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到亚非文学bot
心里好难受
其中一个皮下之前我们还认识
肖战粉丝,你们拿什么赔我亚非文学bot

举报最恐怖的是举报全都有效…话是没错
但肖战粉丝这帮杂碎何止举报?而是人肉投稿人,去骚扰亚非文学的皮下……这是不是太过无耻?水产们干的坏事何止是恶意举报?还有恶意骚扰,好不好?

尤其亚非文学bot之前还发布了很多关于维吾尔族文人的投稿,更是成为肖战粉丝“我知道你之前发过什么,你最好小心老实点”的把柄。

怎么说…贱种小黄人,你不幸生在墙内不是罪,甚至你被圈养而感到幸福,大家都会觉得无知不可笑,因为生来在笼子里看不到多大的天空。但是你无耻,甚至下贱到用赵弹去害人害己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会让人觉得你真是太贱种了。

犹记得十年前出台所谓八项规定,声称领导人出行不会再频繁清场,更不会动辄封路,装模作样几天迎来民间一片叫好声。正式上台之后很快就不用装了,比以前封路还狠,清场也更彻底。前几年北京城区又是整治开墙打洞又是清理天际线,长安街周边查身份证和安检手段不停升级,甚至推出雄安「千年大计」,摆明了是嫌弃北京有太多「低端人口」配不上一国之都的高贵地位。谁知道迁都雄安计划很快就宣告破产,当权者只能呆在北京,于是变本加厉,势必保证皇城的清净。参观天安门广场在去年年底改为实名预约制就是标志。
新闻只会说昨日有二十余万爱国群众去天安门看升旗,不会说出当天普通人连在长安街上正常骑车或者步行的资格都没有的真相。国庆前夜去看升旗的大部分人不仅要走许多冤枉路,而且很可能最终在黎明前被拦截在天安门以东的长安街上,连广场都进不去,连旗杆都看不见;这其实是一个极佳的隐喻。

贝克特来到你老中……是会当场自愧不如,并打算重写《等待戈多》的!
他笔下的世界哪能比得上你老中人现实生活的荒诞呐!

《【网络民议】他们太害怕了,哪怕出现一点萌芽也是不可以的》

近日,山东临沂市公安局通报“依法查处”了一起小区业主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所涉七人的“违法事实”为——在未经街道办事处和社区组织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在小区内布置会场、违规印制不符合程序的选票,意图召开业主大会进行业主委员会选举.......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有人打电话威胁你删帖,但是死活不说自己是谁这个情况,“公关公司赚差价”,极有可能是事实。因为很多所谓“负面舆情”,根本上升不到运用维稳机器的程度,而且本身又没有任何实际的把柄(想异地出警都没借口)。受影响的对象(主要是地方政府)想要平事,就无法像通常那样,以维稳为借口,以司法为武器耍流氓,而只能真正意义上地耍流氓。比如说,委托一个类似讨债公司那样的公关公司,后者没有任何实际的权力,就纯骚扰,搜集各种信息通过各种渠道骚扰,而且一定会充分调动你的想象,让你误以为是在跟惹不起的人打交道。可恨的是,大多数时候这都能奏效。不过希望在于,越来越多人地意识到这是一种讹诈,讹诈的空间也就会小一些。

#文明的细节

很好玩的日本反对国葬游行,警察守护着游行队伍一起行进,帮助队伍请挡住的记者离开,人们像是出来玩一样,隔壁便是参加国葬的队伍,队伍也很长,二者平静地做着自己的事。这就叫社会撕裂吗?

@nothingbut @unknow @MoreCool
宋代也是文人们进行“义利之辩”的一个时期,尽管前有李觏谈“人非利不生”,后有事功学派倡义利统一,但占主流的还是朱熹重弹儒家老调的“仁义为先”,存天理灭人欲那一套。虽然他和陈亮持续十多年的争辩谁也没说服谁,但自元代以来朱熹的理学成为官学,成了科举“马工程教材”,所以除非历经时代巨变的冲击,但凡想依靠科举立身的知识分子是不可能有新思想和新发明的。说白了,因为秦制集权需要的就是奴隶而已,只不过商鞅时代强调的是耕战奴隶,而汉代以后外儒内法的帝王制度把儒家的洗脑工具利用起来制造更顺服的奴隶,科举可以说是把知识分子变成奴隶的绝佳工具。专制制度越成熟、科举制度越完善,就越是意味着知识分子群体除了走在顺民奴隶的道路上别无它途。
在这种制度下,知识分子要么变成假道学,像李贽说的那样“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要么像东林当人那样,真心相信儒家那一套,抱负着救世理想而试图以道义制约君权,于是必然遭到严厉打压甚迫害。当然,历史上有极少数的异端,比如主张无君论的鲍敬言,但这些思想在皇帝制度下也是只有被抹杀的命运,至于人,在科技不那么发达的时代,也许能成为漏网之鱼也有可能,但思想——没有出路。

不懂或想论证中共是邪恶的,其实很简单,了解一下中共“太祖”推崇的精神领袖商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阅读一下中共立国之本的思想来源《商君书》里阐述的思想政策,了解一下几千年来秦制的思维内核和政策目的,你就知道中共把自己当什么,把人民当什么,他们想要什么和每一个中国人算个什么了 #人间观察室 #秦制两千年

再分享一篇文章《吴功正:大秦帝国是歌颂极端专制的马屁文学》

看完觉得作者挺不容易的,对这一部垃圾文学拿出搞研究做考据的严谨态度和治学精神,一一列举历史史实值指《大秦帝国》的文字谬误,逻辑谬误,批判其披着历史主义的名,行历史虚无主义之实。

为宣扬法西斯极权主义价值观,赤裸裸的权力崇拜,观念先行,对事实不惜涂脂抹粉,弃其所忌取其所用,更是不惮伪造史实、颠三倒四、夹带私货,企图将专制独裁主义正当化,为将铁血文化与反人类文明强行洗白。

其中很多观点更是闻所未闻,颠覆三观,例如:说秦创造的国家体制和价值传统奠定了中华文明的本源和根基,说秦王嬴政没有心计,绝不妄杀是千古圣人?诸如此类观点让人很难不怀疑难道接受了魔鬼的贿赂,旨在为军国主义招魂。

总之,原著我没看过,但看了一下作者引用的一些原著片段和溢美之词,我感到挺震惊!遥想当初中央一套洗脑式循环播出,各大论坛争相讨论,不少国人精神高潮的舆论盛况,我就觉得,这个国家的不少国人认贼作父,当奴才上瘾,实在可怜~不知道,这些雀跃欢呼为大秦高呼大国崛起的人,是喜欢当修长城的苦工,还是被活埋的工匠,抑或被坑杀的学生?

我截图了两段放图片了,大家自己品

#秦制两千年 #倒影图书馆
posts.careerengine.us/p/5ff32f

显示全部对话

组织就是在你遇到困难时,它说无能为力;
当你遇到不公时,它说要正确对待;
在你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时,它说要顾全大局;
在你受到诬陷时,它说你要相信组织;
在需要有人牺牲时,它说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当需要有人冲锋时,它说是你的坚强后盾;
当你获得成功时,它说这是组织培养的结果

好精辟!做一个亲子关系的改版:

父母就是在你遇到困难时,他说你要加油努力;
当你遇到不公时,他说要正确对待;
在你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时,他说枪打出头鸟息事宁人;
在你受到诬陷时,他说你平日不听教训不懂做人才会得罪于人;
在需要你牺牲时,他说考验你孝心的时候到了;
当需要有人冲锋时,他说是你的坚强后盾;
当你获得成功时,他说这是他育儿有方基因优越的结果

#东亚尸沼池 #秦制两千年

#秦制两千年 自耕农主动把田地卖给豪族的土地兼并相当于给了自耕农一条逃避皇权(及其代理人)残酷压榨的生路。当然,这里并不是要赞颂豪族兼并。自耕农遁入豪族寻求荫庇,只是一种两害相权取其轻,迫不得已的谋生手段。

#秦制两千年 公元79年冬天,汉章帝在皇宫内白虎观举办了主旨以思想立法规范百姓行为的会议,会议成果由班固等人编成《白虎通》一书,在全国发行。中国秦制时代臭名昭著的“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就此正式成为官方认定、强制推行的意识形态。

昨天一位名叫#HadisNajafi 的20岁伊朗女子,为了反抗伊朗政府,扎起头发勇敢加入抗议队伍,第二天,她被发现身中六枪,倒在血泊中。

这是她生前留下的最后的视频。

中国人经历秦制两千年的顺民基因筛选,大一统方便把反抗者诛九族绝后,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反抗精神了。

伊朗人民很勇敢,然而独裁者只要军队在手,就能把反抗者碾成肉泥。外界想要帮助伊朗人也无从下手,同样的情况还有缅甸。

只有像乌克兰那样有一个政府有军队有泽连斯基,全世界才能送钱送武器打败俄罗斯。

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地方独立,诸夏独立,效仿欧盟

#伊朗 #诸夏独立
twitter.com/AlinejadMasih/stat

1922年开始活跃的德雷塞尔大学女子步枪社团,至今社团还存在,已有百年历史。

说别国没有历史,中国的历史是什么?中国每个大一统朝代,都把前朝的东西砸了,然后轮回大一统

德雷塞尔大学的女子步枪社团报道
drexel.edu/news/archive/2016/m

中国的秦制两千年,从来就没有尊重过文化,一开始就在焚书坑儒。

中国古代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也不是尊重文化,而是形容挤破头去考公务员,抬高统治者的走狗的地位,现在也是抢着去考公务员。

科举和八股文只不过统治者驯化基层管理者、笼络驯化文人的工具,艺术才是文化,但中国统治者从来没有尊重过艺术。

比如中国古代看不起各种职业,叫三教九流,觉得唱歌跳舞都是低级的事,正经人不该唱歌跳舞,鼓励人民当书呆子,因为书呆子方便统治者统治

但人家少数民族没有被秦制两千年的思想毒害,经常载歌载舞,看印度片跳舞很有意思也很有感染力,中国人就没有这种活力。
#秦制两千年

@xingwu 皇帝肯定对《常识》反其道而行之,但对《商君书》一定如痴如醉,笃信笃行。
经济发展,应该在几年前就不再是当今圣上所在意的了,那种坊间“以经济发展维持统治合法性”的所谓官民契约,当今圣上已经表达了再明确不过的不屑——利出一孔,你们得感谢不杀之恩;认知扭曲,众生齐唱“做鬼也幸福”。

第一张图片,据说是几天前的,有人在长江大桥边升起了一个巨大的大白造型气球,有网友感叹说像极了“摄魂怪”。
第二张图片,大概是一年前的,好像是上海的一片雾霾里,一块巨大显示屏醒目展示着当今圣上的龙颜。
两张图片,一样的阴沉诡异,一样的譬喻“盛世”,那“巨大”成为凌驾众生、俯视人间的存在,冷酷无情,漠视人性。其实,当今圣上就是“摄魂怪”啊,它万千法相之一,或说撒豆成兵,即化为“大白”。
大白气球的那张图片已经在百度上消失了,长江水降得厉害,多天前甚至让桥墩显现——但江水总会再涨起来,唯独这时空的雾霾之中,摄魂怪似将千秋万代盘踞下去,令人惊惧、悲哀。

俄军在乌克兰节节败退,牛皮破了一回又一回,普丁丁仍是英明领袖;
吾皇吾党无恶不作,罄竹难书,仍不失伟大光明正确;
金家三代胖子穷兵黩武,鱼肉百姓,仍被鱼肉们赞颂“没有你,我们活不成”。
……
极权存在的每一天,都在拉低人类智商和人格的下限。

@Cayce5s 当年“红黄蓝幼儿园”性侵幼童事件,我记得其特殊一点是:这家幼儿园还算一家较有档次的幼儿园,其幼儿家长应该在社会阶层中至少在中等以上,那么,这“安全感”就对应中等了么?
这是一个整体性溃烂的过程,悄无声息地发生,偶尔轰轰烈烈展现,可惜的是,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很诚恳却悲观的学术观点是:中共极权是“溃而不崩”——我真希望她的结论是错的。
在这悲且惧中,目睹这弥漫于所有阶层的随机惨剧,谁能说自己有足够保障、安全和尊严呢?人们说这些元素综合在一起的时候,用的词是“体面”。
我不是体面人,他也不是体面人,而那走火入魔、草木皆兵的当今圣上也不是。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