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喜欢妖艳贱货黑莲花和大坏比的爱情……

🈶🈚一键屏蔽微博开幕式相关…………

我是个卑劣的人。我一边心疼自己的遭遇,一边又充分自恋地认可这个扭曲臆想中悲剧的自己。

救命,每次看见戚宝开办慈幼庄,我真的会经常想起陶行知的山海工学团还有陈鹤琴的鼓楼幼稚园……救命……满脑子都是什么“知行合一”什么“一切为儿童一切为教育一切为四化”…… ​​​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什么神仙限显灵,要是真有,他早该听见我每年祈祷让我爹暴毙的愿望了,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总该暴毙一个,可惜两个坏人都屁事没有,切。

今天又犯了大忌,在微博上和傻逼东西吵了起来,我承认我对茶颜茶语的傻逼还是太过认真了,我反思一下我自己。然后再臭骂傻逼一句。

别人欣赏世界名画:派别、技法、内容
我:好看(完全没看懂)
别人欣赏古典乐:技法、情感色彩、来点对比
我:好听(完全没听懂)
别人看名著:读书笔记、观后感、经典段落详细揣摩
我:人名真长啊(完全看不懂)
别人品尝美食:材料、口感、技艺
我:还行(山猪吃不来细糠)
和别人一起看文艺片,朋友们:意义、角度、内涵
我:好看(这爆米花真好吃/睡到散场)
别人打游戏:故事内核、游戏机制
我:还行(有没有漂亮老婆)
和朋友一起旅游,朋友:风景名胜相关典故、特色看点、攻略计划满分
我:卧槽人好多卧槽这个好贵(换个地方睡觉)
……有时候真的会发自内心觉得和我玩的人有种扶贫般的慈悲。

多少年都在孜孜不倦画大头,我真是一个毫无内涵深度,庸俗且肤浅的人啊……

妈的,食物语玩家都好能攒,别人:300抽准备保底,我:70抽想娶两个老婆()

关于一个跑路的未成年团长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之前我不小心蹲了一个瓜团长,这个团长去年高考(没想到居然是未成年,真的大e了)失利,别的坑不太清楚,但是扭曲坑囤了很多谷子没有发货没有补款。群里一个很负责的太太联系了对方家长,得知该团长整日无所事事,也没有重新二战的意愿,并且之前因为她花了很多钱在谷子上,家里其实情况不太好,据说双亲是打工人,家里还有欠款。
最后这个团长的妈妈和群里那位太太对接,把我们的谷子尽量给寄来了,至今我手里没拿到的谷子好像还有将近百来块,具体是啥我甚至都记不太清了,因为我基本上没有打list的习惯,排过了交了钱就算是有了(坏文明不要学习)我本人真的很讨厌麻烦的事情,加上那个时候还在医院精神也不太好,就没有和群里太太说,当做自己没有买过,就把这件事揭过了。(啊写到这里想起来另一个团的团长之前一个谷子砍了,至今快一年了连32块钱都不肯退给我,问就是手头紧,但是至今还在买谷,就…emmmmmm……)
现在想想这个团长大概是我遭遇的最大一次瓜…在没有知道这件事情之前,光是看她的QQ空间,确实会给人产生一种“富婆”的感觉,各种各样超多复数的谷子,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梦图,有的约稿光是看那个完成度就知道价格肯定是不低的。热衷于摆阵、约稿等等一系列事情,我印象最深的是她曾经对梦对象写过一句话,大意是“喜欢你实在是一件好事情”,当时给我感触挺深的吧,就觉得“啊年轻人的喜欢真可爱啊”什么的…然而事实是这个人既不是富婆,也不是一个能在三次元负起责任,甚至伤害家人颇多的人。
有时候我对这种类型的梦女/吃谷人其实是挺不解的…就,我确实做不到赌上自己在现实生活里的影响来挥霍钱这种事情,我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是个穷逼并且认为在穷逼宽裕的范围内得到有意义的享受比盲目花钱要好很多。
并且,这个团长的行为,实在不能让人感受到喜欢她推是一件好事情……我很介意我个人的行为会给其他人对我推的印象造成什么影响(泥塑不算x),所以我也做不到让自己变成瓜人,因为保不齐会发生人家以后提起我会说“这就是喜欢xxx的人,真恶心啊”这种话,所以我有时候也会想,这个团长的各种不负责的行为,其实不太对得起自己心里那份喜欢的分量。
希望她以后能花自己的钱,读自己想去的学校,对得起自己心里那份喜欢的重量,负担得起自己的理想吃谷方式。向上去,向前去,不要局限在眼前,总的来说,希望她能够过得幸福。
更重要的是,能对得起即使被她狠狠伤过心,还是愿意为她忙前忙后,即使听不懂我们“谷圈术语”,还是为她费心费力的妈妈。这个世界上有很少人、很少几率获得这样无私的“爱”,希望她能在还来得及的岁月里,明白到,能被妈妈这样爱护,本身也“实在是一件好事情”。希望她能对得起这份爱。好好生活,做一个能对得起妈妈这份爱的人。

我终于明白了,你就是带着信息素抑制颈环的高级omega对吧!(恍然大悟) ​​​

一点土味 

我基友(魔罗推):照你这样饥饿下去,我真的毫不怀疑你会写释魔/释普/闻脂/帝梵的乡村爱情……
我:!可以有,等着我想一想(?)
基友:?他妈的,不是吧你……
想到最后甚至还是个海棠向的七十年代禁忌之恋(…)↓
小莲村的寡妇魔翠花见到了当年一起逃荒而如今下乡的知青释向阳,没想到对方身边还跟这个有相同志向的小青年叫普卫光的,再一联想自己刚死了个倒霉老公,心里酸水直冒,只想找个机会勾引一下文质彬彬的释向阳。
然后就是经典的艳情高发地玉米田上的旷世大战(?)情节详细到魔翠花当晚穿着红色绣鸳鸯的肚兜……最后甚至还脑补了寡妇魔翠花勾引释向阳不成反倒糟蹋了普卫光的情节……()
最后我🐍完了我基友倒是来劲了,她一口气讲了“村支书梵小莲和村里富农(家里有拖拉机)帝建军的爱恨纠葛”“隔壁村儿乡村老师闻八一和学生脂爱国的田间爱情”……
我听完之后只能对我基友表示:“你仏同人有你了不起”💅

被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夸我的画有种“温柔”的感觉,这大概是我收到的迄今为止的最高赞誉了,甚至觉得过于高看我了,我觉得我还远远达不到这个层次。但是还是希望有一天,真的能靠着自己的画,传达出一点我想要讲的故事,那就真的太好了。

呜呜呜世界上怎么会有莲花血鸭这么可爱的美女啊,发疯的时候就像是精神力失控的a,但是崩溃的时候又像是个脆弱易碎的o,呜呜,就是,他怎么能,精悍和柔弱结合得这么好……
老婆,老婆真可爱……心甘情愿搞泥塑.jpg ​​​

你们俩真的好赏心悦目,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啊如果是两个老婆在一起(和我)倒也不是不行”的感觉……()

可能是修庆cut看多了,做梦梦到自己穿进了表妹的身体,每天苦口婆心劝表哥,最后表哥发现了我是假的,罚我把大理皇宫打扫干净,然后我偷工减料被发现了,大家决定把我沉海()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