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今夜的新宿旌旗招展、群雄并起的画面的我还蛮激动的,大都市还是洋气,哪天不用做民宿了,我一定搬家去东京。就是要这样,千万不要自我审查,每天就琢磨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何况人都不在中国。你不论怎么自我审查,他都能弄你的,琢磨纸上写什么好?你什么都不写他也能弄你。言论自由就是应该没有边界的,从来只有审查和没有审查,没有宽松的审查和严格的审查,今天不能裸体,明天就不能泳衣,没底的。

但退一步讲,你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哪怕是台湾人,这独那独都没用的,只要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一个也独不了,要想独,就得给先和我们一起,共赴“国”难。

豆瓣上发了张照片,调侃了下山路十里不换肩,领了180天禁言。如果是去年可能蛮愤怒的,现在一点都不生气,就觉得很可笑,太有意思了,其实习近平本人也未必那么敏感,但总有更多的奴才善于揣度圣意。虽然因为离不开简体中文的表达,我觉得我的言自由某种意义是受限的,但好歹人在国外,享有人身自由。哈哈,无所谓了。

如果有认识的豆友,对我在日本的骑行经历感兴趣的话。

可以关注我的ins:dk_su_ud,或者直接加我微信dk-sun-ud,推特:努力搬砖的小药水,长毛象也会持续键政。主要长毛象发图的体验真的太傻了……

写文章还是用共众号:小药水,主要也就写写骑行游记。

就这样吧。有时候想想为了持续表达而被迫自我阉割也是很可笑,时代很搞笑,环境很搞笑,自己也很搞笑。

在遁入空门的边缘试探,relax,nothing is in control,而且这是事实(点点点)

我写论文:
我觉得炒回锅肉的时候就应该用95号汽油,毕竟这个光合作用产生的蛋白酶会导致全球变暖,所以工兵在华容道排雷的时候被秦始皇带着机甲埋伏了,每次将军的时候他们骑的马就会释放大量的带电粒子,引发能量乱流,导致地里的白菜减产,从而影响华尔街煎饼卷大葱的销量,根据勾股定理我们不难推算出静夜思的构词法,其中的主语从句表达了杜甫想要为国捐躯,逍遥山水的感情

友:我好想死啊!
我:请积极一点!从现在开始:不要说我想死,而要说你们为什么不都去死!不要说我想自杀,而要说我把你们全都杀了!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积极生活从现在做起!

不得不对同学的一条说说有些感叹:
赏玩一般体验作品的黑深残,纯粹是安全体验放大快感。当人生经历真正达到自己似是曲中人时,却不忍猝读,尤其是恰好点到自身腐败之处时。能对这类描写生出羞愧、鄙夷和自嘲,自我评价还算比较清醒

甚至要求不高,只想超越当下自己的某种状态,但有的人哈哈还不如我去看点奶头乐

Show thread

为什么不和有的人讨论人生问题?
我一时的困境反会被这种人当成佐证他们想证明的人生观的养料。有的人享受妄加因果的快感,快速进入“二十岁就死了,等到八十岁才被埋葬”。
我也无法理解由衷躺着等死的姿态,不接受长期纸上谈兵。要么抽象个例的特殊条件以自怜颓废,反复务虚,因噎废食还不一定是自己经历的噎;要么思想激进却没有变现的能力,走观念繁殖观念的循环。当然还有更多牛马的亚种。有没有可能空口而谈的某些事物,会因为自己有限的德性或才干,不配谈论和驾驭,不配批判和颠覆?

写架空策划案,当FGO编剧(仅指魔改历史)

呵呵我半身像素描总是容易把模特画得异常强壮,我的眼睛像inflat笔刷

原著印象的话,也是觉得熊比较狂攻(对手指)人家可是单人砍了魔苟斯七道永久伤疤,相比之下费好像失足王女(住口)

Show thread

爱看我船相互控制,强吃强,而不是一方的存在感被相方挤压到没影。我对原著的理解是他们各自都有庞大的骄傲,两极一般处置自己的自尊,相互造就对方品性。
费艾诺多疑自负,把爱他的人都驱赶尽时,芬国昐将长兄的毒焰直接往下咽就已经可以刺到对方,更别说坚持在费艾诺面前自陈忠诚——他每能坚守一次谦让和包容,就能对方心中扎一次冰锥,足够让费艾诺心烦。因为芬国昐示好是衷心自发的,即使对方无限大的自我恨不得绞杀他,芬国昐也没真的折断过,反而次子的灵魂一遍遍挺拔。他的长兄精神某处停留在一个不安的孩子上,这个孩子只从有限的亲人身上汲取爱和感情,对之外的人越来越轻慢。他幼稚地思考着血亲关系和背叛,反感分享,恐惧失去,这一弱点还一直被敌人设计利用、煽风点火。芬国昐的存在在于聚焦,聚焦费艾诺能否正视到他畏惧失去、却夺走芬国昐需要的关注和尊重,能否意识到自己妄图鞭挞对方、实际受鞭挞的是自己的灵魂——这就是对着镜子自取其辱。

无法理解各种各样直抒自己多自私多切黑多需要特殊照料(但实际没病)还请各位陌生人多多担待的这类人,还想要求舆论氛围更包容,每次看到都冒一下问号

Show thread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