉、更是为了别人解开。就像各种东西都不考虑女人一样,但突然意识到这件事,还是刺了我一下。

看了一亩三分地上一个帖子,感叹下连精致利己的小留中产国男都在支持这次革命,我简直无法想象现在还是粉红的年轻人是什么样的。

他妈的谁还在吹捧怀念江泽民和他制定的政策什么的那你们就追着他一起去死吧 个老不死的头七还要害得一堆演出取消 现在我只能骂一句好似喵

春烧 boosted

2019.12.27 张继先向医院报告,医院向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报告。
2019.12.30 艾芬医生把分析报告发到同事同学群中。李文亮医生转发了该信息。
2019.12.31 国家卫健委专家赴武汉调查。武汉卫健委通报27例“病毒性肺炎”,称“未见明显人传人”。
2020.1.2 央视新闻:8名散播造谣者被查处。
2020.1.18 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举办百家宴。
2020.1.19 国家卫健委通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防可控。
2020.1.21 管轶走访武汉,认为该病毒将感染10万人起跳,被网暴。
2020.1.23 武汉封城。

Show thread
春烧 boosted

遇难者的家属在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外,对劝离他的土耳其警察说:
“我已经有七年没有听到家人的声音了,只能通过社交媒体偶尔看看他们的照片,知道他们的情况。几天前,我终于收到的他们的最新照片,是他们已经死了的照片。我只是想抗议,为什么不可以?”

这几天密接被红码了,照旧顽强地到处跑…吃了饭逛了商场看了演出,感觉我已经可以写一个上海非绿码出行指南了…

春烧 boosted

学长室友被学校谈话了,刚回来,他们学校最近也有一些零散的抗议活动,加上他导师是一位大拿,所以他只是被“教导”了一通放了回来。他的导师说:这次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室友说:老师您说。导师说:一定不要被抓,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但一定不要被抓,无论显得你如何胆小,你要跑。现在还没到献身的时候。而且我年纪大了,内心很不堪,不要怪老师,什么样的梦也没有你能好好站在我面前重要。我这次帮了你,你就用这个来还。
学长回来跟我们讲,我们现在在家抱头大哭。谢谢老师。

春烧 boosted

我真的崩溃哭了,我在看世界杯今晚的比赛,看的是德国ZDF的频道,就在刚刚半场休息的时候,没有广告,没有宣传片,女主持人用德语介绍了我们这几天的抗议活动!女记者在北京的现场带来报道!摄像机下的视频是4k高清!亲爱的同胞们,我恳求大家一定不要因为抗议过程的阻碍而灰心丧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发出的每一句呐喊都会被听到,都会得到来自全世界的回应!第一步很难,每一步都很难,但只要我们去说,去做,哪怕我们只是沉默地立于这寒夜的冷风中,我们也没有辜负任何人!

朋友深夜发来消息,她刚看了喜剧,两个小时笑到牙酸,走出剧场的一方黑暗拿出手机刷新闻,觉得自己像是突然被戳破了真空的泡泡。面对这些痛苦这些抗争,觉得割裂也觉得罪恶,在羞愧自己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坐着放松两小时,与此同时有人在受苦有人在反抗。她觉得自己的享受是一种罪恶是一种压迫。

我无言以对,因为我也常常有这样的时刻。

我一面觉得我们应该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被打倒,铭记这些事情,做力所能及的抗争;一面觉得如此虚无地把自己圈在自己生活的一小片地方,忽视他人的苦难,这样称得上明哲保身的行为的确实虚伪至极。
这种羞愧自四通桥以来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不能要求每个人都站出来反抗,但每个人的确都该反抗。

朋友说,保持愤怒难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吗!这不是最基本的吗!不过是朋友圈微博转发一下施舍几滴眼泪转头又把这事忘了的岁静逼,只会动嘴皮子最后享受抗争成果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罢了。

我无法反驳,因为在做出切实的反抗前我也是这样的人。也许从前这种感觉还很飘渺,但在高校的标语和乌中路的口号之后,我大概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因为我本就该是他们中的一员。

于是我决定下楼,找出几张白纸,写或不写文字,将它们贴在墙上,只为了减轻我的歉疚,只为了谈起自己的反抗我能多一点心安。

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罪恶的。

春烧 boosted
春烧 boosted

上海乌鲁木齐路 最新视频
民众齐声高喊“共产党下台 习近平下台”
马路对面的警察并未阻止

今晚看了无数条视频,无数张照片,模糊的像素里有我熟悉的地名和口音,我日夜走过的街道和楼宇,我变得难以阐述这种复杂的感受。我曾经发誓要切断自己和那个地方的一切联系,我正在这么做,并且以后也仍将如此。我恨那里。但此刻我却真实地认识到这深深铭刻于我记忆的痕迹是无法抹去的,它蛰伏在我的身体里,只能此刻抽出芽来。

但我也看到了陌生的游行、口号、愤怒和抗争,旧的土地上正在发生新的反抗,这片我成长过走过也离开过遗忘过的土地上,仍有愤怒的火种。
唯有祝福他们夺回自由。

Well 我只能说,我不和你聊这个是因为我不屑于和你聊这个罢了。

谴责所有在核酸队伍里抽烟的人😕

前几天刷到一组图,大概是在说自己的大学生活状态什么的,总之要表达的内容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在看到那张图时第一时间涌上的感情就是羡慕…因为图上的盒子里装了很多手机壳,大概有几十个,好羡慕,这样就可以每天换手机壳了。我倒也不是买不起,但就是,不会买这么多…尽管我经常逛淘宝看好看的手机壳,然后把它们扔在收藏夹里。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