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付费委托】【扎格列欧斯/墨纪拉】Forever,Never,Ever 

*扎格列欧斯/墨纪拉

在冥界王子再一次被冥河送回大殿之后,他在休息室看见正站在那儿发呆的墨纪拉。看见她的次数不算少,但绝非每一次都能与她多聊上几句,于是扎格列欧斯走过去,发现她正捋着她常用的那根鞭子,鞭柄别了一小段绸带。他对这条鞭子记忆深刻,正是这条鞭子,在他逃往地面上的时候抽打过他无数次,有几次还将他直接送回了家——但它没有任何装饰,他记得很清楚。墨纪拉不是个活泼的角色,比起她总是满嘴“杀人犯”的小妹妹来说,她反而显得沉默寡言。
或许因为她是三姐妹里年龄最大的,常常要担负起比其他两个看上去不太着调的妹妹多的责任。总比提西福涅那个似乎永远无法交谈的家伙要好吧!扎格列欧斯轻手轻脚地挪进休息室,竭力想放轻自己的脚步声好不打扰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的墨纪拉,但事与愿违,她以出人的敏捷一瞬间就回过了头,并问他来这里干什么。
“呃,我来找主厨有些事儿。你懂的,我会在向上去的时候钓鱼,如果有鱼可钓的话。”扎格列欧斯说着,把几条鱼丢上主厨面前的砧板,主厨不知道从哪里也不知道用哪只手给他掏出一些报酬来,塞进他的口袋。这下他不剩借口,只好直愣愣地杵在墨纪拉旁边,而她也停下了抚摸那条短绸带的动作。“说吧,什么事?”她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问,“我是不会给你放水的。”
“不是这个问题,呃,我是说……”扎格列欧斯搜肠刮肚想找出些能聊的话题。“对了!你有去看过花园吗?暗灵们将那块儿地方打理得很好,或许你想去看看?”
“我以为你会知道那花园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大家都能看见。”墨纪拉摇摇头,“不要用蹩脚的借口岔开话题,扎格列欧斯。到底有什么事?”
“好吧,我认输了。不过我们或许可以去花园说话?”
墨纪拉不置可否,但倒也跟着扎格列欧斯一起走出了休息室。倪克斯不知道为什么并没站在那几盆花旁边,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没走几步,就已经被满目紫色的花树淹没。墨纪拉在靠近门口的地方站定,立刻再次向扎格列欧斯发问。
“说吧。”
扎格列欧斯思考了几秒,终于还是决定用他思忖好的方式提问。“或许你稍晚一些的时候有时间?”
“如果你不上去的话,倒是有。”墨纪拉把她的鞭子别回了腰间。“看你要干什么了。”
“之前送给你的仙酒……你还有留着吗?”
“问这个做什么?”
“想再请你喝一杯,就在休息室。”扎格列欧斯说,“正好刚同圣殿承包商谈了谈,你应该发现它被翻新了吧?”
墨纪拉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扎格列欧斯。“为什么忽然要邀请我喝酒?”
“其实这个……说来话长。或许我们可以一边喝一边谈?当然,在你愿意的情况下。”
扎格列欧斯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墨纪拉可不是个好打发,或者说好搪塞的主。如果她愿意,她甚至可以用她那条鞭子给他来个五花大绑,他保证自己不会比主厨背后架子上绑着的那些肉待遇更好。
但他也确实没说谎,这事是真真正正地说来话长。早些时候他刚结束一趟向上冲的工作,满身是血地从冥河里爬出来,穿过卧室找到他的好兄弟。骨头在一片武器中蹦跶,嘴里不断重复着扎格列欧斯之前念的那些咒语,不过当然是没用的。看见他来,骨头咧开只剩牙的嘴巴,向王子打招呼。“嘿,兄弟。你过得怎么样?”
“一般般吧,短时间内我真是不想再见到那群垃圾老鼠了,现在我觉得我浑身上下都是它们吐的口水。”扎格列欧斯松了松劲,摆动了几下手臂,那把长矛没用三秒就把骨头打成了灰。在熟悉的声音里,骨头嘎巴嘎巴地重新成型,嚷嚷着腰痛——虽然他已经没有腰了。
“说吧,兄弟。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心里话倒倒?”骨头嘿嘿笑着,“你总不是特意来给我几巴掌的吧。”
“什么——什么真心话?”扎格列欧斯正在把武器放回原位,听到这句话他惊愕地回过头来,才发现骨头摆出了一副要和他推心置腹的模样,他大吃一惊。“我没明白你指的是什么。”
“嗯哼,我猜你肯定不是白送大家礼物的,是吧?”它那不知道是不是虚幻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骨碌骨碌,“可惜我已经没有胃来喝你送的那些宝贝了,但其他人不一样嘛。”
随后骨头停顿了一会儿,扎格列欧斯耐心地等着它继续说话。
“敞开天窗说亮话吧,兄弟。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告诉那个使鞭子的你希望和她重塑关系啊?”
扎格列欧斯没料到它要说的是这个,一时挤不出对应的话来。他憋了好一会,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骨头还在嘿嘿笑,小王子忽然开始后悔自己方才把武器放在了一边,不然现在就能给它狠狠来几下子好让它闭嘴了。
“你从哪听说的这事?”扎格列欧斯瞪着它,“还是你自己想的?”
“兄嘚,你的这屋子可是两头透风耶。我敢打包票,基本每一个人都知道你对她什么心思,就你自己没摸清。我可是知道你送了多少——”
“好了,闭上你的嘴,不然我就再给你开个瓢。”扎格列欧斯打断它的话,“少说几句。”
“我以为你会问我支个招。”它狡黠地说,“需要恋爱咨询吗,兄嘚?”
扎格列欧斯像逃跑一样蹿回了自己的卧室,在屋里踱了几圈,决定还是去找墨纪拉把这事说清楚。于是他抱着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终于在某个时刻找到了站在休息室里的墨纪拉。
眼下她正跟他一起坐在休息室的桌子边,每人面前放了个小杯子,透明的杯子里装满了甜蜜的液体,她端起来喝了一口。“先说好,阿勒克托和提西福涅的事我可管不了。”
“不,不是她们的事。”一杯酒下了肚,扎格列欧斯含着满口甜丝丝的空气,他竭力从这片甜蜜的陷阱里抢救自己快要蜷起来的舌头,“我是说,我和你。我知道过去我们曾经拥有一段……不那么美好的回忆?我在想,或许我们有机会弥补这件事?”
墨纪拉把杯子搁回了桌上。“费了这么大劲,你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她的眼睛里闪着奇怪的情绪,在不到几秒后便眯成一条细缝。扎格列欧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冒犯到了她,于是连忙出言补救:“你答不答应都没事,真的,墨纪。虽然我提了这事,但我其实没这么在意——”
“得了,”墨纪拉把杯子里的酒水喝掉,站起身来。扎格列欧斯仰视着她腰间别的鞭子和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如果你想说的只有这些,那我就不奉陪了。我要干的事还有很多,没时间在这里陪你。”
她转身就要走。扎格列欧斯赶紧也站起身,追着她走了几步。就在她要拐过弯去,从另一条路回到她的岗位上的时候,这位一向说话无甚转圜余地的女神回了头。
“我不觉得我们彼此有什么需要互相道歉的必要。”墨纪拉扔下这句话,径直走了。留下扎格列欧斯在原地发呆好一会,才穿过自己的卧室回到怂恿他的骨头面前。
“哟,兄弟。”骨头和他打招呼,“事儿的进展不顺心?”
“不,好得不能再好了。”扎格列欧斯耸了耸肩回答道,“或许永远也不会这么好了。”

登录以加入对话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