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男人当过鸡】 交往第三年,孙小姐收到了黄片——她那个事业有成、一米九、上健身房、器大活好、板上钉钉的异性恋男友,年轻时卖屁股的录像。 

GBG+过去的同性X行为,pegging,不确定的性同意,脏乱差,出轨,丰富多彩X生活,hurt/comfort,狗血酸爽短篇,如果你觉得标题在骂人那你就不是本文受众,题材偏门不喜勿入。
海棠:longmabookcn.com/?act=showpape
墙内能看的AO3镜像:nightalk.top/works/32980006/ch
爱发电:afdian.net/p/ae8f4e22f36b11ebb
或者wb的星河蛋挞(会因为审核删减

还没办护照的友友可以试一下用需要护照号报名的考试为理由去办,像CFA和TCF

你以为离谱结果还能更离谱。
吴亦凡的站姐的号都批量被炸,改名都没用。根本超过正常刑事案的极限。

我有一个猜测,应该是为了怕网友们通过种种迹象(资本,同时出现,行踪追踪)推测出是给哪个大老虎当的白手套,干脆直接塞博死亡,全面毁尸灭迹。

Show thread

不知道算不算太早,今天看到护照限发的新闻
海外的朋友,如果我们再也出不来
如果可以请记得我们
哪怕只是一个ID

有个朋友愿意分享此经验。
背景是他在国内,旧护照快要到期,想去换新护照,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换不到。
于是他就用旧护照随便申请了一个美国的社区学院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凭这份录取通知书换了新护照。
这个操作可以适用的情况比较窄但也是个经验。

youtu.be/jCCLY3IN7R4

微博上看见有人分享这个,治疗手机手、鼠标手、游戏手的手部瑜伽,转评里各种赞美,我抱着半信半疑地态度开着1.25倍速跟着做了一遍,绝了,从脖子到肩膀到小臂到手指头,都舒坦了。打游戏玩手机用鼠标必备,谁做谁知道。

去微博上看了一圈,发现有两件事情非常值得担心:
1.有人专门去吴亦凡超话底下截图,嘲笑那些支持吴亦凡、甚至只是表达伤感情绪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女性粉丝),用的是非常羞辱式的语言(如下图)。
2.有人要求各大音乐平台下架吴亦凡的所有音乐,因为吴亦凡是“劣质艺人”。

可以批判强奸犯、制造和纵容强奸犯的文化和社会结构。不要借着批评吴亦凡的幌子,制造针对吴亦凡女性粉丝的攻击和围猎。
羞辱强奸犯的女性粉丝同样是一种荡妇羞辱。望周知。
(就先不说“女性到底有没有权选择表示自己爱一个强奸犯”这种问题了)

另外,老大哥这次只是选择不保吴亦凡,并不代表他真的会和女性站在一起。还记得口口声声“高层领导找我谈心劝我为国家忍辱负重”的鲍毓明吗?还记得至今仍然没有下文的朱军案吗?还记得受害人至今仍被网暴着的广州白云区强奸案吗?罄竹难书。不要因为这件事就对老大哥歌功颂德。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老大哥真的意识到要保护女性权益,也是因为有许多女性坚持发声,是女性自己逼退了老大哥。

勇敢的是一个个女性,是都美竹。敬她们。

可能算不愉快的内容 

只有一个选择导致得不得不选和没有选择并没有区别。如果道路也只有一条,亿万人都要挤破脑袋走在这条路上才算“正确”,那么这条道路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
纵观所有提及“心理健康”的衡量指标和概念参考,所有自称旨在为人谋求福祉和全面发展的说辞,提及自杀,态度都是否定的。人们在做的“肯定”不过是争取消除他人对自杀者、自杀计划者和自杀未遂者的偏见可能对自杀行为起到的促进作用,从来都不是消除偏见本身。
因为如果对自杀没有偏见,对死没有偏见的话,就不会存在自杀干预。如果人们眼里生和死就是左手和右手那样平等地同时存在的事物,即使一半的人走向死路也不会被议论、被指点,更不会引起恐慌,因为所有人都有一半的手是左手。话虽如此世界上也是右利手居多,文字的书写和工具的使用大多不利于左利手,就像左利手为右利手的规则牺牲的那样,走上死路的人直到现在也还在为走在生路上的人牺牲。我没拿男性女性做例子,如果可以筛选胎儿性征就会有人因为觉得男性处在优势地位更少受苦而选择生下男孩流产女孩,这选择原本就和“活着更好”的价值观相绑定。
只要这社会上还存在不由分说的自杀干预,只要从事咨询行业的人还无权在充分了解对方的意愿后放弃干涉对方的自杀决定,还把自杀视作不得不管控的危机,就说明人们的观念里生仍然胜过死一筹,说明大众认可的正确道路就只有生路一条。只有活着才是正确的世界根本不值得活,没有选择死的自由地活着更算不上真正的生。

“薯蓣”连续两次因避讳不得不改名:第一次因为唐代宗叫“豫”,“薯蓣”不得不改名“薯药”。第二次因为宋英宗叫赵曙,“薯”字也不得不避讳,改成“山”字。最终“薯蓣”两个字被换得面目全非,变成了俗称的“山药”。

weibo.com/3911558393/JwL3zD9cb

宫廷画师完成了新作品:《习近平同志在西藏》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