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会有人觉得喜茶和蜜雪冰城喝起来是一个味道吧……能不能稍微反思一下怎么折腾到现在还是人均几千块钱,钱去哪了。共产共穷很骄傲?

如何分析象民性别?(非故意)

不靠谱的方法。对吴亦凡定罪一事不正面肯定的,扯诸如娱乐明星掩盖政治丑闻、过分关注娱乐明星而不关注公权力不作为等等。

且不说共朝的社交媒体允不允许你关心政治,就光说他们这二极管脑子啊:你以为人的脑子都想你的一样单核(不知道比喻对不对管它呢)?同一时间只能处理一个问题?

还有,共朝不是韩国,他们用不着拿明星案件当烟雾弹。但凡有脑子的都知道一码归一码。

是,微博伸冤是法制社会的笑话,可又要说脑子的问题了:在共朝,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法律不保护女(男)平民。好几年前就这样了(微博伸冤),您现在还说这不值得高兴,你才是真晦气。
毕竟顾左右言它,死都不愿意承认这是一场胜利的,只有一直处于优势的突然的战败者才会这样。

总结:男的,永远不会和女的共情,他们会开出阶级,民族,种族,三辆马车,随时随地破环女性的好心情、迫害女性的一切。
你要是反驳,你会被扣上“不人道”、“肤浅”等等帽子。

仿佛此时此刻,或者说每时每刻,女性都不该只关注女性本身。

欢迎各位平权或不平权的女士男士拉黑我。

@jiangshanghan 就是啊,所以我觉得用爱女来骂女人本身就很迷惑...女人爱女难道不是很自然的事吗?说“爱女解劝本直女爱女就是想把我掰弯”的,逻辑也有问题:不能用性向混淆性别立场,毕竟爱女的直女和厌女的甜拉也不是没有。性取向男不是本质拜屌的遮羞布,看看对面男拳厌女又渴批、如何熟练地进行性别分离就知道了。

看到微博一些人盛赞奥运成果导致办公室气氛一片大好,感觉也只有这种时候才能庆幸自己办公室太忙且常常外跑人总是不齐所以无此氛围。

这么说吧,由于个人职业原因接触下来的,等国但凡非出身赵门但因稍有能力和运气而在上一个时代搭上顺风车有点小钱的普通有钱人这个群体,真的没人爱国。基本全在转移资产跑路,能溜尽溜。各种原因还没溜或者回国的基本全都怨声载道。而这些等国的老企业家老专业人才们也确实已经被整得身心俱疲,日子大不如前。虽然这些人自己不见得干净善良,但多少也反映出等国中流砥柱的生产者们经历了什么。
醒醒吧,不要看人怎么说,看人怎么做。看看那些真正的经济部门,看看人们用脚投票的选择。

帮一位认识多年的二次元网友发大病筹求助,他83岁的父亲在2015年脑出血后今年7月再次入院被诊断伴随肺纤维化,病情严重,家人希望全力救治但除了爸爸的病情外一家还经历了母亲6个心脏支架手术和糖尿病、他本人肝硬化晚期,已经负担不起治疗费用,迫不得已在360大病筹上求助。
我之前就知道他有肝硬化,这次和以前论坛的群友都跟他本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属实。曾经一起中二的朋友遭遇这样的变故,实在让人唏嘘……所以想多少帮他一点,抱歉打扰TL了
顺便帮他问一下有没有制氧机推荐?
大病筹链接:chou2.360huzhubao.com/?ncf_st_
先谢谢大家 :11111:

不过要我说,以中国这继续坐井观天看不上这个又瞧不起那个的德性,以后输的时候还多着呢。

想想四十年前的国足是怎么看日本足球的,现在呢?

非常感谢各位的建议!爱你们ww
羡慕早年就想通要跑的人,就可惜啊一念之差已经错过了很多机遇以至于现在选择很少【。
想想自己真正算得上技能的也就是写作吧,可惜与之有关的愿望大概已经不可能了。
我知道如果我说跑路的愿望除了大陆呈一副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的亡国相外也是因为职业遇到了瓶颈想寻求突破可能政治很不正确【。但就,非常感谢各位的帮助,目前主要concern的是去了之后能否立足。不过可能又是自作死,真过两年搞不好非跑不可又得匆匆忙忙。
总之非常感谢各位。非白领工作的话不知有没有人接触过园艺方面,我还挺喜欢这个且会种花x

看了微博上咱国观众对东京奥运开幕式的评价说实话我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中国人完了,精神上完了,不是说日本人搞得有多好咱国人品味低欣赏不来啥的,而是咱国从上到下现在整个就一大清思维模式,我乃天朝上国,除了整齐划一宏大辉煌其他啥也看不上,而且是一种基于无知的看不上,你指出这种无知人家反而更豪迈了:有什么可了解的!他们的玩意儿不入流!不大气!甚至也没有不入流这种还略显正式的词,人就一个评价:阴间,谁给我翻译翻译什么是阴间?另外大气也真的是一种很北方的说法,我作为一个南方人从小被春晚stereotype支配的恐惧又浮现上来了,现在可能不止南方人不大气,全世界显然都不够大气,除了俄罗斯可能,for some reason,愚钝如我真的以为大气的意思是能包容差异,也许我错了,总之目前咱国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青年群众已然像中了邪一样因台湾和香港独立参赛而开展大型赛博发作,此外没说自己差只是指出别人好、别人还不错就已经等于卖国,等于没有民族自信,等于跪舔啥的,没有转圜余地!讲一句不好听的我看您们都已经这个德性了我现在已全然没剩啥民族自信了,受不了了,看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不抱希望请教一下各位象友吧,像我这样的情况还有没有可能跑路,跑的话有什么思路,能跑到什么程度……。最近很想跑路但感觉希望不大TvT
是个名校five,国内文科985英国商科MSc,回国后在银行打工,现在在做客户经理(本质销售),自觉很不擅长现在的工作并且没什么可迁移性高的硬技能。
优点是学校和语言(仅限英语)还行吧,日常生活和学习问题不大,之前留学时雅思7.5。学习能力自觉尚可。留学时没考虑跑路悔不当初。
缺点很多,一是年龄大了快30了;二是家里钱留学用完了现在没什么流动资金了,自己工作以来也没赚到太多钱存款仅10万上下,尤其转前台后一直赔钱;三是STEM领域完全没碰过,考虑过学码但现在完全没精力所以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这个才能。
不知有没有适合我这个死相的跑路思路……不管怎么说先谢谢提建议的各位。如果有的话TvT

你国普通劳动者的假期是远远少于平均水平也远远低于人类需要的,每年匀个五天自然灾害灵活假期根本就是该得的,拖累不了gdp。

跑过几次工厂你就会完全明白为什么人们宁愿少拿钱坐办公室也不愿进厂。把年轻人赶回流水线真的挺恶毒的,改变职业歧视强化职业教育是指的技术工人,流水线普工这种工作真的应该淘汰。

您国人长期接受“正能量”的洗脑已经欣赏不了任何高于“举国体制”叙事语境下的审美,审美能力本来就停留在农更文明,再加上长期狭隘民族主义仇恨教育的洗礼,已经不具备任何理解多元文化的价值根基,所以总和文明世界格格不入,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世界要“打压”你,其实人家只是觉得你野蛮罢了,看你就和看土匪山带王似的,整个一群流氓,要知道,即便当年的纳粹或者苏联,起码审美还是工业文明的水平,匪而不土,而您国人看个东京奥运会一群人嗷嗷高潮,总觉得人家不如自己08年,但其实08年明明是自己的顶峰,不论经济还是政治,在那之后一直倒退,却夜郎自大不自知,天天大锅自信,自以为笑天下人,其实是天下人笑你

人家不喜庆是因为人家把人命当命,你家喜庆是因为你们不把人当人啊,要我说,把粉饰太平当正常的地方最阴间

什么电车难题,拿着个鸡毛就知道当令箭了。电车难题才真是脱离现实的思想实验,一个扳手要不要扳能想破头,为什么不问问好端端的人是怎么被绑到铁轨上的?人真是天生就该在铁轨上的吗?铁轨上的人又在想什么?他们就不能自救非要等你选择吗?浑然一股特把自己当回事的迷惑气息。
没错我认为人类一切优秀的制度建设都来自于人强大的原生自主生命力,这是一切伟大文明的根源,也是秦俑最缺的东西。有生命活力就会深入透彻地认知自身,就拥有和外界交互的能量,群体中的个体都有这种能量就会在制衡中发展出合作,相反如果个体都僵化没有活力,不能为自己负责,就会互相撕咬内卷互害,就会喂养出极权。
做个自我负责的人,不要以为自己手里拿着什么电车扳手,也不要以为自己被绑在铁轨上的状态是与生俱来不可反抗的。

刚刚看到有个网友说“看到什么都说是阴间的人要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身处阴间”(大意的这样吧具体的我不太记得了)后来可能被转开了就转权限了就删了,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比起区区一个诡异的开幕式舞蹈和天空中的巨大人头状气球,还是随口说“下面没人”、为了“大局”不由分说把人家耕田和家园冲毁轻易夺走别人人生的地方比较阴间

Show thread

安徽被泄洪一事有任何可以感动的吗?毛骨悚然背后发凉啊。
所谓的大一统统筹可以把人的命运玩弄到什么地步。
这根本就不是转移支付可以解决的,何况补偿根本就不够。我是可以为了别人而牺牲掉的,这从根本上就会动摇我对自身存在的信心,要是我,给钱也不能答应,我会眼看江苏被淹,哪怕作为一个天生上海人文化上肯定和江苏更亲近我也这么认为。江苏被淹是天要淹,天灾大家可以一起救,我被淹却是人为“统筹”,是灭顶的破灭感和憎恨。一个地方不断地成为被牺牲者而同时又被“转移支付”,文化里只有牺牲的不甘没有劳作的成就感,久而久之集体潜意识也会出现问题,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这也不是停止地域歧视能解决的问题。应该没有人会认为这种“统筹安排”是安徽人民和相关省份人民坐在一起商量出来的吧?没有人愿意被牺牲,也没有人愿意被受恩。
生来注定的安排,注定的贫穷,注定的流离失所,注定的被牺牲者。这该多愤怒绝望啊。
难怪这片土地没有良性共赢的合作,合作一定是来自于各方充分拥抱自身利益之后的博弈结果,是安徽能够选择放任江苏被淹而江苏也能选择捂自己的钱袋子前提下为了双方都更好而坐下来谈的结果。而不是在统筹之下牺牲的牺牲补偿的补偿。
求求别说什么洪水导致中央集权了,我真不想地域歧视更不想种族歧视,可您们越这样说我越觉得这片地被诅咒了自然环境就住不了人,谁住谁极权谁呆谁费拉,就该退耕还林。

问题从来不是“想红”“想提升网络知名度”,而是为什么都美竹要获得演艺资源就不得不答应晚上独自前往吴亦凡家?为什么她必须要喝下吴和吴的朋友向她灌的酒?为什么女性的上升渠道不是在合法成文的程序内完成的而必须接受另一套不成文的潜规则?
男性当然不会去追问背后的问题,他们对行业的潜规则视而不见转身攻击受害者的私德:她想红,她在耍手段,她不过是没从吴那里得来想要的所以反咬一口。这么做的原因显而易见,因为把焦点转移到个体的成因是掩盖大象的一个好方法。他们并不糊涂,体系的受益者比我们更懂如何合理合法地用权力攫取利益和性资源,并且把反抗系统的女性孤立成一个又一个私德品性不端的个案,无限要求受害者的纯洁无瑕,把视线从体系本身转移至个体,从而完成对全体女性的规训——要么做个听话的花瓶,要么下场和她一样。
争取自己的前途有什么问题?欲望和野心并不羞耻,可耻的是体系的既得利益者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另外劳动保障还是得在社会托底的基础上保证就业市场的可流动性,也就是个别东家对劳动者没有制约力。别向往老国企铁饭碗了,去年某国有大行发生某油宝事件,员工薪资砍一半甚至六成,但凡还有一点竞争力的都走了,出于稳定在里面呆了一辈子的基层年长员工上哪说理去?除了不开人,说砍薪就砍,说乱调岗就乱调岗,这算保障?没有对具体的薪资水平薪资结构绩效标准以及一些职场霸凌行为的限制,保障就是耍流氓。他出于维护统治合法性不能开人,但分分钟可以搞到你待不下去。

个人认为对绝大部分体系和职位而言,996不产生效益而是为了控制,疲民的措施而已。在事实上等于国有的基础金融体系干到现在,控制措施是肉眼可见越来越多,无论是对员工还是对客户。与之伴随而来的自然是越来越冗余庞杂的流程,颐气指使的后台管理,越来越重并且不产生效益的工作量。同样的业务做起来越来越烦,监保时不时就转一圈并津津有味地对你的穿着指点一番。
与其同时市场越来越差,收入降低。讲合规监保的时候国有,讲收益的时候就市场化了。
市场越差的时候工作量越大,市场差没业务干脆让自己停不停休息充实一下是不可能的,上面总能找到莫名其妙的无意义任务塞满你。然后业务就更无力做好。
这种细枝末节钻进骨头里的控制渗透到多个领域,我是不太相信没有授意,也不认为是出于提高效益,恐怕是在不景气时期磋磨心气消耗可用于思考的精力为主。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