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感觉6.0啥啥都不行但是npc还值得一炒

人家在这里放下一份写了快一年的阿萨浮(……) 

然而还没有完(草)有很多想写的后续,不过对阿萨浮会偏侧面描写(。)
shimo.im/docs/WlArzdmybBsXM5A2 《【阿萨浮性转】舞会》,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蛋黄酱 boosted

早上好,祝大家开工大吉,不舍假期,怎么感觉一晃时间就过了呢,慢慢收心吧,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迎接2022的工作,希望能完成自己定下的年度目标哦!
有事没事起身去茶水间,去厕所,去廊道走走。
别老在工位上坐着,钱是老板的,但命是自己的。才周二,距离周六还有4天...
距离清明假期还有54天。
距离劳动节假期还有81天。
距离端午假期还有115天。
距离中秋假期还有214天。
距离国庆假期还有235天。
认认真真上班,这根本就不叫赚钱,那是用劳动换取报酬。只有偷懒,在上班的时候摸鱼划水,你才是从老板手里赚到了钱。
最后,祝愿天下所有摸鱼人,都能愉快的渡过每一天!

蛋黄酱 boosted

在这个国家一些闭塞的乡村,恐怖的事之常见,是真的会被公然接受,连掩饰都不做的。 其实还有一件事可以说(仍然很长): 

2019年我在广西考察调研目的地时,去了一个非常闭塞的山村,需要徒步走盘山路才能到村里,但以往独自考察时这种情况我也遇到不止一次,并没太当回事便去了。
那天在山脚下的路边下车时,遇到一个村民,他主动说要给我带路。我没想太多,只是困惑这个村民的话怎么反复问我“你结婚了吗?你男朋友在哪?” 回答后还问。但如果和村民打过交道,也知道这些都是他们常问的事,所以起初我都用客套话周旋了。
到村里安顿好住处后,他开始问我要点儿“意思”,也就是为带路付费。我没多想就给了,他说买一包烟吧,这也算合理,我给了20。之后他又说,可以去他家那边看看,那里拍摄风景更好。这也是事实,那边在更开阔的山谷上方,于是我就过去了。本来想马上拍,但他热情邀请我先进他家看看,那是一座三层方盒子一样的毛坯楼,没有任何修饰,进去后发现里面堆满各种不知是垃圾还是日用的东西,我想可能就是邋遢的人家吧,转了一圈就以要赶着光线拍照的名义赶紧出来了。出门时他弟弟在门口还和我打了个招呼,他说这个弟弟和他一起住。
之后我们开始往村里一处老建筑走,那是有两百多年的一座珍贵的全木结构建筑,也是我决定来这个村子的原因。但走了几步,一个女人抱着个一岁多的孩子迎过来,愣愣地看着我们,他说“这是我女人”,然后对她挥挥手,说“你们回去”。我跟她和孩子打招呼,这时才发现她的一只脚是扭曲向里面的,走路时是靠歪脚的外侧拖着地面支撑,一拐一拐很困难,而且还是一个聋哑人。打完招呼我们继续往前,她还跟着,有些费力地挪动跛足,似乎想和我们一起走。这时那个村民又回头,更用力地对她挥手并声音严厉地吼道:“走,别跟着我们!”
那一刻我才明确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马上天黑了,我急着想拍傍晚的村貌,如果当天不拍完,第二天还得多住一晚,会影响后面的进度,更何况走夜路回另一端的住处得走山路,没有照明会比较危险。于是当时没多想,想先拍完再考虑其他问题。
但最后照片也没拍成,因为走到那个老房子前时,村里其他人马上也围了上来,按照基本礼貌必需先和村民互相认识聊一下天,结果就这样错过了傍晚日落前的时机。可能是聊得还好,感觉稍熟悉,一个中年女性和我悄悄说:“刚刚带你来的那个人也算我远房表弟,他脑子不太好,你发现了吗?” 我笑了一下,她又说:“你还去他家里看了吧?你看到他弟弟了?比他更傻,都不能出门。他家是不是乱得不像样子?” 我说“看到了”,紧接着,那个女人几乎有些兴奋地说:“那个他的媳妇都是买的!从外面买回来的一个哑巴。哎呀,他俩兄弟跟那一个哑巴,就那么过的…” 然后她拉住我,“你记一个我的手机号,明天你再过来我带你走,别跟他走了,他什么都不懂。” 于是我们互相留了号码。
和其他人告别后我准备离开,他突然又冲上来,拍拍我,说:“你看我老婆孩子家里那样子了是不是?你看,我还带你走了这么久,再来点儿什么吧?”
我有些反感,但一想到那个女人,还有明天得继续在村里走访,不能得罪人,就点点头。结果他上来拉着我的衣袖,示意我和他走进了一个小卖店,大声和老板说:“给我拿一条烟!这个是我朋友,我朋友!” 我愣了。那老板看看我,拿一条烟出来。我问“多少钱”,她说“一百”。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即使理智告诉我,今晚还得在这个村里,接下来甚至还得摸黑走一段路才能回到住宿的村民家,不能“招惹事”,否则可能有 不可预知的后果。然而我还是忍不住说:“你太恶心了,一次次要钱,先是带路进村要一包烟钱,可以,我给你钱,现在又说要我同情你老婆孩子再给你钱,结果你让我给你自己再买一整条烟?!我给你老婆孩子买点儿东西还行,还给你买烟,你要不要脸?”
旁边那个店主马上说“唉他没坏心思他就是不会说话办事”,然后继续把更多整条烟往柜台上摆。
我在那一瞬一下子明白了这个村子是个什么烂地方!不过我怂,马上冷静想到怕出事,便甩了一百在那个桌子上,说:“爱怎么花怎么花吧,别跟着我。” 然后马上转身几乎跑出了那扇门。
回去住处的路很黑,也很紧张,我发现能为自己壮胆的居然最后只剩下了身高——虽然是女的,但我明显比那个村里所有遇到的人都高,一路上都在想万一发生肢体冲突,和他一对一的话应该我打得过… 是的,就是这么可笑,但是那个村子的气氛和他们对“外人”的方式,让我知道自己不完全是杞人忧天。只要不是一对一,我发生什么外界都会不知道。
还好那天没有别的事。回去后我勉强睡了一晚,伴随着村里某个KTV持续到下半夜的巨大噪音,第二天匆匆拍了村貌,就赶紧离开了。招待我住宿的那家人第二天白天才说:“我们看见你和他一起来,还以为你是他的什么人,他说你是他外面的朋友,我们还有点儿奇怪。你回来住我们才知道你不认识他。”
那个村民可能身高也只有150cm?非常矮。新闻里拿锁链锁住妻子生八个孩子的男人,甚至看着还比他穿着都体面些。而且他弟弟比他更矮。妻子也许也只有140?我无法准确判断,只是记得这个夸张的身高差——其实那时我会被他道德胁迫,也是因为对自己这样突兀地出现有愧疚,所以起初虽然不适,却不能决心拒绝他拉着我跟着走。
那天晚上因为担心安全,我把自我保护排在了第一位,也快速看出问题并摆脱了。但离开后再仔细回想,才又想起那个抱着一个小男孩的自己也仿佛是孩子的哑巴妻子。村民直接说她是“买来的”,那么她的跛足是先天的吗?会不会是怕逃跑打断的?她的哑巴是先天的吗?会不会也是被弄的?她看到我为什么一直跟着,被男人吼也还想跟着?是好奇,还是她其实想找机会求助?
这就是我另一次“深入”乡村见到残酷现实。后来和朋友说过,那个村子让我想到了《狗镇》。我起初只是庆幸自己摆脱了那个地方,庆幸只住一晚,甚至庆幸带路的人是村里智力比较低的那个,所以没有损失更多钱或遇到其他风险。换成聪明些的,天知道还会怎样,毕竟那个村子是在山上,坐车下到最近的路边都要开二十分钟。
中国还有多少这样的村子存在?有多少那样的男人和女人?他们的孩子又会是怎样的命运?后来越来越感到,我们那时在做的所谓的“传统村落调研”变成了一件很空虚的事情,经历过疫情后可以说彻底幻灭了,因为发现人都不能被好好当成人的地方,谈论文化(往往是被制造的),是一种养尊处优者的娱乐、一种自我标榜的炫耀,一种“太平盛世”的粉饰。我不认为娱乐和“有文化”有罪,但是我不想再参与演戏了,我本来以为自己努力做的不会只是一种空谈,也许还能够给一些人(尤其是在乡村的和关心乡村的人)带来一些精神方面的安慰,可是我又错了。乡村里文明的没落混沌,并不是因为如今文化保护不够,而是活着本身就是深渊。
写出来也没用,毕竟这已经是“太长不看”的时代。但那个村子给我的影响也没完全消失,因为直到现在,我那个老手机号还经常收到色情和赌博类垃圾短信,是用符号替换绕开自动过滤的,所以难以拦截,我离开那个村子不久就开始发了,最后我可以屏蔽的只有电话。每次发现自己又收到这样的短信,我都会又想起那个村里找我要号码的女人,想起她身后那个二百多年的黑乎乎的老房子——历史是什么?文化是什么?我们又该保护什么?从始至终,我都没能看清它的细节。

蛋黄酱 boosted

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有同学的家长把孩子的考试成绩和零花钱/想要买的东西直接挂钩来作为激励,当时年幼无知的我想着这是不错的讹诈(不是)我爸妈的方式,就在某天的饭桌上提了提,遭到TA俩强烈反对,并且教育了我一晚上。大意是,我有任何合理的且在TA们能力范围之内的消费需求,TA们都可以满足我,而这么做是出于对我的爱,并非我的学习成绩。我应当自己找到自己学习,或者说做任何事的动力,而TA们对我的爱不会因为我做这些事的结果如何而改变分毫。我爸妈真好,这么多年过去,这依旧是我对学习的意义和爱这两个人生的课题的启蒙。

Show thread
蛋黄酱 boosted

阴间同人女的风味递进:
拯救➡️以杀害的形式拯救➡️以陪伴的方式不拯救➡️以旁观的方式不拯救(as story teller)

蛋黄酱 boosted

下午看到父亲在疫情期间被耽误治疗去世的那个西安姑娘,用赔偿金给西安地铁捐了20台AED。刚才看到咸阳一男子家暴妻子,婆婆视若无睹,妻子被打着还冲旁边的孩子喊“不要怕”。这些就是我们身边发生的事啊...

蛋黄酱 boosted

之前写年度总结的时候吐槽过因为太能嘟嘟了技术白痴开我自己的长毛象json文件总是死机,结果就找到了象友 @zero
开发的查看本地备份嘟文的工具,太好用了!!!!!

步骤如下
1.下载自己的长毛象存档(首选项——导入导出——导出——请求你的存档)你会得到一个tar.gz 文件(甚至无需解压!)

2.下载这个工具
1234.as/@zero/1067370132337326
后,直接上传tar.gz文件,就可以在网页版里离线查看自己的所有的嘟嘟了!
比如我的网页查看页面就是这样的。

感谢象友们!

蛋黄酱 boosted
蛋黄酱 boosted
蛋黄酱 boosted

明天就要上班了我不要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蛋黄酱 boosted
蛋黄酱 boosted

如果你最近焦虑情绪严重,还没精力和欲望吃晚饭,那在睡前至少往胃里填充一点容易消化的食物(牛奶、蛋白粉、巧克力…)。不然会因为肾上腺素和皮质醇太高在夜晚惊醒,心率加快血压升高,陷入更严重的焦虑情绪。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Parrot07:

蛋黄酱 boosted

今日金句:不要讨厌睡懒觉的自己。因为睡了懒觉,是本我赚了;早起成功,是超我赚了!反正总有一个我是赚的 :blobcheerbounce:

蛋黄酱 boosted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件事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件事,最近你只要在杭州打车,在任何一个平台勾上“快的新出租”,出租车就蹲点的车一样随处出动,甚至都不超过一分钟车程,就在拐角等你,甚至你人还没到,出租车就到了,无人打电话催你上车,送完你赶去接下一单,因为最近根本接不到下一单。
最近和网约车司机聊天大概了解到出租车生意很差,很多人都毁约签了更便宜的电动网约车,节节攀升的油价和汽价让传统的出租车司机像赌输了明天,每活一天收入越来越少,成本却越来越高。
今天毫无例外又在一分钟内上了车,四十分钟的路程,司机一直在外放微信群聊的语音,一群人断断续续切换着不同口音几十秒几十秒的对话,解答了为什么今天的司机师傅一直时时播报这个群的语音信息,却一言不发。
我上车后听到的第一段语音说:不管怎样呢,明天早上我们就在天目山路碰头见面吧,大家伙说怎么样。还不容我反应,下一段语音就跳出来了,这个大哥比较有条理说到:根据群里之前建议派两个代表去谈判根本不可行,先不说如何选两个代表,如何保证这两个代表不被公司收买也是个问题,到最后或许只有两个人获利。这些如果都不发生,那也不会一帆风顺的,照他看,首先要大家齐心一起去,讨个说法,最好不要直接派代表。

一段又一段没头没尾的语音没有终点,每个人出一点主意,语调听起来是镇定轻松的,没有人愤怒没有人哭诉,他们同意,明天天亮,他们要去要个说法,他们不相信组织里的所谓代表,他们真的好像过不下去,他们白天拨通了市长热线,拨不通媒体的电话,甚至他们找了律师,得到的答案只有大家最好不要联名签字,重新签合同也不太可能。

我忍不住了,最近各个平台里面确实有很多让人摇摇欲坠的新闻标题,不可置否的敏感惶恐不想多管闲事只想自保。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屏幕上你只要在手机上轻轻一滑,这些新闻就像没发生过你眼前一样消失不见,而这四十分钟里发生的一切,我却无法躲避无法装聋作哑。
司机师傅是一个普通话很标准的中年人,车里没有任何异味,严防死守的带着口罩,让我扫车里的健康码标注过行程再上车。我说师傅你们明天要去公司干嘛?我正准备解释我不会举报他们,毕竟现在人和人的关系这么脆弱,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司机师傅摇摇手说,明天去公司想谈判(不是闹事)。今天公司里大伙拉了一个群,群里肯定有间谍,还没撑到天亮,公司报了警,报了警之后打电话劝大家不要聚集,就算聚集也要合法合理的表达诉求。好几个出租车公司都这样了。
现在的出租车都是租来的,一年六万,合同签五年,押金两万,现在大家都想退车,把押金拿回来,不然每做一天就是亏,要不然租金减半,就这两个方案,天天贴钱干活,真的顶不住了,我们想要公司给我们一点缓冲的余地。

就在车程行驶过半的时候,公司的出租车队队长打电话过来,他劝说司机师傅,接受每个月只减600元月租的方案,说减一点是一点,已经争取过了。师傅刚平复的心情又搅乱,每月减600,每个月还是要交4400的租车费,还有油费+汽费,车子保养维修的费用,每个月至少还要给公司倒贴240一个月。师傅叹了一口气说:真的一天都做不下去了。接完这一通兄弟般的劝阻电话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公司车队的女经理马上又来电话,第一句话就马上接着上一个队长的内容说:相信你们也知道了600块钱的方案,我们也想给你们减钱,你说的240一个月的倒贴,这样吧,师傅你先把12月份的班费交上,财务毕竟要做账,这属于应收账款,明年我们用开会的名义给你返还这两个月的480块钱,好吗?你也知道的,我们也不想你们退车,你租车四年以来从无违章从无事故,我们都看在眼里,儿子学费的事情我们也帮你想了办法,你先把这个月的班费还有租车费缴了吧,那240一个月的钱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补给你的,你相不相信我,我只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和车队里面其他的人说,因为真的信任你,你不要跟那些车友说,好不好。

师傅只能说我知道我知道,即使心里知道女经理是骗他的,他也不想反驳,甚至无力去戳破。
他接着说:但是一个月给我补240,也挣不上我能吃口饭的钱啊。。。

我到了目的地,电话没有停,我也没有下车,其实我刚刚有些坐立难安,我甚至想到我有可能今晚会把这发生的一切记录下来,听着师傅和女经理最后的讨价还价,镇定的说着一切发生在出租车司机身上共命运的故事,疫情,入不敷出,他是那么无奈又那么平静,他甚至几次返头跟我对视,他没有像那些走投无路还想挣扎的一样,随便抓一根救命稻草哪怕是一个愿意听他倾诉的人帮他想想办法。

他还是很平静的继续说:咨询过律师了,退押金的可能性不大,或许每个月减600也是公司网开一面了。我也不想犯事,我连违章都不敢,怎么敢聚集犯事呢?但是小姑娘哦,真的有点活不下去了呢。我只想撑到过年啊,押金退了好好过个年再出来找个工作吧,你说我一个这么好的劳动力,为啥就挣不到钱了呢?我也不想放弃啊,我觉得干这个挺好的,我开的挺好,车子爱护的好,乘客也从来没有投诉呢,你看看杭州西湖现在哪里都不堵了,就是没有人了,没有旅游的人,没有出差的人,没有加班的人,没有愿意做出租车的人。

车早就到了我住的小区,我拿了出租车的小票后却一直没有下车,以往的时候,当我的行程结束,马上就有新的单子派送进他的手机开始播报,但这次足足二十分钟了,都没有一个借口可以打断他的自述。没有新的单子,甚至今天我的这一单,是今天他接过最贵的一笔,46块钱,除去滴滴平台扣掉的百分之三十,他甚至只能拿到32.2。

我想到最近滴滴在美股跌去的市值,甚至回来搜索了他们明天要去的公司,百度上写着:公司始创于建国之初,先后承担过周恩来、邓小平、尼克松、基辛格等大批诸国政要的接待任务,深受好评。

我下车之前,师傅又开始接着听群里的语音,我听到群里最后一条语音是:笑对人生,过一天是一天。
我仓皇而逃。

蛋黄酱 boosted

对一些有事没事气急败坏还试图拉陌生人一起气急败坏的网友的想法真的就是,你说得对,但是乌拉圭的人口有345.7万,同时仅澳大利亚就有4700万只袋鼠,如果袋鼠决定入侵乌拉圭那么每一个乌拉圭人都要打14只袋鼠,你不知道,你不在乎,你只关心你自己

蛋黄酱 boosted

到点了!dzjwt救救我!(二周年串,有剧透) 

msr:中央国最伟大的是不是国王啊
as:不是,是国民
msr:那我要当国民
brdl:那我当国王!
ow:那我要当税金,听说国民会为税金痛苦

Show thread
蛋黄酱 boosted

然后是写作相关的!送给毛象的大文豪们和像我这样的文盲(。)
1-摘自给阿·尼·迈克夫的信
2-摘自给尼·尼·斯特拉霍夫的信
3-摘自给米·尼·卡特科夫的信
4-摘自给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信

Show thread
蛋黄酱 boosted

@laikankan
作为常年租房&踩过许多坑的人来回答一下!
1. 如果是自如之类的中介合租的话,挑选室友的意义不大。因为室友的变动可能会很频繁。
2.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尽量减少室友的数量,能选二户合租就不要三户,能三户就不要四户五户。人越多不可控因素越多,而且合用厕所和厨房的人多了,这两个地方的卫生100%会垮掉。
3. 仔细审核租金的付款方式,不要一不留神签了什么奇怪的租金贷。
4. 押金和提前退房的租金最好是原路退回。之前自如把押金给我退回到app里,要等一个月才能提现,怪恶心的。
5. 房子的隔音、水压、下水管道状况会极大影响居住体验,看房时务必检查。隔音除了墙壁窗户,也要观察地板和天花板,我之前租到过隔音差+楼下邻居神经衰弱的房子,很痛苦,晚上在房间正常走动和挥舞逗猫棒都会被找上门。
洗澡蓬蓬头、马桶冲水、厨卫水龙头都一定要当场打开试,也要检查这些地方的下水速度。
6. 如果是跟房东签约,务必要谈好家里东西坏了怎么修、谁出钱、修理时间和违约后果,写进合同。对象之前租的房子厨房下水道漏水,房东推三阻四拖了半个月,一直说没空来不了,也不肯我们自己去请人修了找她报销。最后我们忍不了了自己掏钱修的……
7. 观察天花板是否有漏水痕迹,特别是窗户上方/水管暖气管位置的天花板。尽量不要住顶楼,顶楼+老房子几乎无法避免漏水问题。

一不小心写了一大堆,也没有完全针对【单身女性】的限定条件来写,如果打扰到了你不好意思 :0190:

蛋黄酱 boosted

“ファウスト先生——!” 

     ∧___∧
_丨____丨_
    ヾ   ●-● ​ 彡
      ミ            ミ
ヾゞミヾ、 ,シ          ミ
彡 ;, ,,、,,, 八 /ソ,,、  ,;:、 ヾ`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