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 vrains/Ai游】—Bad Apple!!(1)— 

目录:writee.org/chuan-xiao/ygo-vrai

检索:

!!  

      ★以上★

  

  

  

  

  液体爬行。

  他的眼睛睁着,眼球没有对焦,一动不动。瞳孔的对光反射消失了,本就扩大的黑色逐渐散得更大了。

  他不想死。

  无法触摸的海从未知的深渊里翻涌上来,绵密又粘稠,充斥着生命避之不及的恶味。温度恐惧地溃散,光也被溶解了。

  海垂落下来。

  他看到了笑声。

  

  

  

  

  ◆ Chapter 1 魔女

  

  

  

  “喂你听说了么?又出现了!这次绝对是真的!……啊什么啊,你该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是魔女啊!”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第一节魔动力工程课的老师在上课铃响过后迟迟不到,教室里等得百无聊赖的学生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地聊起天了。藤木游作从手上的书本里抬起头,微微偏头向教室里一道最大的声音传来的方向。

  

  “……魔女我当然知道啦!但那不是以前的传说?魔法师协会不是早就已经把她除掉了么?”

  “不不不,虽然上次不是真的,但这次绝——对是魔女又出现了!这次可是让人伤脑筋的大事件——”

  “大事件?”

  趴在后座铃木的桌子上的岛直树,正一边拿短胖的手指比划着一边得意洋洋地准备把自己早上听说的新闻添油加醋地复述一遍,一道阴影却从他背后的方向拢了过来,少年有些挑高了的声音过于突兀,吓得他抱着椅背差点原地起跳。

  “哇啊!”小胖子一叫中气十足,引得教室里其他人纷纷侧目。

  “藤木?是叫藤木吧?你这家伙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可恶我才没有被你吓到呢!”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这边的游作居高临下地看向岛,逆着光的绿眼睛格外地亮。“魔女不是早就失踪了?不可能出现吧?”

  

  会夺走人类最珍视之物的魔女的传说曾在数年前如阴云般笼罩着这座德恩城。无数对魔女或真或假的控诉充斥着大街小巷,甚至还因此引来了一些对魔女感兴趣的魔法师。直到魔法师协会的分会在德恩城落成后,人们才开始从数量连同真实度都逐渐下降的流言里发现,魔女消失了。

  

  流言仍会时不时地出现,但总是不攻自破。魔法师协会除掉了魔女——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才没呢!”岛不满地喊了起来,“魔女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除掉!这是复活!Rebirth……phonics!”

  游作叹气:“Phoenix。”

  “啊!Phoenix!我、这我当然知道了!”岛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拼读有多差劲,“咦,等等?原来你这家伙对魔女感兴趣啊?”

  “……是你声音太大了。”同其他学生一样,身着着魔法学院标志性的高领制度的游作移开了目光,单调的孔雀蓝色衣服显得他身材瘦削。他往一旁挪开半步。“那你有什么依据肯定是魔女么?”

  看到少年的动作,岛却突然摸着下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呦——没想到啊,果然人不可貌相啊藤木君,我猜对了吧!藤木!你这家伙,其实、你是对传闻中魔女的美貌有想法了吧——”

  游作一皱眉,刚想开口,另一道声音却在这时插了进来。

  “是么?我也想听听呢,魔女的事情。”踏在松木地板上的脚步声格外清脆,财前葵不知什么时候也从自己的座位上下来走到相对着游作的岛的椅子另一边,“离上次听说魔女的消息确实有些时间了,她这次又骗走了谁家的羊?”

  

  游作抿了抿嘴唇。

  

  见财前葵过来,这下连铃木都有些惊讶了,他看看少女再看看游作看看岛,眼神有些惊疑不定的。而岛原本就在嘴边的话甚至差点被吓得咽回去。这位在他们年级成绩里名列前茅的财前小姐是出了名的高冷,开学一个月来就没见她对什么事感兴趣过,但现在居然?

  岛左看看右看看,满肚子话不敢当着财前葵的面说出来:他平时怎么没发现班里这两个闷葫芦都这么容易对八卦感兴趣的?魔女真有魅力?

  他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没……她这次不是那种小事啦……呃,我也是早上来时的路上听说的,有人想要去牧林深处,结果不知道遇到了什么,被人在牧林入口的不远处发现了,听说……就像是被吸干了精气一样!整个人都,噫——”

  相比岛一脸的嫌恶,棕色短发的少女倒是面无表情。“那也只能说是遇到什么不详的东西了吧?南边牧林深处本就人迹罕至,遇到魔物也有可能吧。”

  “不不不!”岛用力拍了拍椅背,“这次不是!绝对不是!因为那个可怜人被救出来的时候,嘴里嘟囔着‘魔女、魔女’的话就昏迷过去了!”

  “嗯?那这的确是有点巧合了。”葵皱着眉认真地点点头,似乎这才认真了起来。

  “就算是别的不详也没比魔女好哪去吧。”铃木汗颜。

  见葵有些相信自己,岛讲得更来劲了:“而且啊!不仅如此!还有更有力的理由呢!那就是——在说这话之前,他还说了要取神泉!”

  

  “神泉?”

  

  “那是什么?”站在一旁半天没说话的游作疑惑地问道。

  

  “哇!藤木你是乡巴佬么!连神泉都不知——”

  “传说只要一滴就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神秘之水。”葵打断了岛聒噪的声音,“这个传说出现的时候比魔女的传说要晚一些,据说神泉的地点好像也是牧林深处。”

  游作有些惊讶:“什么样的传说?”

  “据说早些年有猎人在牧林深处遇到了羊怪。猎人试图猎杀那头怪物,但结果怪物在受伤之后去喝了身边的泉水,身上的所有伤势就立刻恢复如初了。”葵看向游作,她的目光扫过少年清秀的脸,在他的脸旁停留了一秒。

  少年的一缕深蓝色鬓发精致地编成了三股辫,夹着一个紫色的发夹。

  “那不也可能是蕴含魔力的泉眼么?”游作道。

  “咦你居然还知道魔力泉眼——”

  “嗯,的确不排除是魔力泉眼的可能,或者说我觉得魔力泉眼的可能性更大。虽说当时传说怪物在碰到泉水的瞬间身上的伤势就恢复了,这种程度理论上不管是多好的魔力泉眼也做不到,但逃走之后猎人却怎么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去了哪里,大家一度怀疑猎人是不是受了惊吓,所以到底是不是魔力泉眼确实说不好。既然如此——”葵看向岛,“能准确说出神泉的话,再加上那个地方的羊怪,确实大概率该跟魔女有关。”

  游作不解:“跟羊怪有什么关系?”这是什么逻辑?

  葵抬高下巴:“她当年不是骗走了别人的羊么。”

  游作皱眉。

  岛得意洋洋:“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我就知道——”

  “所以,今天放学之后我们先去出事那人家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动身去牧林吧。”葵的下一句话直接把岛噎住了。

  “啊?”

  “哎?啥?!”岛又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不不不是,财前同学——你在开玩笑吧?!”

  “当然是认真的了,魔女可是害人不浅,不是吗?”

  葵说话的时候声音本就没有刻意压低,再加上岛的大嗓门,一时间,教室里其他学生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讲笑话呢?魔女不是早没了?”

  “魔法学院刚开学一个月的学生要是能正面怼魔女那可真厉害。”

  “你们要去?有意思!带我一个!”

  

  “喂……再怎么说也是危险地带,我们不过还是学生,这个有点过了吧……”突然就收到了一堆各色的目光,连铃木都忍不住开口了。

  “不,你们想啊,不管是猎人还是这次遇害的人家,他们都不是魔法师,而且还是单枪匹马去的吧?既然如此,我们作为魔法师多一些人去绝对要比他们强得多。要是能成功解决掉魔女不正好为民除害么?”葵立刻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长串的理由。

  游作皱着眉看着财前葵。

  听了葵的话岛似乎有些动摇,“可那可是魔女……牧林深处本来就很少有人去肯定很危险吧……就凭我们一年级的学生……”

  “我一会儿就去二年级找找愿意和我们一起去的学长,毕竟安全第一,这是首要问题。”葵信誓旦旦。

  “不,等等。”游作终于开了口,“如果不是魔女呢?如果遇到了其他东西,你们也要打倒么?”

  “你觉得不是魔女?”葵反问他。

  “不可能!绝对是魔女!”岛立刻大叫起来。

  “我只是在说一种可能性,不是魔女不是更好么——你们真的要讨伐魔女?”游作再次问道。

  “那当然!”葵突然气势满满,“如果是魔女的话,我当然——绝对不会放过她!怎么,你?”

  “……”游作怀疑地看着她,然后摇摇头:“魔女已经消失了。”

  岛顿时对游作大为不满:“藤木君!这次绝对是魔女我敢跟你打包票——”

  但葵却对游作拧起了眉。少年侧过脸,带着发夹的发辫后面,露出的宝石耳钉折射着幽魅的蓝紫色。两人的视线再次相交不过一秒,游作率先移开了眼。

  “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那应该不是魔女……仰仗魔法师协会也不一定可靠。”游作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的同时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不想去可以不去,但我们去不去是我们自己的自由,轮不到你来说。”葵似乎突然有些怒了,双手抱胸。“别说是我,对任何人而言都一样——魔女本就应该消失!既然她当初已经销声匿迹了,那现在就不应该再出现,如果这次不是她那当然是最好的,是她的话当然也没理由放过她!”

  游作仿佛没听见葵的声音一样重新拿起书,顺着书签找到自己原先看的那页,继续看。

  “他在说什么啊?魔法师协会怎么了?真是怪人……呃……”岛忐忑地把目光收回到跟前的女孩儿身上,“等等,那个,难道真的要去……”

  葵用力地一巴掌拍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岛,你可是男人哦!”这一掌拍得可不轻,旁边的铃木一耸肩膀顿时一动不敢动。岛点头如捣蒜:“噫哎哎哎——好、好的!财前同学——那、那——”

  “一会儿下课我就去找人,放学我们就动身!”

  

  游作看向窗外。

  

  ……不告诉Ai他今天晚点回家应该没事吧?

  

  

  

  放学后,经过一个下午的时间便组建起来的讨伐小队在学校的教学楼门前集结。

  “人都到齐了吧……藤木同学?”

  

  正清点人数的财前葵看着刚刚跟过来在一旁站定的藤木游作有些惊讶,“你不是不来的么?”

  “咦,是呀,你不是说这次事件不可能是魔女的么?”队里不知谁吹了个口哨。正是因为游作之前说的不是魔女的可能性他们才没把他们的小队直接命名为讨伐魔女队的。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财前葵觉得那个名字太蠢,这话葵自然不会说出来。

  “哈哈,藤木君!如果是你这家伙想要加入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网开一……”

  “……不,我没打算去。”迟疑了一下,游作没等刚从别人背后钻出来的岛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少年孔雀绿的眸色闪了闪,他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啊!什么?喂——可恶居然不领本大爷的情!明明是念在他平时成绩还挺好的份上——”岛大叫起来。

  “哦?你觉得他很厉害么?”

  “啊!咳、嗯!当然——比起本大爷当然是还差那么一些的!”

  见游作离开,葵竟有那么一瞬觉得有点遗憾。虽然被人猜中想法不太高兴,但游作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况且确实如岛所说,游作的成绩还可以,要是他能跟着一起来就好了。

  ……不过还是算了。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帮她的样子,要是来了说不准又变成麻烦,反正二三年级的人她也找了三四个,就他一个不来就不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到这里,葵认真打量了一下队伍,似乎暗自思忖了什么,很快就下定决心:“好,那我们出发!”

  

  首先,第一站是受害人家。

  

  一行八个人本就显眼,再加上一水的孔雀蓝色魔法学院的制服,走在路上格外突出。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穿制服来的……”被过往的行人看得有些心虚,岛忍不住小声嘟囔道,“等到周末便装出来也行……?”

  “不行。”葵立刻驳回了他的发言,“我们还不知道被害人什么情况,就算今天不去牧林,也要马上去了解情况,你不是说传言那人情况不太好么?”

  “呃……这、这倒是……”

  “魔法学院制服难道不是我们的骄傲么?”二年级的细田推了推眼镜,“穿着制服来做这件事再对不过了吧。”

  葵不予置评。这时岛小声提醒说到了,几个人才在一栋看起来好像年久失修的旧房子跟前站定。

  

  “是这家?房子好破……”

  

  葵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立刻闭上了嘴。随后她上前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发福的妇女,见到服装整齐的一群年轻人显然吓了一跳。

  葵借口说曾经被这家男主人帮助过一次,今日听说先生居然遭遇不测,便冒昧和朋友一起前来探望。

  胖妇人有些狐疑,她上下打量打量葵,又往后看看其他七个人,虽然制服都是一样的,但人和人的气质还是不同的,况且魔法学院的制服她就算不是很明白,却也还是认得的。像她这样身份的人会被一介平民帮助?况且她侄子也不是爱管闲事的性格,怎么看都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但怀疑归怀疑,眼前不过就是几个孩子,尤其为首的小姑娘打扮干净,长得又漂亮讲话又有礼貌,这很难不让人心生喜欢。况且话又说回来,她侄子穷得很,现在家里两个人都躺在床上还得她帮忙照料,也没什么好让人图的。

  

  “谢恩是我侄子,几年前带着她侄女到我这里来租的房子,那孩子生来身体就不好,又得了肺痨。不知道谢恩在哪里听了神泉的事情就信了,结果去了牧林……回来就这个样子了。”自称叫玛尼的胖妇人道。

  “谢恩先生是自己想去取神泉的?”

  “是呀,他那时倒在牧林里面,被大伙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我问的他。这孩子去喝酒,也不知道是听谁提起牧林里有神泉的传说,放下酒杯就去了……我问他的时候他就哭,跟我说他受够了现在这种穷苦日子了,哎……”

  站在一旁的几个学生都没说话。他们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毕竟还是年轻人,虽然同情但到底很难切身体会到这种悲苦。

  “谢恩先生现在怎么样?”

  “不太好……躺在床上一下都动不了,你们来之前哭了好一阵了,他心情不好……”

  几个学生决定让葵单独和玛尼进去看望了一下谢恩。没过多久葵便出来了,面色沉重。她抬起手,在玛尼看不到的地方比了几个手势,意思是受害者的情况很不妙。

  不知谁问了句:“小姑娘还好么?”

  玛尼愁眉苦脸:“那孩子几乎下不来床,今天这房子总有人出入她倒是知道,不过乖得很也没有问什么……唉,这算什么事啊。”

  葵点点头:“能看看她么?”

  玛尼一听惊讶得很,“哎呀,小姐,谢谢您有这个心,但那孩子是肺痨……咳嗽得厉害呢,会传染的。”

  葵执意想去见见:“那我们注意不靠太近看看她行么?”

  玛尼见她态度认真也不好反驳,实话说她还是有点怕这是哪家大小姐的,万一不小心染了病会不会得罪什么人,但后面还有几个男生都表示想看看小侄女,玛尼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带他们去小屋。小屋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破,窗户都是漏风的,小姑娘躺在床上咳嗽,听说有人来了还想起来打招呼,大家忙阻止了她的动作。

  “好好休息吧。”这么小的孩子,却因为肺痨病得脸色蜡黄身体娇小又显瘦,葵不由得心疼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贾斯。姐姐……”小姑娘紫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葵犹豫了一下,然后突然问道:“姐姐,谢恩叔叔……是不是因为我才病了……”小姑娘没说完话就哭了。

  葵吓了一跳,“不是不是,谢恩叔叔他……他今天就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休息好了就没事了,贾斯也要乖乖地,别哭呀,不然病会好得慢的。”

  贾斯眨吧眨吧还含着眼泪的大眼睛:“那我不哭了就会好得快?……玛尼姑妈骗人,她说我好好吃药就会好得快。”小姑娘撅起嘴巴。

  

  一行人从玛尼家离开的时候心情都很沉重。

  

  “谢恩在牧林遇到了魔物,作为没有魔法资质的普通人却被抽空了灵魂本源的魔力。”葵说,“我刚才去看,他的呼吸已经有点过浅了,普通人被抽空魔力大概率熬不过当天,我们不能等了,试试看今晚能不能拿到神泉吧。”

  细田也点点头:“那就试试吧,不管跟魔女有没有关系。但不能太冒险,情况不对我们就撤退。”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岛举起手,“为什么小姑娘都管谢恩叫叔叔了……还管玛尼叫姑妈啊?”

  岛挨骂了。

  

  能被尊贵的魔法师关心那可是不可多得的事,虽然玛尼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但却觉得有点安慰了。将学生们送出门后,她长叹一口气便回到房间里。

  “……嗯,大概在哪里遇到的?”

  不知何时出现的陌生人声吓了玛尼一跳,她快步走去谢恩的房间,发现房门开着,床前背着对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身上整整齐齐地穿着刚见过一次的孔雀蓝色制服的少年。

  “你是?”玛尼惊疑万分,刚才那几个人她应该已经送走了吧?

  “抱歉,太太,我想到还有些事情想问谢恩先生,就慢了几步。”游作转回身来向玛尼微颔首,“因为在这里没好大声让同学们等我一下。”

  玛尼不知为何就退了一步。少年宝石般的绿眼睛沉寂着让人心悸的色彩。

  

  

——————————————————————————————

  

  

  

  芬里厄:(∗❛ั∀❛ั∗)✧*大家好!很高兴能提前跟大家见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本作的「都是些毫无卵用但是我非要讲的废话」小剧场部分呢——将由我芬里厄来主持!首先非常感谢诸位看官的捧场!如果您对这个粗陋的小故事感兴趣的话还请多多评论,我们的蠢货作者应该会非常高兴——而至于我嘛(摸摸胡子)由于我们的蠢货作者塞的私货实在太多了,所以过几章大家应该就能看到我的出场了——欸什么我的戏份砍了?!

  芬里厄:啊——啊啊……咳咳……不好意思失态了。总之就是这样了,作为本作初设第一个原创人物,原定我是在本章出场的,结果我剧本还没捂热乎就被通知戏份被砍到后面去了……现在甚至还没了……没了……所以!啊可恶——!!所以!为了补偿我的亏损本作的小剧场就由我来做那个可恶的猪猡作者代行人!什么骂不骂人的我羊都没了我还不许骂她么??哼,都怪可恶的魔女害得我沦落到这种境地……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么接下来介绍一下本期嘉宾!

  铃木:(终于轮到我说话了超激动)大家好!!!!还记得vrains第六集的决斗部么!没错我就是在藤木君入社前唯一的一年级男社员铃木——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的全名叫什么但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活下去而是为了解开——

  细田:(推眼镜)我是担任部长的细田。

  芬里厄:没错!正是这三位——特邀嘉宾!当当当当——

  谢恩:你谁啊?没事干么?别烦我。(转身走人)

  贾斯:我不该跟陌生人说话。(开开心心地跟谢恩走了)

  玛尼:哦天呐是狼,我得回去把围栏修结实点。(走了)

  芬里厄:???

  岛:所以为什么谢恩是玛尼侄子,贾斯叫谢恩叔叔还叫玛尼姑妈啊?

  铃木:那个,非常高兴能参加这个剧组的——

  

  

————————————————————————————

  

  

  —TBC.—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