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丸信二在我梦里问我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我:真的啊
金丸:那你把我的谷拿出来
我掏了半天,掏出一个纯桑Q


每次哭着骂java的时候想想C 我就又爱上java了 java 大爱 么么哒
感觉今天这个project可以很快做完 也许做完还能去拿个凉皮
烦死了这个周末直到下周都是极限………………

#写手测试 

我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做的时候结果是什么了()
不过最近感觉……想写的东西变化真的挺大的,虽然还是倾向于写爱情故事,但偶尔也有点想要在里面加点更大更多的东西。
不过感觉SNCT是我想成为的人,而不是目前已经成为的人wwwwwww
目前来说还是在写普通的爱情故事啦!除了黏黏糊糊什么都没有。(甚至可能连黏黏糊糊都没有

GUESS WHAT 

WHATEVER I GOT IS PART OF ME DUDE
SHUT UP AND BLAM YOURSELF


有些哥我就直说了……
这个角度拍照换成金丸信二我才会笑,三次人就不要这个角度拍好吧
有些事只有纸片人做来可爱,望周知
就连金丸信二我也不是所有柄都吃啊!!你看隔壁sbw也!!当然你如果长成原画山本那样你用脚拍照都是帅的

我真的很需要ktv……真的……我要唱歌……

I LOVE U
AINT! THAT! THE! WORST! THING! YOU! EVER! HEARD?

又回去听lover……我真的就土鳖,我就爱听流行乐,谢谢我的soulmate小孙和我一样
**What makes us friends**

Show thread

霉七月的砖folklore怎么都这么柔和没有劲歌热曲
听得我要睡着了快

吐槽 

我16年17年的时候
就在看奉天逍遥
2020年了
他俩还在
啊??啊???啊??
这话我说累了 你霹就搞吧 我等着看搞什么幺蛾子

果然我就是那种,前戏耗光了我所有的忍耐力然后真的做三秒就射了的废柴男人写肉好难啊妈咪
我以为我三点有讲座来着结果刚发现其实是7点 太他吗怪了我
___
刚刚下去拿到了快递,他妈的,素你妈,我打开盖子一股蛋味儿,生气了,但是toptea还是很好喝 开心
继续心理

DRAG!御幸 完 从此他们快快乐乐地干了很多发,我哭哭啼啼地去看心理 

泽村几乎要被他这样粗鲁的冲击撞到崩溃了。谢天谢地御幸终于没有再说话了,好在现在这个姿势他看不见御幸的脸,避免了他直接因为那性感的表情直接射出来——他会的,当他因为御幸那些毫无根据的幻想而头晕目眩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会的。然后后入位的姿势也导致了御幸能用他自己的节奏顶得很深,泽村觉得他也许一次顶得比一次更深了。他能感受到自己的阴茎已经濒临释放,然而御幸方才提到的那些关于胶带的胡话让他潜意识制止了自己,好在御幸仿佛心有灵异般地松开了一只握着他腰的手,伸手去玩弄泽村的阴茎,

他轻轻地拉扯,那双灵巧的手套弄着泽村的阴茎,爱抚着他的睾丸,让泽村绷紧了背肌与连带的臀部肌肉。他颤抖着,猛地低下了头,在御幸的手中释放了出来,射脏了他的手,还射在了墙上。几乎是同时,御幸狠狠地碾过了他后穴内的每一片软肉,快速地抽出,将精液射在了泽村的臀上。

泽村也许尖叫了一声,也许只是在他的幻想里,御幸拔出来的时候再次延长了他的高潮,让他的阴茎再次吐出了些许精液。御幸塌了下来,他弯下腰靠近泽村,几乎要靠在他身上。他们都粗喘着气,都未从方才的激烈中回过神来。有一大票人离开了酒吧,他们带着醉意的疯狂吵闹声穿过街口,穿进这条黑暗的小巷里。突然的喧闹仿佛终于打破了某种幻境,将他们唤回了现实——他们在酒吧的后门干了爽到升天的一炮。

“我的天……”

“对……我的天。”

御幸抚了泽村一把,让他站起身。他们身上的衣服都乱糟糟的,御幸自己的精液溅到了他深黑色的紧身牛仔裤上,泽村的下体赤裸,御幸还未凝固的精液顺着他的臀缝滑过他的大腿。

“哦,我有……可以擦的东西。”御幸走过去捡起那个早就被他抛在一旁的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包化妆棉,“先将就擦擦吧。要我帮你吗?”

泽村瞪着他夺过了他手中的化妆棉,胡乱地收拾了下自己。他提起自己的长裤,不得不忍受中空的奇怪感觉——他的内裤早就被御幸扔到了地上,他可不会把那条内裤从不知道被谁呕吐过的地上捡起来穿。“我这要怎么回宿舍……”

“不如先去我家换一套衣服?”御幸提议,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人畜无害,“我的公寓就在不远处,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的。”大概。

“……”泽村嘟嘟囔囔地将内裤捡起来塞进口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为什么我们会干了一炮。”

“现在不是更好吗?很多人都想和我上床呢。”御幸打趣着说,“恭喜你,美梦成真啦。”

“美梦成真?”泽村恨恨咬牙,“我现在是美梦破碎!”

——永远不要和偶像近距离接触,以免幻想破灭,前辈果然诚不欺我!

写肉好难啊,草,我深受海棠影响我的肉只有瞎jb叫床

DRAG!御幸3 (Dirty Talk)也许还有一段收尾,写不完了先放出来 

除了点头,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几乎在泽村点头的同时,御幸就将泽村猛地压向了墙,他的双臂肌肉猛地紧绷,把愣神的泽村以双腿大开的姿势抱了起来,用龟头调笑般地蹭了蹭泽村的穴口,满意地听着泽村不住漏出的一声囫囵催促。他的腰向前一挺,身体前倾向泽村靠近,终于插入了泽村的体内。

御幸的阴茎真的太粗了,太他妈粗了、草——他到底是怎么把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塞进那么紧的长筒袜里的?他不是日本人吗?这是日本人正常的水准吗?也许他得了什么阴茎肿大病,不然你怎么解释这非人的大小?

还有他的那对阴囊……真的,真的,毫不夸张,如果他再用那对撞击泽村的屁股,他真的很难保证自己不马上射出来。

——如果他真的在三分钟内被操射了,这可就太丢脸了。

“你比你看起来还沉。不过你的柔韧度真不错。”他有些惊讶地称赞道。几乎要将泽村完全对折,御幸让泽村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脖子,两只手握着泽村的小腿让他尽量打开,几下温和的浅浅顶弄后,他下身慢慢加快起来。

泽村埋首在他颈肩,掺杂着粗喘的呻吟朦胧:“如果我摔到地上了,我一定会把你的脖子扭断。”

“也许下次我应该让你试试变装。”御幸偏头浅吻他的发梢,颇有几分认真地形容着,“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假发?金色的?或者我们就来点简单的棕色吧,你的发色挺适合你。我会让你穿上拉丁舞裙的,喜欢红色吗?带水滴的那种。嗯……放松点。”

“啊……嗯……你闭……嘴吧!”泽村报复性地揪紧了泽村的上衣,在他的右肩留下一道浅浅的牙印。

“我常常见到你来。你记得两周以前在INdustry的那一场吗?我让你把钱塞进了我的胸罩里。喜欢我那天穿得那套吗?如果改小一些,我想你会很适合它的。我还会让你戴上一个假屁股,你的屁股的形状会变的很美的……”仿佛是要验证自己说的话,御幸保持着插入改变了姿势,他将泽村抱得更近了一些与自己相贴,他的手拂过泽村的大腿,托住了他的臀部,并微微施力让他们分得更开些,好让下体的进入更为顺畅,“当然你现在臀部的形状已经很完美了,对于男人来说。你的肌肉真紧,运动员?我猜猜,棒球运动员?”

泽村惊讶地转头看他,出口的疑问被一次深入的顶弄打碎,他感觉眼前又是一阵眩晕:“你怎么——啊操!我的天……你嗯——你顶轻一点!”

“身为本地球队的新星,你该更注意点自己的形象,比如不要戴着自己的球队帽来看表演,DG队48号泽村荣纯选手。”御幸以一种要与泽村融为一体的架势向他靠近,将他完全挤在自己与墙直接。他忍不住毫无章法地顶弄起来。泽村的后穴很紧,完完全全包裹着他的阴茎,他每次碾过那些软肉往深处顶弄时,都能感受到泽村轻微的颤栗。

泽村的前列腺有些深,却仍在御幸可触及的地方。他将阴茎完完全全地顶了进去,触及某一处时,泽村简直像疯了一样地在他怀里挣扎,他突然的紧缩让御幸也受尽了刺激,更加紧致的包裹仿佛要让他永远陷在其中,御幸咬紧牙关才没让自己丢脸地射出来。

“你这副为棒球塑造的身体简直……太爽了。”他哑着嗓子继续说着,忍耐着慢慢地将阴茎抽出一半,又猛地顶了进去,双球撞击在泽村的穴口,让泽村再次不住地浑身一紧,他微微仰着脖子,半张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仿佛御幸的顶弄有一瞬将他的意识也顶出了体外。

“我们刚刚说到哪了?哦对,你的变装。为你取个什么名字比较好呢?我们可以之后好好谈谈。想想你的假屁股。我会用胶带仔细地绑住你的阴茎的……然后紧身的裤袜和假屁股会很好地包裹着你的下半身。然后我会教你怎么穿着高跟鞋跳一些基础舞步的。”

泽村的阴茎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随着御幸的顶弄颤抖,冒着清液。他绝对不承认自己的脑中已经勾勒处了那副画面,轻哼着吐槽:“……嗯……哼……做梦吧,我一定会一脚踩在你身上并把自己摔骨折。”

“我会好好地扶着你的。或者你可以扶着桌子,扶着墙。”御幸说着换了姿势,他拔出了自己怒涨的阴茎,将泽村放了下来,让他背对着自己扶着墙,“就像现在这样。然后我会剪开你的裤袜,只剪开一点点,足够让我把鸡巴塞进去的大小。”他的手抚摸着泽村臀部,在他的会阴处留恋,泽村无法自持地紧缩了自己的后穴,“然后就这么顶进去。”话音落下,他的龟头再次顶开了那处欲拒还迎的紧穴长驱直入。

“假屁股片会让你的臀部看起来很丰满,我的球撞在上面也许还能荡起臀花呢。”他的阴囊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泽村的臀部,仿佛在引诱着泽村用更加淫荡的姿势取悦自己,“你的打击技巧也很不错,泽村选手,我想你一定知道怎么应对我的球。嗯……你的穴、真的、太紧了!”

泽村不得不承认,他完全没有看出御幸会在做爱的时候话这么多。双手撑在墙上,他半阖着眼,浑身发虚:“你就不能安静地好好操我吗?”

“即使你也很喜欢?”御幸的手握紧了他的腰,再次毫无章法地肆意冲撞起来,一次比一次撞得更深,“悉听遵命。”

Clean Bandit的新歌真好听😭 😭 😭 😭
spotify真的太懂我了……我快乐了……网易云再见吧……
open.spotify.com/track/27u7t9d

再说点AS3的 

我真的我为什么一条不说完呢
bebe真的是贵妇……我真的 非洲贵妇啊我靠……AS3一整季就是贵妇,贵妇sao起来真的受不了(特指0307的 女团舞那段)
然后奶女士,我靠,我真的,其实我挺喜欢奶女士的脸的,化不化妆都十分能打,但是奶女士那张嘴,我真的,这好在是as3的鸡,要是换做s2s3的鸡,早就泼奶女士水了

btw鸡唇舞的时候手臂都是涂油了吧真的 草 真的好光亮(词穷
我愿舔

Show thread
Show more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