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参加完一个关于政治性抑郁的圆桌小组的聊天,从一个参与成员那里得知岳昕一年前已经出来了,还平安。(这个成员自己在里面呆了一年多,也是几个月前刚出来,具体原因就不在这里说了。借ta的信息源和🐘的大家也分享一下这个消息。)

Follow

@t_oykrr 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很开心,她写的文章一段时间内都是我的inspiration和我试图理清自己在社会和人际关系上的position的存在…

· · Tootle for Mastodon · 0 · 0 · 1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