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了个狗,心肝脾肾没有一个好的,医生:虽然知道哪里病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治。于是一群医生会诊,纷纷挠头不知如何是好。虽然那狗子一眼看上去还好好的。

偶然看到霍建华的照片,觉得好像藤枝 :anenw06:

看到有人抓着毛姆对女性的偏颇评价说事,何必呢,用21世纪的眼光对19世纪的人指指点点。而且这只是书里的一小小部分而已

斯特里克兰病死之后让妻子一把火把自己的屋子,连同作为他最后杰作的画室墙面画都烧得一干二净,真的浪漫

国家真的是让我们尽可能方便的能打到新冠疫苗

今天安装新蚊帐,支撑杆是用的节与节之间弹力绳链接的,安装的时候极为顺滑,不用可以去连接,基本上自然而然就会连接上(试图比划),而且折角处也不用故意去掰,重力作用下会自动变成合适的折角,好的设计真的很舒服

那个女人在他画完画之后就被抛弃了,我看到这段很难不联想到europhia

斯特罗伊夫让重病的斯特里克兰在家住了一段时间,结果老婆就跟人家跑了,这剧情我着实没想到,但是确实是可以理解。哪怕是住破烂屋子,可能会吃不饱穿不暖,而且斯特里克兰根本就不care她,但是天才就是有天才的吸引力

斯特罗伊夫即使被斯特里克兰扇了一巴掌,估计过几天也会乐呵乐呵地继续给他做舔狗

斯特里克兰:女人,只会影响我画画的速度

老虚的吸血歼鬼我都还没打,估计不用虚拟机打不了

但是我还是好喜欢大白在小茶旁边放上荧光树叶,在森林里把尾巴给小茶取暖,拿狗尾巴草逗小茶,比什么都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大白最开始的那张,大白两只手撑在剑上俯视小茶,说起来这张有点像斑目坐椅子那张

我甚至觉得莲苍和藤towa也是,莲和藤都是作为“抑制”存在的

Show thread

看到有人说班towa是双生剑,千家和京一郎和剑鞘和剑。剑和剑鞘的设定真的还蛮常见,炎博是,白茶也是,其实sa也是。

班towa之后从此不磕男男cp,已经磕什么都不香了

包括各种人很多的宣传图,印象最深的是刀剑乱舞大演练🙃

看到这种宣传图就下意识的觉得不咋地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