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恋女青年爱写啥写啥,哪儿那么多大爹找存在感

⬇️ 我觉得这种论调的问题在于:默认女性耽美创作者/阅读者会将纸片男人与真实男人混为一谈。其实并不是这样,正因为现实中的男人大多不具有身为人的审美价值,所以女性要自己创造自己想要欣赏的男人,就像女娲捏泥人一样,老娘就喜欢自己捏的东西,并且爱自己的泥人比现实中的男人更多,这其中的女权意义远比它被某些女权批判的点要强大。

然后你要问了,为什么女性不创造她想要欣赏的女人呢?归根结底还是爱男不爱女!Fine,我只想说凡事有个过程,性别只是一个千万年男权文明塑形后的习惯性书写工具,她喜欢用这个工具就让她用呗,你有这精力惋惜女性作者为什么偏爱写男人,不如去叩问男性作者为啥不好好写女人,你觉得你叩问不动对不对,你觉得男人不具有自主觉醒的女性意识对不对,那么你将这历史重任强压在女性作者身上不觉得苛刻吗?明明她们已经走在前列了,拜托了就让她们自由地写吧,哪怕只是单纯地表达 “我爱男人”,那又怎么样呢?

居委吃瑞士卷那个事能看到各种洗地方式也是很好笑了

而且都是外地人在拼命帮洗

说瑞士卷比泡面还便宜的(不知道山姆是什么,笑死我)

说上海人之前明明嫌弃物资里的瑞士卷不健康、是绝对不会吃的垃圾(这个人连瑞士卷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是有点可怜了)

只能说中国之大,看见芝麻绿豆官就自动膝盖软的人太多了

每天学习新知识

在看植物图鉴
看见菜心的英文惊呆了
然后学会了原来是不一样的词根
最好笑的是据说外国人也觉得尴尬于是宁可用粤语菜心的发音Choy sum来读都不用英语rape flowers

《八角笼中》
由王宝强来拍凉山格斗孤儿的故事真是再好不过了,希望剧本好一点

一个名为Mappiness project的项目研究哪些因素令人快乐/不快乐,主要方法是通过一个手机APP收集人们: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此刻快乐程度如何?

主要结论:

1. 最令人快乐的活动前三是:sex,运动,搞园艺;
2. 最令人不快乐的事情前二是:卧病在床、工作;
3. 跟爱人或朋友在一起提高快乐度,跟同事、孩子、熟人在一起不提高快乐度;
4.天气对快乐度影响没那么大,但25度以上的晴天确实令人快乐;
5. 在自然中令人快乐,尤其是在水边,尤尤其是在风景美丽的水边;
6. 使用社交媒体不会令人快乐。

该文认为大数据给出的快乐人生终极答案如下:
和爱人一起,在25度的晴天,找一个风景美丽的水边,做爱。

有一次我在俄航,发的面包实在太他妈硬了,我旁边坐着个小哥看起来也像中国人,面不改色咔嚓咔嚓全吃了,搞得我很羞愧,这时空姐来送饮料,小哥点单流利的俄语还带口音,我意识到草他是个毛子只不过是亚洲这边的,于是瞬间毫不愧疚的把面包剩下了 :0b17:

开始看涩泽龙彦的书,他好惨啊,也算知名作家了,连个百度百科都没有 :aru_0171:

能搜到的介绍居然是文豪野犬 :0b11:

“你们用坐监狱来恐吓市民。我已经做好进监狱的准备了。”老太太的回复,和年轻人的“这是我们最后一代”相呼应。

草看见一个视频好像是严华客串里面台词直接玩梗说上回被马军从火锅店二楼扔下来腿被摔瘸了​:aru_0170:

某些直男眼里只要是喘气的女人必然得是男人的所有物,他们看故事的角度就会很奇葩,尤其“大男主”题材,里面有女人没被男主占有,他们会觉得编剧有问题

叶问3的吴千语、叶问4的李宛妲,他们居然认为是要和子弹谈恋爱的,说“叶问的女人越来越年轻”发现叶问死了老婆后没有第二春,他们反而震惊了

吴千语也就算了,李宛妲还是个小孩,直男们还真是会意淫​:0b11:

@keero 以及,茄子明明是茄子也会很自然的打字,但是看见茄子还是更自然的说“落苏”​:Cinnamoroll12:

显示全部对话

做了一个月饭需要网上买菜,我才发现自己平时读“豇豆”“茭白”和“蚝油”的发音都是错的​:0b23:

一直读成“刚豆”“高白”“熬油”,还以为在说普通话,打字打不出来才发觉原来不是那样拼音的!​:0b14:

躺床上被厨房凿冰的声音吵醒简直惊悚​:Cinnamoroll05:

被问“这是建模吗?”哈哈哈哈

这是真人(38岁)

是吉尔莫·德尔·托罗这个死宅突然东方主义大发作无论如何也要从幕后拖出来露露脸的“妖异的东方面孔” :aru_0120: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