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象友们推荐靠谱的移民中介,感觉在本市没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了,又实在不了解移民的政策😭

Show thread

虽然拿的是疫情这个挡箭牌,严重怀疑是在关门了,感觉赶不上留学了,我是不是该死一死先?

虽然我们跪了,但我真的希望香港人永远站着,让我还能看到人性之光。

真的想大声呐喊:我要辞职!!

一个学历不够优秀(没有985.211,就普通本科大学),家庭经济条件不够好(只能靠自己攒点钱),想做跑路人应该做一些什么规划呢,真的好迷茫,特别是家里人态度很消极的话,真心求教

好奇反诈骗这破玩意有外媒报道过吗?

人找到了,好心帮忙转发的象友们真心磕头感谢了,希望你们都能看到这条,明天上午删掉。

真心感谢各位帮忙转发的象友❤️❤️

深夜睡不着说了太多,还是那句,看不惯取关屏蔽,你好我好大家好,志趣相投才聚在一起,道不同不相为谋,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罢了。

Show thread

说真的我真的特别看不惯无论哪个圈子的公共平台挂人的套路,诈骗等造成被害人实际经济损失的除外,尤其是在挂人的人与被吐槽方付出和回馈完全不成正比的时候,像什么写手吐槽真心觉得恶臭,喜欢吐槽的人往往自己正经写个几百字都捉襟见肘,却对写下几十万字的作者指点江山,激昂文字,洋洋洒洒一万字都觉得不足以抒发自己的愤怒:啊,居然浪费了我的真情实感,居然浪费了我几天摸鱼的时间去看这文……说真的,这样的人,我并不觉得你的素质有多高,真高你怎么就写不出来,也不去品鉴严肃文学呢,也别说我只是善意地批评,作为一个正常人,每个人都有基本的判断力去判断对方是在真诚地提意见还是找茬,不是你一面之辞说善意就善意了,真是善意你提醒作者不予理睬甚至不礼貌回怼就走了,毕竟谁想和冥顽不灵的人浪费时间呢,你却憋了一股大劲似的展开激烈的骂战,然后就有人观察到你们的骂战暗戳戳找到话柄去举报顺便达到封号的目的,“居心叵测”这几个字你当之无愧吧?说真的,生活真的很不如意不如多学习多充点吧,整天浸泡在网络上总在找地方试图发泄你失败人生的戾气有什么益处呢?除了获得一时的虚荣与痛快你又能得到什么呢?封了一个作者别人不好过了你今天能多吃一碗饭?

Show thread

被的得地警察出警的太太终于回来了,这次我也不能期盼什么,只能期盼那些警察千万不要去那里。曾经我也觉得的得地用错的人水平不太高,但我还是持一个观点,写网文不是在搞严肃文学,也不是在搞论文,没有收费也没有进行任何商业行为,所以为什么要承担教化和教学的义务呢?义务是应该相对于权利来说的,在观看一篇免费网文的时候你是付出了什么以至于作者获得了如此大的权利而相对地非要对你付上如此重大的义务吗?几分钟不带脑子的阅读吗?所以作者必须三观正,必须是文学大家,必须不能犯错?
至于某些人吃了💩还不能吐槽的说法,对不起,你吃💩当然可以槽,但前提是你是被迫的不情愿的不知情的,一边骂着吃💩,一边继续通读全文吐槽作者这是什么毛病?一般人看到是💩都会远远走开,你反其道而行,明明关闭窗口不到一秒的事,你非要去吃了再吃,然后去对着别人骂你这💩好臭,还得举报且跑到公共平台挂大字报说你这💩好臭啊,好低级啊,居然产💩,从这点真看不出来一点你作为一个正常智商的人的逻辑。别人尊重你的前提是你先尊重别人,从你花几分钟看别人数小时乃至一天的心血,然后熟悉的摔碗骂娘挂人举报的套路,我看不出这样的人有多值得被尊重的素养。

每次看废文的举报记录,那股红卫兵的恶臭味都扑面而来,真实生理性呕吐,各种荒唐的理由去举报然后被受理,不愧是等国的好青年网站。

哪个阶级都保护,就是不保护老百姓。

向各位象友求助一下,有没有全盘账的教程呢?

终于看了御赐小忤作的第一集,别的不评说,光是验尸片段,对于看过美剧,看过洗冤录,看过法医秦明的人来说,真是一种不能言说的可悲可叹。

高考最大的不公平不是作弊,而是我不是北京人。
(想到一堆人为处罚作弊叫好又忍不住……明明有一群人比你们低200分一样上一流大学,评论却着眼于作弊的2分)

今天最后再说一句,不原谅不体谅小粉红不等同于某些人口中所说的背刺的举报者,那么多人是因为痛恨举报和言论管制才来到这里,却被你空口白牙打成背刺者和举报者的成分,请问你是有什么数据支持吗?还是你这高贵的阶级在这里被几个人背刺过?爱贴标签,爱打成分那是红卫兵和小粉红所擅,如果你今天就凭所谓不体谅小粉红知识面窄定义别人为背刺者,举报者这样毫无道理的话就的话,你本质上和小粉红有什么区别,我耻与小粉红根源上无区别的人为伍,毕竟我也怕你哪天看不惯我的一堆废话,就举报我是背叛者,毕竟空口白牙定义人就是你正在宣扬的理念,江湖不见,互不打扰,欢迎屏蔽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特权阶级,家庭不富裕,换工作都要思前想后,甚至不是什么高级知识分子,我的技术,我的认知,我的梯子都是我辛辛苦苦从网络大海淘沙回来的,没有人给我创造条件,没有人给我一句你翻墙不违法,我比别人特别一点的只有特别容易被查水表,我只是个特危阶级,不是什么特权阶级,我只是比别人多一点良心,人性和好奇心,别给我立人设,谢谢。

做不了圣人 

感觉圣人还挺多,不过当年文革时红卫兵也是因为从上至下的洗脑而制造了多起凶案,也许受害者家属们会因为他们不过是因为愚蠢,信息获取不全面而不去谴责他们?我同情他们,也一样憎恨他们,谁是这种愚弄全民的帮凶,除了那群忽悠的老爷们,就是这群愚蠢的洗脑下追剿无辜敢言的人的一群“群众”,让媒体乃至整个社会都噤声,愚蠢不是罪,不等于愚蠢不必付出代价。

我很同情那些学生,但正如大家所见,他们之中也不缺乏高喊境外势力的人,甚至现在还在试图撇清与“境外势力”的关系维护他们的权益,真是可悲可笑,从他们高喊境外势力开始他们就已经注定了小丑竟是我自己的荒唐未来。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