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会被普通人说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这样是有问题的你还是去看病别祸害我们了。

都在说把自己当普通人不要要求太高殊不知成为普通人对我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了。

我每次看到心理健康经验谈会更沮丧的原因be like
我:我画画太拉稀了白送都没人要。
曾经的友人:你胡扯,你现在去约稿平台开个白送马上一千个人杀过来。
我:您觉得我的水平能过约稿平台审核?

不知道前作的我哥是什么样子,也许不知道比较好免得产生面对jk一样的混乱感......

枪男人这个每支枪是不同的人的设定就很细思恐。明明是不同的人为什么会有相似的性格呢。我到现在也不太明白jk到底是真的贴我还是性格使然,总有种奇怪的不信任感。

对jk没发展成本命是因为他病娇小孩子气不在我好球区,但如果他不是这样而是什么正统美少年我肯定更没兴趣。现在的性格复杂又合理,还是很有意思的。怎么才能设计出这种多面性的角色呢。

今天跟基友说施耐德像养不熟的野猫,天天不着家喊了也不理主人,只有饿了受伤了才知道回来。有一天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住下来,他却打算把主人带去跟自己流浪。
咋说呢,有点浪漫。

觉得枪男人的角色都怪怪的没有特别模式的那种,看了一堆剧情更加这么觉得了。但很喜欢。

半周年卡真的全方位坑,但我就是那个冤大头。jk好可爱。

我现在努力也不太可能过上安稳日子呀还是随便找找乐子不要错过每个ddl就好了

很多时候都会意识到我爸妈很清楚某个行为是错误的或者会造成恶劣的后果,然后他们就精准地用在我身上。很难不觉得是故意的。

我爸妈说他们当年搬到南方的最低目标就是能活着,所以他们一直过得很开心。但为什么他们对我的最低要求就是当教授啊。真的很离谱。

髪国jk:马斯塔你有什么心愿吗?
我:你今年都不要再出卡了求求你。

我觉得我是忍不住抽髪国jk的但我又要攒石头等我老婆那怎么办呢只能祈祷髪国jk下半年别出卡了(喂)

反正对现在的我来说只要觉得有乐子什么事都可以不计后果去做了

我的大老婆不知道哪辈子出活动,二老婆已经第二张了。哭着准备被割韭菜。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