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再改一下置顶。

流浪至此的简中互联网用户,游戏爱好者社畜,偶尔追番/漫,看点原耽吃点现粮,杂食。
一些三次元社畜日常/家常吐槽/悲观键政黑泥会尽量记得折叠,做个情绪比较稳定的成年人。

:blobboing: 游戏(同区服欢迎戳ID扩列
CN 陆行鸟-幻影群岛;NA primal-lamia;其他区基本都是逛店小号
动森/宝可梦/卡比/节奏游戏,以及一些jrpg
四公主落灰中,等一个FF16同捆ps5(说得好像随便都能买得到
+1+1+1,偶尔玩点合作/互坑的聚会联机游戏

:blobboing: 其他精神食粮
闲书配白噪音
通勤bgm是机核电台和五月天

特别喜欢这样的告别情节:只是如往常一样洗漱,给恋人做早餐,在镜子前整理好仪容,一起有说有笑在餐桌上聊起周末的安排,玄关处一如既往地早安吻,聊天停留在“回家给你带杯新开的甜品店里的杨枝甘露”。
什么也没带走,没有任何离别的征兆,连太阳升起和落下的时间也相差无几,只是那人不会再回来了。

北溪管子炸了,欧美环保名人在线缄默各国继续打嘴仗。
陕西客车翻了,老中小黄人线上喜吹万里归途。
以色列连续四个月接二连三虐杀巴勒斯坦人,扫射美国公民,而美国在线开除为巴勒斯坦声援的教师和记者。
伊朗在进行反头巾运动到断网这短短不到半个月内…已经死伤合计上百人。

你球人类完蛋就赶紧完蛋吧……别下贱到祸害地球其他生物!联想起上周搁浅在澳洲海岸多达几百头的鲸鱼……真的又再次让我崩溃。

到底有没有什么人类一键消失键。还地球清洁清净,让垃圾们早点消失。大家集体上路,到了下面继续打打闹闹不寂寞哈。

现在感觉是无人在意官方or媒体报不报道你国重大事故…吉林炸死17人,长春发布消息就坚持两小时便不可见。
大家草草了解是煤气罐炸了就行了…别烦我的长假。
而国庆当天习某人老家陕西客车当场翻车死了八个人…这是觉得大凶不吉利晦气吗?别在大好日子触霉头耽误你过节?
不用说全国老中人,就连事故发生地的陕西本地人都不怎么care…甚至不晓得……讽刺不?
wb屈指可数五六个人谈论。
然后个别百家号和网络新闻平台简单转了个陕西警方通告,然后这就没了。

没人在意陕西那8个人为什么会昨天去世?
又为什么轮到今天才报道?
甚至报道了就没几个人去正眼瞧这八位死去的不幸者,更不用提关心!
这些陕西人、贵州人、吉林人哪怕走上一万里,都再也不会寻找到自己的归途了!

真真…“你们都疯了,你们都魔怔了!”
当下的老中人真不愧加速沦为贱种小黄人……
我真的觉得…跟当今的你们一个种族好羞耻。

希望 

厦门之行能顺利点 :11133: 回忆了一下这应该是疫情后第一次真正的旅游,之前的都叫出差 :AAAAAA:

显示全部对话

单位怎么不发国庆礼包,不爱国?

其实对工作上认识的女孩子,我一直都是秉承一种男的之间“兄弟会”差不多的原则:
如果我确实知道对方优秀,那我就认真强调(甚至酌情上浮20-30%,因为女的被好评很容易被听的人打折扣);
只要不是我确实知道的对方的负面传闻,我一律根据自己推测在“不知道,没听过,不会吧?你听谁说的?靠谱吗?不能够吧”里面挑着说。
首先不给女性对象不确定的负面加码,我觉得这样能让女性更好过一些吧。

象友们好!来替朋友问一下,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厦门(或福建其他地区)的朋友有过精神/心理咨询的经历?有没有推荐的医院或者是医师?希望进行初步的心理咨询和开导……目前看了评级三甲的仙岳医院,不知道有没有去过的象友,有无相关建议或者避雷?先提前感谢帮忙的大家,请大家吃凉拌小猫耳朵

『什么叫零下42度』
作者:李娟
就是穿着厚厚的棉皮鞋,也跟光脚踩在冰上一样。

就是“冷”已经不能叫做冷了,而叫“疼”。前额和后脑勺有那种被猛击时的疼痛。鼻子更是剧痛难耐,只好用嘴呼吸。而耳朵似乎已经硬了。

两眼更是被严寒刺激得泪流不止,泪水在铁一样的冷空气中蒸腾。眼镜镜片模糊一片,很快蒙上了抹不掉的冰凌,金属的眼镜架子被冻得比冷空气还冷,偶尔触动一下太阳穴或脸颊,就刺痛得像有铁锥子往那个地方扎。我便取下了眼镜,不久,无遮无挡的眼珠子又冻得生痛,只好飞快地眨着眼睛前进,靠事物留在视网膜上那短暂的一个个瞬间辨别道路。走过两条街,终于完全闭上了,心里从一数到十,就睁开迅速看一眼,再闭上眼从十往一数。

就是手指头都伸不直了啊!

就是在那样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母亲……尤其是想到自己要去的地方仍那么遥远……尤其是想到那个地方将更为寒冷……尤其是想到这条寒冷之路今夜还要没完没了地来回走下去,这种生活还要一点儿一点儿过下去……

就是在灯火平静之时,在空寂洁白的街道上,推着板车搬家,一车的锅碗瓢勺,箱笼被褥──全部的家当。推车独自行进在寒流之中。使出的力气也被冰封、冻结了,这力气凝固在这一车家什上机械地向前。满车黑乎乎满当当的东西沉默在行程中,敏锐感应着我的每一阵悸动、孤独、害怕──与想要放弃……就是走着走着,在一扇窗下停步,抬头望着,想起往事……那些同样寒冷的日子里,我们被皮大衣从头裹到脚,坐在马爬犁上飞驰在雪野中。马蹄溅起的碎雪漫天飞扬。我们背靠背蜷在木爬犁上,路两边堆起的雪墙高过人头……我们唱起了歌,赶马的人满头大汗,解下脖子上的围巾,转身递给我……路过一个电话亭时,终于忍不住,丢下车跑了过去。然而电话拨通了却没有人接听,“嘟─嘟─”的声音像一串省略号,省略进夜的最深处,寒冷的最深处……我擦干了眼泪。

就是一切已经过去了啊!

就是我还在这里──

等待噩耗前来……

还有更为寒冷的一星希望,还有更为漫长的一段生活。

还有那个等候在黑夜深处的,贫穷狼狈的新家──还有四条街──

还有三条街……

还有一条街……

还有最后几十米……

到地方了。我瑟瑟松开手,放下车子飞奔而去,拉开没有上锁的门,扑进去哭泣,妈妈……

我找出一根蜡烛点上,再出去把全部东西拖到门口,一一卸进房子。没有门栓,关不住门。便找根绳子把门绑在门框上。然后把屋角那个填满破土块烂木头的炉灶收拾干净,划着一根火柴升起了炉子。我围着这熊熊燃烧的火炉取暖,很快暖和过来。我以为身体冻僵的部分会因苏醒开而麻痒剧痛,可始终没有。室内温暖如春,我感觉到困意。我站起身准备找只桶出门提水,然而一转身就滑了一跤,重重摔在房间地面厚厚的坚冰上。我趴在冰上流下泪来,并亲眼看到这泪水一滴滴落下,瞬间冻结在冰面上。我终于哭出声来。这世界仍然在寒冷,在我已经没有办法感觉到的地方,已经没有办法感觉到的地方──继续寒冷……

#观止 #每日一文

推荐宝宝们买这个面,不会坨,蛮筋道,无限接近鲜面,也很容易入味,而且小袋装,方便存放。我吃过后家里就只放这个和意大利面了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