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妈妈打了视频。没有说母亲节快乐。
妈妈确诊了甲亢,需要每周复查,医生说情况好的话吃药两三年有治愈可能,情况不好终身服药。她说觉得很委屈,以前她觉得自己脾气不好,老是对家里人发脾气,还控制不住自己,事后总是后悔。可是医生说那都是因为她生病了。
听她说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开始哭。
她又接着说,刚确诊那几天晚上一直哭,她很害怕,第二天醒来还觉得自己矫情——又不是没救了,现在还有药可以吃,还有治愈机会,四十岁的人了还半夜躲在被子里哭,很不像样子。老爸又不理解她,总觉得她莫名其妙发脾气,还天天抱怨早上得给她准备午饭,就好像为她做一顿饭是天大的贡献。至少在我眼里,我妈带孩子完全是丧偶式育儿,我爸除了贡献精子和钱以外,没添乱已经是要烧高香了。就这样他还老是抱怨我弟不理他,哈哈,骟我爹的。
她又说,你以后要找个学医的男朋友就好了。万一家里出什么事,找人帮忙挂专家门诊也方便。我笑说那你怎么不说让我跟临床学院的同学搞好关系。她摇摇头说那还是不一样,一家人跟普通同学怎么能一样。
我又觉得好痛,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这个专业我学得好痛苦,想要考研的时候跨专业跑路又不知道跨到哪里去。
聊到找男朋友,我旧话重提,说反正你做好我独身过一辈子的心理准备——我跟她还没有聊过女权相关的话题——妈妈回答我,你自己的决定自己做,我不干涉你,也不会催你结婚,不会跟你说什么你老了没人照顾之类的话,这太远了我操心不到。
(有段时间我一直怀疑,她是不是怀疑我是同性恋,不然很难解释我说到对男的不感兴趣、不会结婚生孩子的时候她那个有点诡异的眼神)

我有感觉,每次我跟她说,我以后不要结婚生孩子的时候她有点低落。不是因为我不结婚,而是,她大概觉得我说不生,是因为我介意生下来就带着的“不好的基因”。最近一两年因为免疫系统的问题我跟笨笨去了太多次医院了,她每次都很介意,觉得是她不好,没把好的遗传给我们。(是时候跟她聊聊女权了)
可是那怎么能说她有错?就算真的非要找个原因,那至少也得算上我那个不负责任的生父,劣精害人。就算两人责任各50%,她这么多年吃那么多苦也算是受了惩罚了,凭什么现在我们生病了,心里受折磨的还是她呢?
母亲节我不跟她说母亲节快乐,她总要为我们担惊受怕,希望她只在“母亲”被歌颂的这一天担惊受怕,一年里的其他日子她要开心平安。

干了蠢事 

例行备份手机相册,备份完了之后十分自信地把手机里的照片删干净了。后知后觉还有实验报告没有写,拍照的材料都被我删了,到时候又得翻电脑文件夹。
为什么会有我这种蠢人啊淦

忘了有没有在这里写过。
检查结果都出来了,除了抗O高以外一切正常。放假在床上躺了两天都没感觉痛,晚上去小吃街吃了麻辣烫,走路的时候还是明显地感觉到膝关节弹响,但也不怎么痛。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痛感不剧烈所以也慢慢习惯了。
最近三五天吧,感觉腿上痒,没有明显皮疹和泛红。就是一直痒,刚开始以为是太干燥了(。)抹了几天身体乳也没改善。左脚踝湿疹遗址又有一颗新的长出来,有点像18年(大概)那颗 。有点害怕。又突然想起来某次去医院,医生说慢性湿疹多对称分布,我这个不对称的是特应性皮炎。好像也没差,开的药没什么区别。这次痒又是对称的。妈的。湿疹能不能离我远点。
也是最近一周,大概。脸周有小粉刺密集地冒出来,头皮也有小疙瘩,可以挤出脂肪粒。背上的逗也是,一到晚上就痒得厉害。
放假了还一直熬夜,很难不对自己说“希望人没事🙏🏻”

被吐槽了 

我只是喜欢刀子而已。所谓的“糖”或者“甜”在我看来都千篇一律,偶尔吃几口没关系,多了就跟腻。不过现在也没有多少好吃的刀子,为虐而虐比无脑甜更令人作呕。

被瘟了讲点mean的 

性别为女为什么还要喜欢一个漏屎gay啊😅 (无意扫射)
还专门转发我几百年前发牢骚的微博😅
打算对线结果发现对面还把我拉黑了😅
小学生放假了就那么闲吗 😅

记事 

周二(4.26)做完药理实验出来,下雨了。跟syr打一把伞。走到希波克拉底桥上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啥我忘了,搞得我有点不爽,然后我让她把伞还我,她自己爬。正好这时候两个女孩子从我们旁边经过,说话的声音很软。
syr:你看看你有没有点女孩样子,别人讲话多温柔啊,你就粗得很。
我:你告诉我女孩子讲话应该是什么样子?女孩子就应该温柔吗?大家各有各的样子不是挺好吗?
syr:那全世界都中性化就没区别了啊。
我:不是说要中性化,是别给男的女的贴标签,我乐意怎么讲话就怎么讲,不要试图拿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框住别人OK?

困死了妈的。为什么还要上学。我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顺利活到毕业。

好痛。妈的。上课讲到lesh-nyhan综合征,wx还问“我们班上没有痛风的吧”,直接破防。流泪猫猫头我本人。

生病了 黑泥 

好痛啊。这几天我整个就是流泪猫猫头。坐着也痛,走路也痛,屈腿躺着会稍微舒服一点,但是没法一直躺着,28号有门期末考。半夜醒来就感觉腿一阵一阵地痛,跟呼吸或者说心跳一样。焦虑得要命,天天晚上偷偷在被窝里哭。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我已经想放弃了。
明显感觉有种无处发泄的愤怒,昨天晚上室友在看创成团直播,旁听了全程,只感觉什么妖魔鬼怪都能进决赛圈,还能有一群粉丝给氪金打榜就更离谱了,她哭哭啼啼说喜欢的选手没能出道的时候我在想,内娱已经烂透了只有你这种大傻逼会真情实感。但是马上又察觉我的愤怒并不是因为这个,大概只是因为焦虑。所以还是什么也没说,跟着附和了几句骂鹅厂不做人的话。打开微博又看见一个博主发了去年虾爬子举报ao3的证据截图,一下子血压就上来了。
可是明明昨天下午我还心情很好地听完了网易云的日推,买了新衣服。
跟妈妈打电话也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报喜不报忧那一套,好几年了也习惯了这样。当下没有什么好事可以说,就干脆什么也不提,拿考试当借口挂掉电话。好几年了没有一点长进。我好烂啊,为什么会有我这种大烂人。

又是黑泥 

打了一大段又删了。now,保持良好心态,能好好活着才最重要。

黑泥 

腿好痛。不敢去医院。说不定去了就确诊免疫病。谁再跟我说不生孩子人生不完整我当场拿刀砍ta。生下来就带着病跟我们一样受苦吗。

黑泥 

说出这种话确实很不像样子。
可是我梦见过好多次她死了然后我穿她的衣服学她化妆学她讲话的语气试图假装她还在。
听起来很像是狗血小说情节但我确实是能这样做的人。

一段梦 不必点开浪费时间 

打了新冠疫苗之后有嗜睡症状。前天早上醒来其实困得要命,但又突然清醒并且想起来前夜的梦。梦里那个小我十岁的弟弟莫名其妙变成了我生父要挟我妈的筹码,两人还没来得及谈判意外就发生了,不知道是地震还是外星人袭击地球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一条街的房子都塌了,弟弟死了,中间好像有点断片,连不起来。……我冷眼旁观我妈从废墟里把尸体挖出来。接着又一阵骚乱,之后所有人开始逃命(为什么逃命要跑去地铁站我不明白,当时地面的建筑都二次倒塌)。路上我跟我妈说,你就是一个觉得婚姻才是女人的最终归宿的大傻逼。
好奇怪。感觉这句话没头没脑。某些时刻确实觉得我妈傻逼,但是我妈跟“把婚姻当成一个女人的最终归宿”没有任何关系。

黑泥 

救命😭 实验报告不会写,看不懂结果的图, 我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垃圾。 生化不会物化不会药理不会医免也不会,什么都不会天天还早起晚睡,一个月瘦了五斤了。我干脆退学去电子厂算了😓

“以后结婚生了孩子就好了”绝对是男权社会最大的谎言。是他爹哪里来的底气说遗传的免疫疾病“生了孩子就好了”。生育治百病怎么不见养殖场的种猪长命百岁。整个大无语😅

我为什么要在晚上八点喝百利甜兑黑咖啡 他爹的 明天早八满课 不会死在教室里吧

救命 为什么天天要写他妈的作业 真的很想把当年填志愿的时候脑子里的水倒一倒 生化环材四大天坑我一脚踩两个😓我看到时候直接去找个电子厂上班好了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