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现实就是我一个女同性恋在中国要当老师只能装直女啊。姑且不提性暗示,谁不知道“女老师”这个头衔紧跟着就是什么警察丈夫公务员丈夫啊,整个跟附属品似的,而不被认为一个独立的人。我活在这个不保护难以融入社会的人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够艰难了,还要我去给别人当附属品,我可去你爹的吧。要当老师,我也不会在国内当,毕竟这份稳定要我用巨大的自我牺牲来换。

今天得知舍友也跟女朋友分手了,怎么,这几天是什么断联日吗

社团里两个副社因为狗网易骚操作退游了,其中一个做得很绝,连QQ都是三无帐号,随退随弃。我也不知道自己后不后悔认识这两人,但是真的一下子完全断掉联系还挺难受的,或许干净利落也是一种维持有趣灵魂的有效手段。他妈的狗网易,大晚上的让我意难平,太过注重于社交功能并不是什么好事。

亲友说一个男的喜欢涂闪亮亮的指甲油极高可能是弯的,我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但还是回复说我是女同但我也不喜欢做美甲,现在我后知后觉想起了自己是个T

又去檢查了,得到的結果還是“一切正常”。我不明白這個“一切正常”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我覺得我自己有病,醫生卻說我很正常,那倒不成其實全世界的人都有病?

我鸽了很久了,于是我思考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鸽。 

第一个议题,“爱情”。一直以来,我个人对爱情的定义就是:“会对这个人产生性欲,会因为这个人和他人有性相关亲密互动而心痛,舍不得这个人被伤害”。但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中仍未出现过这么一个人,这使我的同人创作出现了瓶颈,因为我无法体会到这种心境。并且如果我要把自己嗑的大多数cp的原作相处模式套到现实的自己身上的话,我的ptsd会发作。今年520我被一个从来没有怎么接触过的直男给吓到了,也从那时开始,我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大概是个无性恋。但我很卑鄙,我还是选择对外宣称自己是个女同——不全是谎言,如果要选择和一个人sex并相守一生的话,我会选择同性。可是这对我嗑的cp的相关创作并没有参考价值。
还有一个议题就是“死亡”。我很喜欢发刀,而我的刀子里总有一方会死亡。但现在我的心理状况出了问题,我也开始搞不明白“死亡”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定义。我参加过一位有打过交道的老奶奶的饯别仪式,那是我为数不多能接触到“死亡”这件事的时刻,但当我看到那位奶奶的女儿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时,我只想起那位奶奶生前曾因为有阿兹海默症而备受女儿嫌弃;她哭成那样,说不定只是为了演给我们看。人类还真是种矛盾的生物。——这让我很难再去描写死亡的角色身边人的心态,也不知道该怎样说明角色的死亡如何带来了冲击。在精神状态最糟糕的时候,我自己也一度寻死,但等我真的从楼顶阳台往地面上看、把刀子横在颈边、将脸埋进水盆时,我总会突然感到十分的恐慌——我所写的角色在死前也有着这样的心态么?我是不是太过狂妄了呢,竟然敢随随便便写这样的议题?

你石纪元真的不是在水时长吗

我在冷圈发了一篇文,直到现在也还只有那几个老师礼貌性点了赞
我在热圈发了一条评论,直到现在我都还能收到点赞通知

边上班边摸鱼开随机听歌,听到一首还蛮对胃口的,曲调很上头,就开始脑补新neta。大致内容是说,有这么一部喜剧电影,讲了一位龙套演员奔波在中日两边演鬼片时发生的种种有趣的故事,而这首歌大概能当这部电影的片尾曲。唱完了,我切回去,看到上面赫然写着“百鬼夜行”,我人都愣了。

卡珊德拉多好的天菜苗子啊不当女同天理难容

说实话,我并不是卡珊德拉的颜狗,也对斯莱特林没有特殊的感情,更没有把她当代餐,但我还是被这个角色迷住了。在我还没把这游戏搞懂时,我跑去舞会玩了会儿,过了几天发现可以和npc一起跳,而且居然可以和卡珊德拉一起跳!虽然这位妹妹的舞技不错,得四星才能解锁吧,可你不是在主线里跟主角团对立的吗?然后我就努力去开了四星,过了下剧情后发现,有大问题.jpg,于是我又回主线回顾了一下她对玩家的态度,嗯,她一定喜欢我。(自信)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