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为了方便搞欧美CP,在闪站也搞了一个账号,还叫这个昵称,欢迎来玩!

翻硬盘里的老照片的时候,因为突发奇想想剪片子,所以专门特意多看了看视频。
于是发现画面里有j的视频格外的多,那年冬天去麻辣诱惑吃饭恰巧坐在他左边,镜头忍不住地偷偷往右边偏,似乎在试图掩饰地拍某某某某和某某,下一段视频就是他的手。
甚至复读毕业之后的全班必胜客聚会他坐在我正对面,忐忑和掩饰的感觉也一瞬间都回到心里。
我都记不得了的喜欢,镜头替我记得。
近两年,东西学得越来越多,我常常在想如果当时知道,如果当时可以有勇气能够陪他待一天,什么都不做地陪一天,是不是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

我的xp铁三角:
刻骨忠诚憨大汉(其实最浪漫),
清风朗月傻爸爸,
谨慎细腻薄嘴唇。
妈的,这三类角色见一个戳一个。

隐秘的角落第六集片头之前cold opening朱朝阳和他妈争执喝牛奶那场戏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好得我击节赞叹汗毛直竖从头皮爽到指尖,太厉害了,剪辑节奏表演节奏都太好了,朱朝阳演员能接得住妈妈演员这么优秀的表演,甚至能反得回来,太好了!
这场戏我能存起来看它个十几遍,真好妈妈!!!!!!!

看到果壳上讲路灯是怎么亮的,就想起来中学冬天的早上去上学。出门的时候天色总是黑的,出门前家里来着老钨丝灯像是夜晚,感觉非常微妙。
踩着一路路灯和星光去上学,坐800路的时候堵在二环上,或者从儿童医院站走到学校的途中,看着天色一点点亮起来,路灯会在某一瞬间刷地一齐暗下去。
那种感觉说不上来,非常微妙。并不壮怀激烈,并不意气风发,只是知道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为了方便搞欧美CP,在闪站也搞了一个账号,还叫这个昵称,欢迎来玩!

眼看着美国这一天天的作妖我特么就闹心。怎么说呢,现在有种感觉,我们一群生长在八十九十年代、整个世界都在开放都在拥抱的人,从小建立起来的世界观都被整个时代否认,现在的整个地球猛然转向,告诉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岁月。
我觉得我在被整个时代流放。真他妈想回到九十年代啊。

给新来的用户们讲一下原来的事情,希望朋友们能多转发一下让新用户更好得理解管理员劝大家少发图的初衷。

在本站站长(后称为 S )经过网友推荐了解到长毛象这个产品的是时候非常兴奋,后来S找了一个音乐兴趣相关的实例(暂且称为 A 实例)开始使用,并在微博分享号召大家来尝试这样一种全新的社交平台。
许多人都去注册了账户,给 A 实例带来了巨大流量,新用户数量超过 A 实例的原住民,发大量跟 A 实例兴趣定位无关的内容,招来了原住民的反感,同时,因为新用户的增加导致 A 实例的服务器资源被大量占用和消耗(就像你们现在做的一样), A 实例管理员在当天就发了公告表达了困扰,同时非常礼貌得欢迎新用户,尽管他根本不清楚新用户只是 S 的关注者。
在了解到 A 实例管理者的困扰后,S 决定喊上朋友自己建一个实例减少 A 实例的负担,毕竟服务器每一次扩容都是要花钱的,新建的实例就是现在的 alive.bar。

这里从来就不是二次元站,CP 站,AO3 网文站或是其他什么多种多样的实例,也没有确定要做综合站,所有一切的定位,都没有。
alive.bar 在建立之初并没有明确的定位,非要说特点我就自己总结为「好好说话」。
我尽力解释一下「好好说话」,你可以自由地使用中文或是其他语言,讨论任何话题或兴趣,且拥有友善的氛围。
alive.bar 是没有用户守则的,S 希望所有的用户可以自己形成大家默认的规则,且拒绝向用户收取服务器的租赁费用,因为 S 认为冒然收费会破坏用户与管理者之间的平衡,也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说了这么多只有一件事拜托大家记住,S 当初给 A 实例带来了流量上的负担,通过自己建站来尽量解决,现在新用户们来到这里也请尽量理解管理员的建议:少发图,更多的用文字表达自我。

但假如要我自己说,把这当你百度网盘存图存文的,把这里当微博一样拉屎吵架的,你发送的每一个字节都是 S 在帮你付钱,在这样的情况下,alive.bar 或者说所有独立运营的长毛象实例都不会是微博或推特的替代品。
「好好说话」已经是非常低的标准了,这样都做不到,我不会骂你们,我只会觉得无奈。

昨天看到首页在讲纸片人(文字/漫画)如何才能在影视中成功落地。这其实属于跨媒体叙事学的讨论范畴。其中我比较喜欢的理论是Herman的story-logic,一个故事本身是一个逻辑,同时又由逻辑构成。当二维媒体变成三维,人之所以还能感受到“这是同一个故事”,就是因为叙事逻辑和叙事方法的逻辑没有发生改变。文艺很多时候都无关什么福至心灵的天才,背后就是这种扎扎实实的功夫。

决意离开微博而搬迁来这里的人,我愿意相信你们是这样的人:
愿意好好使用标点符号的人,
愿意尊重一个字词本身意味的人,
愿意听别人把一句话好好讲完的人,
愿意试图了解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
试图重新发现自己、拥抱自己的人,
试图理解和倾听外部世界的所有与自己不同的人,
拒绝标签化、一杆子打死和一概而论的人,
愿意在信息茧房里伸出手与另一个茧房重新互联的人。
经历过微博的起起落落,我衷心地希望长毛象上遇到的人,无论现实中生活在哪里、面对着什么样的困境,我们都还能在这里保留一点对陌生人的希望和浪漫。
希望我在很久之后,还能像今天一样,在跨站时间线上刷到完全不认识的人的一句感叹,仍能勇敢地直接回复,说一句“我也是”。

其实我觉得搭博客,最重要的是有要写的东西……
不然很容易把时间花在别的事情上,比如怎么搭、用什么搭、要不要买服务器、怎么装饰……
最后反而失去真正的内容。

洪水总是会退的。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只有被洪水卷走而不再回来的人。
世界是不会消亡的,脆弱的只有人类而已。

(一些confession)
虽然在很多观念上自觉自己挺先进的,但是回头看看我真情实感嗑过的cp们,就会发现我其实潜意识里并不是很吃势均力敌的cp,反而几乎每一对都有着明显的反差和互补,甚至可以看出很明显的男性气质倾向和女性气质倾向(或者一个角色在一些方面上有女性气质倾向、另一方面上有男性气质倾向,而另一个角色恰好相反)。
无论是忍迹双部三角站了忍迹,还是袁高袁哲大三角站了袁哲/钢七连大三角站了伍史,或者麦福华大三角站了福华,抑或是KirkSulu/Chulu小三角站了Chulu。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能分析出自己点啥,或许从潜意识中讲我仍然是个传统的人,又或许“竞争之中惺惺相惜的感情”这种东西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并不可信?
其实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人啊。

妈的我竟然打错别字了,是鉴于不是介于——我这是怎么肥四!!!

真的要正式介绍一下吗我有点慌【。
总之既然看到chulu这个群组空空荡荡我就来了!
(在我这里) Sulu和领航员帕维尔·契科夫Pavel Chekov的CP。
介于这个坑qio实太冷了,所以不限AOS/TOS,不限讨论演员,不限讨论相关CP,只要不踩AOS和JJ怎么都行!
欢迎(万一)有同好来这里瞎交流:)
@chulu

话说和大家版聊真的太快乐了
真的是找回了刚开始在互联网冲浪的感觉

怎么讲呢,经历了2008-2017长达十年的社交媒体狂热期,和2018192020几年vlog大火自己却躲进小楼的时期,现在可能更多会想的是每个作品想要表达什么可以展现什么类似这样的东西,好像目的性更强了。

(继续自说自话)与此同时,如果想要把FCP故事做成一个10-15集体量的一季网剧之类的体裁,应该怎么分集,和怎么保证每集里的信息量、反转数量足够,怎么用行为而不是台词来表达舰长所在的环境和他的追求,都有得磨_(:з」∠)_

(完全自说自话)随手记一下。对于目前的FCP梗,感觉手头的内容都太过于突出情绪发泄甚至一些很话剧化的“tell not show”的桥段,但是人物的成长在哪里似乎还没有看到。好在最近N刷了士兵突击又看了第一集隐秘的角落,可以给舰长身上加一下时代背景——他为什么要选择在FCP工作?他对FCP的生活有着什么样的期望?他一开始是因为钱还是理想还是名声加入的FCP?现在他怎么想?他在整个故事中的人物弧光是什么?他最后的反抗是否可以称为一个彻底的反抗,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

Show more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