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的时候换了几次校区和宿舍,于是有了十几个室友。
医学女青年们几乎都全员单身,
而且几乎都母胎solo。
最近,我一个母胎solo的室友终于脱单了,
然后天天跟我打电话。
聊的还全他妈是工作和学习。
我忍不住问她,我说你搞对象之后跟我天天聊个什么劲儿啊!把你的脆弱一面展示给他啊!撩汉啊!恋爱啊!
她:他明白个p,聊正事儿还是得咱们医疗圈的。
我:那你就,不想跟姐妹聊聊初恋物语心动瞬间啥的吗?
她:不了,这个都跟你聊那我就真没啥和他聊的了。
我:……………………那你说的对。

之前在首页看到有人写东北的冬天。
其实她所提到的东西与我小时候仍是不同的,但倒都是一样的冰雪。
想到东北,想到那里的冬天,总觉得有千言万语絮絮涌动,但却又不知如何下笔。
曾经给一个不是很喜欢毛不易的朋友推荐过《东北民谣》,他听完说,是会让人听到落泪的歌。
并不是如何悲伤,但这首歌,真的是东北人才能写得出来的,每一条音律每一个字句都渗着东北的气息。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找来听一听。
辽阔,苍茫,质朴,乡俗,古老,落魄,我的脑子里滑过很多词,但似乎又都无法准确形容出我心中的东北。只有这首歌的意境,可以体味一二。

而如果刨去那片大地的整体印象和对人的烙印,回顾我从小到大经历的冬天,又是怎样的呢?
是每年秋天小区里宛如迷宫一样铺开晾晒的大葱和大白菜,以及在其间奔跑玩耍的孩童;
是香喷喷热腾腾的猪肉酸菜饺子和大碗酱脊骨、干豆角小土豆红烧肉;
是湖面上可以自己溜到飞快的冰车;
是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堆雪人打雪仗(以及不小心各种受伤);
是“下雪就是命令,雪停就要扫雪”——每个学生和文具一样必备的工具:铁锹(。
是在冰上雪上练出来的高超走路技巧 😂……

这样琐碎的,纷杂的,才是我童年真实的记忆。

妈的,又是被患者气的七窍生烟的一天

晚上快十点的时候我想吃杨枝甘露

在tl上看到有人说自己把伏特加放在保温杯里上课喝的小故事,想到了很多自己“叛逆期”做的事情。
比如把p4放进宽大的笔袋里和同桌一起看鬼片,被老师叫提问还能在回答问题后坐下来问同桌演到哪里了,错过什么了吗。
就很青春。

今天下夜班。
如往常一样,走在院里被患者问路问用药问挂号什么时候能看上。
如往常一样,尽我所能地回答问题。
直到走出院门才意识到,
我穿的是自己的衣服没穿白大褂啊???
你们为啥问我???
???

再回答一个都市传闻(倒也不是)。
一般来说我们都会告诉患者洗牙后二十分钟不要吃东西喝水,堵牙后24h内不要吃易着色的食物。
我给自己洗牙堵牙后马上喝了一杯星爸爸的熔岩黑巧摩卡,很不戳。

今天我要回答一个都市传闻。
牙医的牙坏了怎么办?
我这种不讲究的人会自己治。
看我给自己堵的是不是很不戳。
(龈沟液多是因为我还给自己洗了牙。)

原来现实中孤独的人,在网络上依然孤独

其实白大褂是很丰富的。
有长款,短款,掐腰款,立领,翻领。里面的话协和是要求必须搭配西装领带,别的医院可能大多就是各种颜色的手术小衣。秋天还有各色毛衣开衫外套,同时可以搭配各种款式的诊室鞋子。冬天还有配套的羽绒服,出门会诊还有大衣可以披着走。配件小物也很多,比如各色花样的帽子口罩(记得躲开医务部),胸前的笔插手电小怀表。
如果把护士服算进来种类就更多了。
我全力支持推广白大褂jk化。
我们是yk。

众所周知,全国top5的口腔医院有6家,top6的口腔医院有十家。

思考,首都医科大学的科博,值得为之辞职吗。

长毛象的timeline 又名“陌生人的集体日记”

检查别人的论文检查得感同身受地伤心
作者眼中已改无可改的作品,在一个能力平平的读者眼中,行文的灯枯油尽,疲倦的心情,未察觉的习惯和态度都显得那么清晰了
甚至读者能从半角标点和空格中看出来哪些是偷偷搬运的段落!面对文档时好像看着布满线索的犯案现场。一想到要是专家来看场面只会更悲惨,而作者仍在此山中,就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哀怜的感情
写作真是宛如裸奔,相比之下,在一万双眼睛前还能穿着体面的作者实在无比厉害,不论体裁是论文还是小说...

“缘分有很多种,在一起,是最没空间的一种。”

我简单的回忆了一下那些国内外主流互联网公司怎么喂员工吃屎的,光打个草稿都已经有点写不过来了。
怎么说呢,欢迎大家给我提PR吧,你可以选择把自己的Github ID嵌进去。
blog.tsingjyujing.com/spam/shi

太高级了,我开这个会进门前要签保密协议的。
今天我是酸奶盖儿的绝密。

和不认识的同事在同一辆车里去开会。
同事拿出手机,打开自拍,补妆。
我拿出手机,刷起了cmx

“如果一切都不再可靠,
请让我躺在你柔软的斜坡,
卷入你四肢美丽的漩涡。”

Show more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