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室友社团搞了一个超嗨的街舞专场,因为日子那啥被我们主任挨个拉名单谈话了。我简单讲了一下是怎么回事以后,室友的另一个朋友非常愤怒的说;“那我们就跳个舞怎么了吗?又没有搞那些东西,再说我们要庆祝也应该是庆祝他们当年镇压得好呀!”
我:“什么?庆祝他们干得好?那是很过分的事情唉。”
室友的朋友:“对啊那些人死了不就是活该嘛,胆子那么肥。”
我:“那假如有一天你的权利被侵犯了呢?假如你作为社会的代价成了被牺牲的那个人呢?”
室友的朋友:“如果我被牺牲了,只要我的家人过得好我也很愿意啊。”
我:“我说的不是那种牺牲,是你的利益被剥削了被侵犯了,而你没有办法维护你的权利。”
室友的朋友:“可是每个国家都有剥削啊,美国也有啊,所以我们才要发展呐。”
室友的朋友:“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我知道有的上访的人甚至直接被扔进海里。”
我:“那万一有一天这个人是你呢?”
室友的朋友:“那也没办法啊,那就算我倒霉呗,反正现在我很庆幸还没发生在我身上,谁赶上了谁自认倒霉就好了,这也没有办法。”

livehouse最后主持人出来说今天这个日子很特殊,请大家过几天发朋友圈,已经发的先删掉。
我:原来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才这么勇

显示全部对话

#在端午节未能免俗地想到了我大本命之一的屈子

屈子和“爱国”的关系,是十分吊诡的,概因先秦时代“国家”概念,与“爱国”概念,皆与后世不同,和当下等国所宣传的“爱国主义”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事实上,屈子即使是在他所处的时代里,也是个异类。春秋战国时代,多数士人(也包括后来成为正统的儒家),都秉持着这样的理念:
1,换个国家生存发展,是再自然正当不过的事儿。所以孔子不但亲身周游列国,还要吐槽“君子怀德,小人怀土”(《论语·里仁》)。《礼记》则对士大夫出国定居以后,祭祀和居丧该遵从哪个国家的规矩,有相当细致的说明。这足见早期儒家是不以跑路换国家为耻的。
2,在国家危亡之时为国效死,这是对贵族的要求,不是对普通百姓的。所谓“士不能死,何以治民?”(《左传·哀公十一年》)贵族因国家社稷的存在而享有“治民”的特权,故而有为国效死的义务,被“治”的百姓则无此义务。
不仅如此,儒家对个体生命非常看重,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左传记载,有贵族上战场的时候特意祈祷,不要毁伤了父母所赐的身体:“敢告无绝筋,无折骨,无面伤,以集大事,无作三祖羞。”(《左传·哀公二年》)

而屈子所不同于正统儒家的这两个部分——极强的地域文化意识,和刚烈轻生死的精神,则并非中原文化,而是源于他所属的“蛮夷”楚文化的影响。

也正是因为,屈子对楚国的情感,是以地域文化意识(而非效忠君主)打底的,所以,他不死于怀王客死咸阳之时,而是死于楚郢都沦陷之后;且对楚国君臣,乃至在《天问》中对整部历史,皆有极为尖锐不留情面的批评。他的“爱国”,是古代极少见的、不带奴才味的、高贵的人格精神。这也正是我特别喜爱他的地方。

这也就造成当下等国“爱国主义”宣传的一种尴尬局面:当喉舌们试图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爱国主义”因素的时候,如果求助于儒家经典,多半要被打脸,因为孔孟们大概率会劝人跑路而不是留下来为国家做贡献;如果求助于楚辞,多半也要被打脸,因为屈子教人爱国的同时,多半也会教人讨厌朝廷 :blobcatgiggle:

话说,端午节也好,复活节也好,这种既保留强烈地方民俗色彩,又在文化正统中占据重要地位的节日,都是宏观维度的文化挪用的结果。也就是说,别看屈原和伍子胥怪委屈的,他们背后的故事,比他们自己的故事还要委屈得多——建立在先民巫文化传统上的节日,被手上很可能沾着前者鲜血的征服者收编+改编得面目全非,呈现出八杆子打不着的家国情怀宏大叙事范儿。所谓杀人诛心,不过于此。当然,有一点是平等的,那就是无论先民、伍子胥还是屈原,以现在的爱国标准来看,都是五十万。

今天,六月四日晚上,在一家叫mao的livehouse里看同学跳舞,看一群人狂欢

刚刚在周边定做的群里看见的

不是,啊……现在已经演变成这个借口了吗?是不是以后的小孩子都会默认六月清查低俗小视频啊?群里都是初高中的小孩真的都信这个说法

在首页看到了说端午是“南方的节日”的说法就容我较个真吧。不是特意扫兴啊,就是不想看到继续传播刻板印象了。现在保留下来的端午传说(屈原)确实发源于吴越地区,但是要注意到的是先有了节日,才有了传说而不是反过来。也就是已经有了庆祝节日的习俗,才将起源附会到了某个历史人物传说身上。这也就是马林诺夫斯基所说的神话的“许可证”(charter)功能。所谓许可证理论就是说,在一个传统社会中,每一种习俗和制度都需要用一个神话来验证并确认,神话并不试图在逻辑或者哲学意义上为这种习俗或制度提供解释,而是提供了一个与之相关的先例。

所以实际上端午更早的起源是和夏至有关的,在五月五日之前,更早的是午月午日,被认为是恶日,端午在中原地区最早是和夏至相结合的节日,是一个采药的节日,人们认为这时候的草药药效特别好,节日主要仪式也是驱邪避恶。在少水的北方地区,厌胜(厌而胜之,也就是驱邪避毒,例如清洁房间、避五毒)一直是端午的重要习俗之一。
而那时候南方的民族则将夏至视作新年,包角黍、粽子这些原本是夏至的习俗,在夏至与端午渐渐融合后成为了端午的习俗。在南北方文化交流融合之后,龙舟、粽子这些来自南方的传统,与厌胜、驱邪避疫(清洁、避五毒)的中原习俗一起最终共同成为了端午习俗的组成部分。

所以如果简单粗暴划分这是属于南方的节日就…………………………

看到tl上有象友在和大家分享读经济学人的渠道。我也给大家推荐一个能读到经济学人的方法。直接去github上面下一个bypasspaywall的chrome插件,可以过滤大部分主流英语外刊(包括经济学人,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的付费界面,在PC端浏览器上读原文。如果读英文费力的话,装一个google translate插件,也能读个七七八八。
搭配页面标注插件Weava Highlighter,可以提高页面阅读的效率!
不是鼓励大家看盗版!经济能力允许的象友还是要多多支持正版!

下载链接如下
bypasspaywall: github.com/iamadamdev/bypass-p
weava highlighter: 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

理想工作:刷毛象 给象友点赞、评论、转嘟 每刷五分钟给我三百块钱

长大还是好点,以前我没有零花钱,倒也不是家里多穷,但我每一笔钱我妈都要问“为什么”“花到哪里去”“你为什么要花这笔钱”,而且只能问她要,要一次就是一场自尊心的折辱,所以我宁愿问朋友借钱也不从家里拿钱。当然很幽默,我家里在那之后也一分钱都给不了我。我以前喜欢谁,就喜欢送谁礼物,但钱不够,于是就想掉眼泪。

现在太好了,女朋友喜欢什么,我就能用自己的钱送给她。虽然她有时候会不需要,她总觉得我在外面过得很辛苦,于是我们没送什么礼物给对方,在一种年轻的拮据里活着。但是一想到其他人有,我就想问她要不要,看到好的都想给她。

太好了,现在能自己赚到钱了,可以在喜欢的人说想要的时候,凭一点微薄的物质给对方了。以前看很多书,里面富有的王子送什么给公主,我都不觉得稀奇。但是看到共患难的夫妻给对方分了一碗馄饨,我就会掉眼泪。现如今也有半碗馄饨可以分给自己在乎的人,我觉得这样的感情,已经令我感到满足。

每当谈起新疆、西藏为何绝不能分裂出去,总会有声音说“因为那里矿藏丰富,而且那里有我们长江黄河的源头,如果源头被掐断……(然后发言者还会兴冲冲地说所以印度一直怕我们给它把恒河源头断了)”。

除了流氓思维外,这个想法似乎很“现代”?就是它让我想起我们现代人很向往的那种 强大的、独立的、不与任何外部环境妥协的生存状态。多爽啊,“天朝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以通有无”。

阿伦特笔下的“部族的民族主义”——“它自己的民族是受‘敌意的世界’(a world of enemies)所包围,相信自己的民族能够以一己之力抵抗整体”——俨然就是习正在打造的中国(也挺像非要乌克兰作为它战略缓冲的俄罗斯)。

阿伦特在这句话后紧跟了一句:“它宣称自己的民族是独特唯的,是其它民族所无法相较量的,缘此理论,它否定人类的共同性,在它摧毁人性之前,它已经否决人同出一源的可能性。”结果就在打这段话前,一条新闻进来——“习近平连线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强调人权不能照搬别国模式”。

孤独的、自以为是的“受害者”总是需要长大——认识到自己必须与他人依靠、联系,ta长大时就该放弃那愚蠢的执念。“中国”——emmm到那时该怎么称呼它——也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fatelab 妙仙包真普选,星期三发了生活费以后买不买蓝牙键盘呢?

不买

以转土区为例,需要做以下操作:先把帐号邮箱/密码全改掉,手机令牌解绑,然后用自己注册时的初始邮箱建立steam客服案件,和客服说自己是土耳其人,因疫情被困中国,刚才账号又不幸被中国人盗了,登不上去,请客服恢复账号,一般来说客服随后会要求支付凭证,发送相应的截图就成。因为是客服帮转的区,没有被封风险,可安心操作。但还是不得不说人为了偷渡搞出的歪门邪道真多……
显示全部对话

@kirihara 每次看到有人遗憾错过内个新品我就老想祭出这张图(不要啊

在大学生活中从来没牵过女孩子的手是一件可悲的事吗?你这辈子从来没行使过选举权;从来不敢发表自己的观点;没有言论的自由甚至也没有思想的自由;没有争取过自己的权利,去游行和罢工;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的小团体;没有参加过真正狂欢般的音乐节;没有见过大街上热情洋溢的人们;没有追寻过自己热爱的事物,只能天天闷在十平米的屋子里刷题或者写文件,盘算这月的工资还剩多少;你甚至没有真正地在大学生活过,因为你从来没有听过老师们在台上讲述深刻的思想,没有见过台下簇拥的同学们在发自内心地欢呼……所以,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对于你来说这么重要吗?让我换种表述,你从来都没有作为一个 人 而存在过。

现在tl刷新很快的样子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我……想请教万能毛象关于工作的问题!或者您也可以只是和我随便聊聊,我想大家现在都很难过。 

首先谢谢愿意点开的你。
我毕业后因故在家待业至今,已经接近一年,最近盘算着该出去找工作了,但有着强烈的不安,所以想要请教大家一下:

▶基本情况不重要但基本,所以放在第一↓
- 一本(呵呵),专业是管理类,专业本身无明确技能点。
- 唯二技能点:大家都有的日英双语,可笔译,没有口语自信。
- 疫情三年几乎死宅三年,已经失去了除赛博需求外的所有需求。到哪都一样了。

▶请教点 - 情况介绍

- 意向工作地点让我不安
我本身从3月开始倾向于前往广州工作,但3月起上海疫情封控严峻,其他城市上班外出似乎也都需要48h核酸,让我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意向地点。

- 不安的原因
我本人其实从2020年疫情开始几乎一直待在乡下的家里(网课~待业),很幸运除了返校时经历过并不严重甚至形同无物的封校外,都没有受过大的影响,基本出入自由,核酸都没超过10次。
我非常害怕疫情封控和隔离,对每一条防疫措施都充满未知的恐惧和不适。

▶请教点 - 具体问题

- 目前方向
前往广州随便找个工工着,不能再躲下去了,找不到坐办公室的就做店员。
其实现在宅太久了转不动脑子,为了重新适应社会是否不如从店员开始接触更好?我面试时习惯性谎话连篇HR反馈意外可以,但我一结束面试就立马开始哭泣。怕是坐不了办公室,直哭。

- 广州疫情情况
想请问在广州的朋友,广州的管控措施如何?如担心个人信息泄露,您可以使用私信功能回复我,谢谢您的分享。
如果48h核酸,时不时就要核酸,恐怕对我来说会是一种直坠1000度水温。我非常害怕。

- 如果想先做店员?
①现在的实体店情况,活得下去吗?
②在待业一年之上又去做实体店店员,是否毁简历?
③如果真的做,您推荐什么类型的店吗?

▶最后
谢谢您的阅读!如果您慷慨分享,我更感谢您愿意向我伸出一只赛博手臂,扶了我一把。
未知和控制无可避免的是让人恐惧的,至少我是。祝我们都健康、自由。

刚刚室友打原神我瞟了一眼,看见主角问一个商人(好像是新上线的)最近生意怎么样,那个商人回复:稳中向好吧……

我(站在室友背后):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抑郁自救:瓦解有毒的价值观 

#抑郁自救
在扭曲的社会中要一下改变有毒的价值观很难,但可以一点一点瓦解它。

这里的“有毒”指的是让人不舒服。让人不舒服就是有毒,而非“良药苦口”。后者是为了治病,而好好的人没病,根本不需要“苦”。反而是苦久了,没病也被折腾出病了。

这个话题能写的太多了,就放在一起写好了。

1.眼泪不代表脆弱。
眼泪代表你是真实存在的、有情感的人。人类在悲伤、感动甚至喜悦的情况下都会落泪。当你内心有强烈的情感时,眼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和“脆弱”无关。只有机器人才不会哭。

2.敏感脆弱不是错。
错的是不能包容敏感脆弱的社会。
换个角度想想:你会歧视残障人士吗?他们肢体可能不如普通人那样“健全”,生活中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但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也有权利好好活着。
角度换回来:凭什么敏感脆弱的人就不能好好活着呢?

社会风气和制度可能需要百十年才能进步,但个人思想完全可以在几年之内就进步,并推动身边更多人接纳敏感脆弱的人。他们不接纳,是他们的问题。正如歧视残障人士和其他少数群体的人值得被鄙视,歧视敏感脆弱者的人也值得被鄙视。

3.痛苦不代表软弱。
相反,痛苦是顽强的一种体现。
很多人会觉得自己的痛苦来源于软弱无能,其实不是的。真正软弱无能的人会妥协,牺牲自己的个性换取所谓安逸的生活。顽强的人决不妥协,又暂时找不到解决方案,所以才会痛苦。痛苦背后是一股力量,绝非是软弱。

如何利用痛苦背后的力量,目前没发明什么适用性广泛的方法,以后想到再写。我自己喜欢对自己说「操他爹的,凭什么?」然后就把痛苦化为力量去做别的事情了……仅供参考。

如何发现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案详见:
m.cmx.im/@xunhuan2046/10786096

4.警惕定义模糊的形容词。
自然界名词的定义起来很简单(除非搞学术),一朵花一棵树放在世界各地不同的人面前,它都是花是树,不会是别的。

人为定义的形容词就很复杂了。到底什么是“好”“坏”,什么是“有用”“无用”?有些民族在“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有些民族在享受“dolce far niente”(无所事事的甜蜜);有些文化中说话时看着对方的眼睛是尊重,在另一些中却是无礼。

模糊的东西容易带来误解,也容易让人迷失。好像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够“优秀”。

在忍不住自我贬低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具体怎样才算“优秀”?

在听到“你这样不行的”之类批评时也不妨问问对方:你说的“不行”是什么意思,怎样才算“行”?

5.警惕社会价值。
社会价值就是很模糊的东西,不同的社会就有不同的价值。“社会”也不是一个具体的人,没有办法开口告诉你具体什么才是“好”。

的确有很多人追随着所谓的社会价值,忘记了自己的个性,还试图让其他人一起。他们会告诉你,大家都这样所以应该这样。一旦意识到他们口中的“好”指的是“随波逐流”或者是“听话”,你就不会吃这套了。

建立并完善自我价值观需要一定时间,在此期间如果感到迷茫,可以多了解并思考「普世价值」的概念。放之四海皆准的价值比“社会价值”可靠得多。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