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玩gta5玩太频繁,做梦都是gta5,而且还你妈是个元宇宙全息春梦。梦里的gta5变成了头号玩家里的设定,我玩男号,喜欢的男孩玩女号,结果我就用自己的男号聊骚把他引上钩了。我摸着他女号的身体,知道他感受得到,我教他怎么爱抚女人,帮他用女人的身体高潮,还和他一起又试了插入式,我拿男号的身体像老牛一样勤奋……这梦后面还涉及西部世界式的反抗,但我醒来后记不清了,只觉得好怪啊,这算第四爱还是什么??精神第四爱?

我对我上次发出的狠毒咒骂至今都难以忘怀,说出它的那瞬间我有些后悔,现在都会想,那时是否说太过。所以我无法理解网络上随随便便就能辱骂别人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我根据欧美鱼韩鱼、日厂游戏和漫画都有高谈阔论过,文案策划惊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有人在我们地铁站裸奔
虽然裸奔,但是戴了口罩………………全身上下连鞋子袜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口罩

就…………觉悟很高

本来咖啡就已经够促消化了,又兑牛奶(乳糖不耐受)喝,咖啡欧蕾窜稀力道=3华莱士

来上海后心情很好,一是靠自己还清了自己欠下的债务,二是碰到了性格非常好的同事,三是和同事比较之下我租了一个又干净又划算的房子。高兴着的我,真是充满生命力。

我对我上次发出的狠毒咒骂至今都难以忘怀,说出它的那瞬间我有些后悔,现在都会想,那时是否说太过。所以我无法理解网络上随随便便就能辱骂别人的人。

我的破电脑连玩动物园之星都费劲,好家伙三年前刚买的呢…… :ablobspin: 但最近买了新手机,新电脑可能要过一阵子了…… :ablobspin:

每天睡觉前的意识像一锅乱炖汤,昨晚汤里头有我和学长偷情、外星人召唤我回母星、我在医院接受脊柱侧弯矫正……同时发生……

很喜欢孙白杨的一句话:戏台还没搭建好你竟戏瘾大发

我有多神经质。我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冲到房间,蹲下,掀开过长的床单,看床底下有没有人。

#新冠时期的记忆
@covid19

已经有46天没出过寝室楼。一开始是封寝室楼,后来逐渐地开始禁止去别的楼层、禁止去别的寝室,再到强制在房间内戴口罩、禁止洗澡、禁止使用洗衣机、禁止洗头,到现在连刷牙洗脸都禁止了。

打热水不能自己打,必须由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在规定时段替你接水。这些人还会在看到你刷牙的时候拍照举报,哪怕洗手间并没有可以看到她们没有举报的摄像头。

摄像头每天都会有人盯着,盯着厕所是不是进了三个以上的人,盯着有没有人偷偷洗澡,甚至盯着有没有人带着刷牙杯去洗手间。感觉也不像是为了所谓的防疫,只是为了抓人,为了享受惩罚别人,为了体验玩弄别人命运的快感。而这当然很爽。

穿白色防护服的人里,有学校行政岗员工指定的小领导。这零星几个学生不但可以瓜分全部剩余的物资,还可以在成绩单上乘上一个系数,就是考了80分教务系统里会录入考了88分的那种乘系数。所以她们不遗余力地举报每一个想刷牙的人、帮摄像头背后的监视者认出每一个被截图的学生、拼命地堵上每一张试图说话的嘴,因为她们得到了学校莫大的恩惠,因为保研近在咫尺。

一开始还会有人质疑有人反抗,后来随着敢张嘴说话的人一个一个被威胁被恐吓被记处分,所有人都变成了砧板上没有生命的肉。

每天的生活只是压抑地醒来,压抑地看网课,再压抑地睡过去。

偶尔有一块肉的神经细胞还没死透,挣扎着在砧板上抽动,死透了的那些还会指责,为什么不遵守防疫?你知不知道这么多人的努力成果都被你毁了?

于是46天之后,本来就没什么生机的学校变得一片死寂。和很久没见到的人在走廊里碰见,也不敢拥抱,不敢聊天,甚至不敢挥手,因为这违反防疫规定。

We are being watched.

超过70吨重的搁浅抹香鲸在浙江象山被营救成功,回归大海。近期唯一让人感觉安慰的一则新闻。

一些地方都开始模拟封城了,这到底是在干嘛???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