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kk代餐口嗨17 

大概算是继承眼睛的存活if(……

某日带土因为一点小事跟卡卡西(单方面)吵架冷战了,迁怒般买了一堆印着“ I ❤ 😾 ”的各色抱枕放在家里,连所有角落都不放过,等着卡卡西回来看到后生气了想吐槽自己时,再一个瞬身躲进神威空间,让卡卡西无处说教😋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卡卡西下班回来看到满地抱枕不但没有生气,甚至还点评起带土摆放得乱七八糟的那些抱枕,对部分颜色搭配效果给予了一些友善的建议。
带土:……你怎的不按常理出牌
卡卡西:啊?
带土:你家被我塞了遍地抱枕,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生气!😡
卡卡西:这也是你家,你想弄点装饰品也没什么好指摘的吧
带土:👿 👿 👿

如果此时带土长着尾巴,肯定也都炸毛了,他不想跟卡卡西说话,便直接避开卡卡西躲进空间里生闷气,冷战加剧,连晚饭也没有出来吃;卡卡西就只好一个人默默吃饭,默默洗澡,默默坐在沙发上看一会儿再版的亲热系列,等到接近就寝时段了,带土还没有要出现的意思,又默默去厨房把属于带土的那份一直热着的晚饭用神威小心翼翼转移进空间里。
爬床睡觉的时候,卡卡西有些难以入眠,因为平常都会有个热乎乎的人形暖炉睡在旁边,多出来的呼吸声就像是某种专属于卡卡西的催眠曲,让他感到安心,让他得以在黑暗里松懈下来;但现在一切都消失了。
理所当然的,带土在卧室也放了许多抱枕,卡卡西侧躺在床上,随手捡了一个捞进怀里,想象自己是在拥抱购买这个抱枕的人;不知过了多久,卡卡西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然后发现原本盖在自己腰上的被子被人悄悄往上拉扯了一大截,直到盖过了肩膀才停下。
卡卡西当然知道那是谁,所以毫不抵抗,只是睡眼惺忪地小声邀请对方:……你不上床睡吗?
带土:……可是我们还在冷战
卡卡西:也没有人规定冷战了就不能一起睡觉吧
站在床边的带土思考片刻,一时没想到反驳的话,遂依言爬床钻进被窝里,与卡卡西面面相觑地躺下;带土这才发现卡卡西怀里竟还搂着个抱枕,顿觉七分碍眼三分委屈:……你抱着这玩意儿干嘛啊!😾
剩下半句“那可是我的专属位置”忍了忍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困的样子,又软又黏:我需要抱着点什么才能睡着呀
带土:抱枕比我更好吗😡
卡卡西:抱枕只是替代品……刚才你不在嘛
带土:……那现在你可以把它扔了
卡卡西乖乖把抱枕丢开,温柔地朝带土张开手,带土便顺势投入这个空出来的怀抱。带土将脸埋在卡卡西胸口,隔着单薄的衣物,好似能听见里头不住跳动着的鼓点;他在那声响中找到了栖息的巢穴,如鱼入海,如鸟投林,万春暖意自此而生。
当带土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卡卡西梦呓一般问:晚饭的味道还可以吗?
带土瞬间清醒,过了好一阵才回答:……勉强可以入口
卡卡西:可能是翻热太多次了,抱歉啊
带土:……
带土:也不是你的错
卡卡西没说话,只是伸手摸摸带土的头发;带土又沉默了两秒,接着用脑袋蹭蹭卡卡西的胸口:……下次我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吃饭了
卡卡西:只是吃饭吗?
带土:……你不要得寸进尺

第二天带土醒来的时候,卡卡西已经没了踪影。
六火最近总是很忙,带土也总是很容易担心对方有无好好休息;但是卡卡西总是会笑着说没关系我不要紧,于是带土又会跟着变得总是很容易生气。
带土坐在空了一半的床上,看着满地抱枕,又要开始新的一轮生气,随手抓起个绿色的抱枕准备迁怒,眼角余光却扫见枕面上的花纹似乎与昨日多了一点不同。
仔细分辨下来,带土才看出原来是那个“ I ❤ 😾”有问题:有人用油性笔在那只猫咪的额头上写了一串小小的“オビト”。
带土瞬间脸红了,火速下床捡起剩下的那些抱枕查阅,无一例外,每一个抱枕的猫咪额际都写了同样的三个小字。带土一步步走出房间,将路上遇到的每一个抱枕都捡起来翻看,每次看到属于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猫头上,就好像听见了卡卡西在耳边轻笑、低声唤他“带土”……
卡卡西是什么时候动手的?带土晕乎乎地想,原来名字被别人写下来是这样容易令人快乐又害羞的事情吗?
带土站在一屋子写着自己名字的抱枕堆间,面红耳赤,伸手捂住心脏狂跳的胸口时,好似也听见了爱神敲门的声音。

Follow

obkk代餐口嗨17 

@obkklove777 超甜!!!!我在场!!!!!我是抱枕!!!!!!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