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AO3:T_Tinker
↓写意博客↓
@tinker1 (相对完整的同人)
@tinker0 (零碎/未完成的同人)
@old-anvil (译文)
@sim-fireball (Shadowrun世界观的原创)

锅匠 boosted

谈谈长毛象那些奇怪的设计——写给长毛象新用户 

没有转评功能:
长毛象没有转评功能常常让新用户感觉很奇怪,但这并不是Mastodon作者懒没有做,而是有意设计的。[1]
长毛象没有转评功能是为了防止关注者多的用户对关注者少的用户的欺凌。
在长毛象,用户A与用户B的以回复形式进行的交谈对话,只有你同时关注了对话双方(用户A与用户B),她们的对话才会出现在你的主页时间轴上。如果你只关注了其中一人,那么她们之间的交谈将不会出现在你的时间轴中。
这样的设计,有效防止了无关人员插入进交谈对话之中,确保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关注者人数较多的用户回复了某人一句不太好的话,然后她那数量庞大的关注者便在自己的时间轴中看到这个对话,然后一拥而上,将对话的另一方骂地狗血淋头。 而转评则会打破这种对话双方的平等,造成关注者较多的用户对另一方用户的示众,进而引发网络欺凌。
所以长毛象不添加转评功能。虽然,这样并不能阻止,你通过截图、发链接等方式对他人的示众。 但操作复杂性的增加,会相应减少这样行为的发生。

搜索功能极弱:
长毛象另一个让新用户感到不适的地方是搜索功能太弱,在搜索栏中什么都搜不出来。这也是Mastodon有意设计的。
在长毛象,即使你所在的实例开启全文搜索功能,你也只能在自己发出的嘟文以及自己互动过的(转发、打星、收藏)嘟文中使用相关关键词查找。
这样的设计同样也是为了防止欺凌与骚扰。
不知你是否在使用新浪微博的过程中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在自己没几个人关注的帐号里自言自语评论了一下某明星或大V,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有一些人跑到你的自言自语下面评论甚至辱骂。这些人过来的呢?其中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搜索。搜索一些关键词,然后顺着搜索结果挨个评论轰炸。
长毛象将搜索功能限制为只能在自己发出的嘟文以及自己互动过的嘟文中进行搜索,彻底杜绝了通过搜索某些关键词,不请自来的对用户进行骚扰或欺凌的可能。

纯时间排序时间轴/没有热点(热点功能极弱):
在我看来,纯时间排序时间轴不能被称之为奇怪的设计。但使用过太多智能排序时间轴的产品的用户,可能会对这样的纯时间排序时间轴感到一些奇怪。
推特这些使用智能算法排序时间轴,有一个通用的借口便是:为了用户体验,为了让用户不错过热点信息。
但仔细想一想便会发现这个理由站不住脚,如果真的是大家都讨论的话题,那用户自然会通过她关注的用户在时间线上看到,越热的话题自然越多人看到,单独搞出一个“热度”功能又有什么必要?同样道理,同样的道理,好友转发次数越到,在时间线上看到的机率越大,对于用户来说智能时间轴又有什么必要?
热点与智能时间轴只不过是为了让用户看到某些内容有一个合理的借口,为广告与信息操纵打开方便之门。
而且错过一些信息,信息的自然衰减本来就是信息传播的正常环节。没有热点,纯时间排序的时间轴,为每个用户提供近乎平等的展示机会。
如果你不想错过某些信息,想要特别关注某人,请善用列表(List)功能[2]。

[1] blog.joinmastodon.org/2018/07/
[2] bgme.me/@bgme/1045893591188810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搜索 #转评

锅匠 boosted

鹦鹉吃葡萄并把人类睡裤当口水巾.mp4 _(:з」∠)_

锅匠 boosted

《端传媒 | 我在豆瓣工作:封号、炸组、被举报,还要确保献礼片评分不能低》

我觉得,搞好政府关系的重点是,你要让他知道你是听话的。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锅匠 boosted

时不时还是要回顾一些我比较喜欢的talk show

锅匠 boosted

【如果你从小感觉自己笨手笨脚、使唤不动身体,在体育课上拼尽全力也达不到平均标准的话,那么这个手册可能是写给你的】

链接: pan.baidu.com/s/1Bcm_oJNEFbP0j 提取码: j9pa
地址二:Onedrive盘 1drv.ms/u/s!Arr9iwRLYhEbgdNXRK

手册适用范围:
(1)疑似发育性协调障碍(DCD)——以前也被叫做“笨拙儿童综合症”——的成年人及他们的亲友;
(2)觉得自己不符合DCD症状(见图1-3),但是也感到运动/社交/自理笨拙的人;
(3)【希望不论是谁都能看一看,增加对DCD这个尚未引起足够重视的障碍的认识,非常感谢】

锅匠 boosted

虎皮鹦鹉行为学(难道是因为不乐见纸条跟自己一个色儿吗 :blobcatthinkingsmirk:

Sadness 

有些事真是平时没想起来时人貌似很正常,一想就完蛋,哭两个小时,用掉成堆的纸巾,缓下来后去打游戏,打完睡觉,躺在床上在黑暗里又开始哭,一种想把自己淹死的劲头,根本拔不出来,劲头上来了也根本不想把自己拔出来,其实完全是自怨自艾,但是告诉自己已经有永久摆脱那种痛苦的希望也没用,反而哭得更厉害了,“为什么是我”,哪怕有人在水面上拉着我,还好有人在水面上拉着我,可能哪天我能衷心相信被爱本身不是一种负担我才算真正成年了

锅匠 boosted

阿兰·摩尔 

“如果你看向对魔法最早期的描述,魔法最古早的形式经常被引称为“艺术”(The Art),我相信这完全如其字面义。我相信魔法就是艺术,而艺术,无论写作、音乐、雕塑还是其他任何形式,都是真真正正的魔法。艺术,像魔法一样,是一门通过操纵符号——文字或图像——来变化意识的科学。有关魔法的词汇与写作和艺术的关联就和与超自然之事的关联一样密切。举例来说,魔法书(Grimmoir)只是语法(Grammar)一词更为花哨的说法,而施展法术(Spell)也的确即是在拼写(Spell),通过操纵言词来改变他人的意识。这也是为何我确信写作者和艺术家是你在当代能看见的最接近萨满的事物。”

(感觉自己靠转发墙外有趣内容赚流量的微博营销号那味儿有了)

Show thread

关注了一个推叫petfindernames,收集petfinder网站上“非传统”的宠物名字。很好笑所以分享一些(推荐fo原推)

锅匠 boosted

《结构性拖延》 简单可行,推荐给广大拖延症患者。来源 www.structuredprocrastination.com 

". ...任何人都可以做任何数量的工作,只要不是他当时应该做的工作。" --罗伯特-本奇利,在《从老本奇利身上掉下来的碎片》中,1949年

我已经打算写这篇文章好几个月了。为什么我终于要写了?因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些没有被安排的时间?错了。我有论文要批改,有教科书订单要填写,有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提案要参考,有论文草稿要读。我正在写这篇论文,是作为不做所有这些事情的一种方式。这就是我所说的结构化拖延的精髓,我发现这是一种神奇的策略,可以将拖延者转化为高效率的人,因为他们能够完成的所有事情以及他们对时间的良好利用而受到尊重和钦佩。所有的拖延者都会推迟他们必须做的事情。结构化拖延是使这种不良特征为你所用的艺术。关键的想法是,拖延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做。拖延症患者很少绝对不做事;他们做的是稍微有用的事情,比如园艺或削铅笔,说明当他们开始工作时将如何重新组织他们的文件。拖延症患者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因为它们是不做更重要事情的一种方式。如果这个拖延者所要做的就是削铅笔,那么地球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他做这件事。然而,只要这些任务是不做更重要的事情的一种方式,就可以激励拖延者去做困难、及时和重要的任务。

结构化拖延意味着以一种利用这一事实的方式塑造一个人必须做的任务的结构。一个人心目中的任务清单会按重要性排序。那些看起来最紧急、最重要的任务会被放在最上面。但也有一些值得执行的任务在清单的下方。做这些任务会成为不做清单上更高的事情的一种方式。有了这种适当的任务结构,拖延者就会成为一个有用的公民。事实上,拖延者甚至可以像我一样,获得完成大量工作的声誉。

我曾经有过的最完美的结构化拖延情况是我和我的妻子在斯坦福大学宿舍担任驻校研究员的时候。晚上,面对要批改的论文、要准备的讲座、要完成的委员会工作,我会离开我们在宿舍旁的小屋,去休息室和居民们打乒乓球,或在他们的房间里和他们讨论事情,或只是坐在那里看报纸。我因为是一个出色的居民研究员而出名,也是校园里少有的花时间与本科生相处并了解他们的教授。这是多么好的安排:打乒乓球作为不做更重要事情的一种方式,还让我获得了 "薯片先生 "的声誉。

拖延症患者经常采用错误的方法。他们试图尽量减少他们的承诺,假设如果他们只有几件事要做,他们就会放弃拖延并完成它们。但这违背了拖延者的基本性质,破坏了他最重要的动力来源。根据定义,他清单上的几项任务将是最重要的,而避免做这些任务的唯一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做。这是一个成为懒汉而不是高效率人才的方法。

在这一点上,你可能会问,"那么在清单顶端的重要任务,一个人永远不会做呢?" 诚然,这里有一个潜在的问题。

诀窍在于为清单的顶端挑选正确的项目种类。理想的各类事情有两个特点:第一,它们似乎有明确的最后期限但实际上没有。第二,它们看起来非常重要但实际上并不重要。幸运的是生活中充斥着这样的任务。在大学或其他机构里绝大多数的任务都属于这一类。以我现在清单上最重要的一项为例——为语言哲学的一卷书完成一篇论文。它本应在11个月前完成。为了不在这上面工作,我已经完成了大量重要的事情。几个月前,我很内疚,给编辑写了一封信,说我很抱歉这么晚才来,并表达了我要开始工作的良好愿望。当然,写这封信也是不写文章的一种方式。事实证明我真的没有比别人落后多少。而且这篇文章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以至于随便什么时候就可能有更重要的东西出现。那我就去做吧。

另一个例子是图书订货单。10月我将教一个关于认识论的课程。书籍订购单在书店已经逾期了。我们很容易把这当作一项重要的任务,有一个紧迫的最后期限(对于非拖延者来说,我观察到最后期限在过去一两个星期后才真正开始紧迫)。我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系里秘书的提醒,学生们有时会问我我们要读什么书,而未填写的订单就放在我桌子的正中央,就在我上周三吃的三明治包装下面。这项任务在我的清单上接近首位;它困扰着我,并促使我去做其他有用但表面上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但事实上,书店忙着处理已经被非拖延症患者提交的表格。我可以在夏天中期拿到我的就行。我只需要从高效的出版商那里订购流行的知名书籍。我将在现在和8月1日之间的某个时候接受一些其他的、显然更重要的任务。然后我的心理就会对填写订货单感到舒服,以此作为不做这项新任务的一种方式。

善于观察的读者此时可能会觉得,结构化的拖延需要一定程度的自欺欺人,因为一个人实际上是在不断对自己实施金字塔计划。正是如此。一个人需要能够识别并致力于完成那些重要性被夸大、期限不真实的任务,同时让自己觉得这些任务很重要、很紧急。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几乎所有的拖延者都有出色的自欺欺人的能力。还有什么能比用一个性格缺陷来抵消另一个缺陷的坏影响更高尚的呢?

锅匠 boosted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