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
不要因为一两条嘟文关注该博主。博主每天辱骂死人,辱骂古言男女主,辱骂史女、辱骂rps、辱骂健全人,辱骂晋江,辱骂学校,辱骂国家,辱骂全人类。 :anenw04: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m.moec.top
我也来开放注册了,
(虽然感觉在这里宣传没啥用
希望大家可以帮忙转发下
​:nacho_smile:​

饼干米崩了,短暂回到半年没用的魂器上来……

啊看到首页好多扩列那我也来…… :ablobdj:
本账号主要从事以下活动:
历史同人:目前搞十六国-南北朝,我推=王猛aka王小明
哲学和其他人文社科学科
精神病发作,崩溃骂人
赛博女巫算命和其他神秘学
运营一个发猫账号,在这里: @mist_cat

欢迎来找我玩!兴趣爱好不同的象友也欢迎!不过很抱歉暂时不会通过没有头像和原创嘟文的账号……果咩那塞…… :11130:

看到男大V说注册过毛象但是在上面没人搭理我: :blobcatgiggle:

是不是来新人了?掏出一些祖传的新手包:

如果你是Mastodon宇宙新人: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北
如果你想搭建一个Mastodon站点:个人建站笔记(使用docker搭建,建站日期为21年11月)
如果已经建站完毕:建站后的运维手册

看到几个大站都出现了移民潮……本站也来凑个热闹,缓解一下大站的压力。
fedilove.cyou欢迎具有医学及相关学科教育背景的原微博网民和原推特网民!

本站特色:
从其他站复制来的丰富表情 :yousuck:
超大表情包以及tags突出显示 :kannablob:
本站TL充满医学生和医生护士的生活感想(然而站长污染了TL纯度……) :rencai:
和谐友爱的站内环境和站外社交 :blobhaj1:
站务管理由全民公投决策 :11111:

注册前请阅读:
fedilove.cyou/about/more

注册请点击:
fedilove.cyou/
(入站申请口诀请回答满28个字谢谢!)

我去,饼干米太卡了,短暂跑回呜呜站

我老人家还是不能放弃输出价值观啊,下一个id已经想好:谁想当皇帝谁就背叛了共产主义
希望能为品客们带来一些醍醐灌顶的体验

从先前的霍尊陈露纠纷,再到这次的人渣王力宏和前妻的纠纷(王比霍更渣,至少霍尊还没不要脸到拿“不爱国”、“日本人”这类狗哨手段对付前任),我越来越觉得,对“女性靠经营婚恋情感关系牟利”去污名化,非常有必要。

只要“女性靠经营婚恋情感关系牟利”未被视为正当生存方式,而是被视为“不道德”、“不劳而获”的行为(尽管她们在经营婚恋情感关系的过程中,实实在在付出了大量情感劳作和家务劳作,让对方受益),那么,女性在情感关系之中的维权行为,就永远会被污名化,她们就得永远面对“不劳而获”这种新型的荡妇羞辱。

我不客气地说,我所见到的不少墙内的“女权”者,在这个问题上倒是跟人渣王的一家子真有共同语言:——她是捞女、婊子,她靠跟社会阶层和财富拥有远高于她的男人睡觉,得到了以她的能力不配得到的高级生活,她应该两手空空地滚回她原有的、她只配拥有的穷日子里。
这才是自诩有钱有门第的他们、和自诩自立自强的她们,想要的“社会正义”!

Wland今天彻底被墙了 站长熊豆发威: 汉奸举报我们 狗汉奸别惹Chinese

这辈子的演技都用在了今天,,,大家可能都以为我得癌症了!

离职宛如被杨愔附体,就差在同事面前表演含牛血三升痛哭呕血,,,现在所有同事可能都以为我身患绝症,,,

人家也很想要年终印象……(虽然在毛象只是从八月份开始) :ablobcatcry:

相信大家也都还记得琴春之前在毛象发的求助( hub.mtf.party/@vxst/1073307139 ),我今天来补充一些后续。
很显然琴春也不是向我等屁民求助的,人家爹就是一部分国家,她自己也相信国家,她是谁的命运共同体呢?反正不是我的,她爱咋咋地。

还威胁人家北同,说人家北同等组织要是把她的事情搞大,她能让人家万劫不复。

转琴春求助的友友们小心啦!此事要是搞大的话,琴春就召唤铁拳砸你们啦!要让你们万劫不复的!

想想琴春极少在毛象活动,好几个月突然上来发一条求助,便获得了极高的转嘟数量,还有很多不明真相友友的关心。此时见到琴春这种背刺一般的语言,真令人寒心。

林毛毛:受害者就是太“好女人”,不会反杀,不会提前下毒,没有“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的精神。
also 林毛毛:只谴责受害者,因为骂政府是要被炸号的。

你他妈连个号都舍不得,还要要求受害人去同归于尽。傻逼。

(去年十月在活吧发的嘟,那时候她还没被炸号)

本裘千仞,半个月以来抽出四个天王签了。
救救,救救,万望成真。

说起文革期间自杀的人,想起机缘巧合见过的一段生平。资料公开平台都有,很容易查到,但依然看得我百感交集。简单整理了一下 

1905年,出生。

21岁,本科毕业后被派往法国里昂大学学习医学。医学博士毕业后通过了助理医师考试,在里昂的公立医院工作。

30岁,觉得“我学医是中国人出的钱,我要为中国人治病”,于是回国,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当内科教授,兼任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院长。

33岁,日军连续空袭轰炸了十天,他常常带队前往灾区救援。同年,广州沦陷,他先去了广宁建立伤兵医院,然后去了昆明,在云南大学当教授和医学院院长,同时自己也开医院。据说他跟广州的地下党负责人是朋友,自己掏过钱从国外买药送去延安。

42岁,抗战结束,回广州开医院。

44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46岁,公私合营。当年的广州地下党负责人已经是广州市长,邀请他去当市立医院的院长。后来市立医院合并,他捐资旧人民币一亿元、小汽车一部和自己医院全部设备创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任院长和内科主任。他自己掏钱买了院里第一台进口X光机、第一台救护车,还托人从法国买了一台新式能屈胃镜,又从国外带回来检验和病理需要的电子显微镜。

49岁,开始当官,但依然是医院院长。据说他当院长的工资不是拿去补助困难职工,就是拿去饭堂给全院职工改善伙食。他会跟护士一起清洁病房,还会叫大家做完以后一起去喝茶。

53岁,觉得医学相关人才实在太少,提议成立广州医学院,市长同意之后,他自己出钱出力,从筹建到第一批学生报到只用了三个月。学校的选址就在他医院的马路对面。
同年,为了治水,政府发动市民义务劳动,把学校西边的一个水塘挖成了人工湖,取附近流花古桥的名字,命名为“流花湖”。

54岁,担任广州医学院院长。

58岁,带队回老家医院考察,给县里医院提了些建议,把一个急需开刀而条件不足的病人带到地区医院,主持了8个小时的手术。

61岁,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被红卫兵揪斗,抄家,近百万字的《内科学》草稿被毁于一旦。
同年八月,他自沉于广州医学院旁的流花湖。但后世有些资料会说他是“因病逝世”的。

他叫姚碧澄。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