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江歌案算是现代女性启示录了。如果女性代入案中任何一人:江歌、刘鑫、江歌妈妈,无一不是像大家说的感到崩溃,这就是损害了全体女性免于恐惧的自由……不管哪个,到任何女性都难以承担来自男性侵害的后果,尤其是在这社会,虽然陈世峰受到了法律判罚,但在他的行为之下,社会余波极其糟糕而漫长,江歌失去生命,刘鑫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恐惧和不安裹挟,江歌妈妈承受巨大的痛苦和悲伤,又被黑暗中的恐惧和仇恨集合体给攻击。刘鑫是受害者也很弱小,她虽然被救了,可无法防御来自他人的攻击,所以她抽刀向更弱者江歌妈妈,是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弱,她却犯下无法回头的可悲错误,变强和解困并不是攻击他人能达到,但也没有那力量向内承受,结果是她的支持者聚集了恶意让她虚假地承受这种痛苦,她精神上已僵死,把自己全盘交给了恶意,恶意让她有变强的幻觉,仿佛群虫涌入把死掉的躯壳立起来……要如何让女性不被这类暴力和丧亲乃至事件后在社会的流言蜚语尤其针对女性的荡妇羞辱所伤害。我们才惊觉,肉体和精神危机重重,女儿、恋人、妻子、单亲母亲……这些身份中的女性,都特别无力,借用威廉哈本评价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任何人有罪,但罚却加诸在每个人身上。

我宣布现在召开#2021年度最喜欢的YouTuber安利大赛# 快来给我安利点好的管主吧!(经典非经典都好!)

陈思诚和那个中宣部副部长那个是真的恶心。。。是生理上吐了的那种

互联网真是幽默,把“右”冲烂了之后又开始冲不够左的,这帮民粹脑子里真就是一维的,除了左右没别的了?如此盛行的民粹很容易变成种族主义,再这样下去真就跟法西斯一丘之貉了。
确实,墙内擅长把内部矛盾转移成对外的矛盾甚至仇恨,这点跟法西斯真是一模一样啊。

近日各种娱乐、社会、政治新闻有感:欲望 都是自上而下的

pornhub推出浏览类别分布,大致可以反映出各国人(男)的性癖和倾向。 :1020:

那个破微博rs看的我一惊一乍,看成了宿管阿姨一夜四次。。。

奶奶的,学政治学出逆反心理了,现在看到xjp三个字就想吐...选择题里马屁拍得我脑瓜子嗡嗡疼

现在的南京梧桐树是不是很漂亮?但漂亮的同时也请记住12年南京公民聚集保树抗议政府才留下了这些梧桐树,不然这些梧桐树也不会留到今天。

>当修建地铁的进度和大树起了冲突的时候,当局不假思索地选择了地铁进度。于是,事件的车轮,就随着砍树锯子的呜呜声,开始转动了。

起先,有一个普通的物理老师走上街头,他举着「保护大树」的纸牌,在路人看疯子般的异样眼光中默默坚持;接着,有一群孩子,去为已经被“剃头”的大树系上绿色丝带;逐渐地,事情发展成了公 共 事件,成为微博、天涯、西祠和豆瓣等公 共平台的热点,黄健翔、孟非、姚晨等名人都加入了保树运动,对岸的立 委也有人为这份珍贵遗产鸣不平;更重要的还是普通人自发自觉的种种活动。
🔗:
m.weibo.cn/3208281790/47140660

每天复习考研都要感叹一句:习近平逼话真多,明明没啥开创性的理论,只是在原有集权的大厦上修修补补,却还那么装逼,显得自己很前无古人一样。。。

不喜欢被舔,只喜欢舔别人。。。就是说真的希望ex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来找我了

纪录片里一个人总结的很好,他像一个青涩未成熟的果实,人们饥饿难耐,慌忙摘下来塞进嘴里填饱肚子,却涩得不停哀嚎,以至吃坏肚子更加痛苦。
可在当时,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因为太饿了,没有别的足以用来果腹。。

看完油管上一个长达三小时关于六。④的纪录片之后,整个人处于恍惚的状态,历史和政治复杂的超乎我的想象,唯一简单的只有权利之下人的异化。。。
容不下步调不一的异己,然后党同伐异,他们向来都是这样啊,我说的是全人类

我们太习惯于把自然伦理化、人格化处理了,自然被伤害了,自然是母亲,自然愤怒了,惩罚了人类,要爱自然,更自然的是更好的……但实际上“自然”,就是“自然而然”“自身的样子,自身的存在”,它指的就是客观实在的存在物,它本身是不具有伦理性质的,一切都是它的一部分。性别性征也是不带有道德判断的,它仅是一种生命体征,道德与否和体征没有必然联系,道德是由社会文化成长经历构成的。狼养大的狼孩善良吗?道德吗?狼孩如果是个女孩,她会比男狼孩更善良吗?
父权之所以恶,不是恶在它以男性为中心,而是恶在它压迫其他性别,母系之所以被认为是善的,也不是善在它以女性为中心,而是善在它不压迫任何其他性别的人,性别之所以成为表征是有背后的的原因的,这个原因不是因为某一个性别天生更具有能力,因为何为“更具有能力”,是要依环境而定的,比如说在北方耐寒的人“更具有能力”,在沿海地区水性好的人“更具有能力”。
但是父权压迫其他性别,本质上是因为父权是阶级私有、恃强凌弱的,而男性这种性别只是表征。很多人认为“男性性别本身的劣根性”等于父权成因,但实际上“男性掌权”是结果而非成因,为什么男性成为这个表征呢,可能是自然资源匮乏,促使人发展的需要靠抢生存的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中,“能强”被认为是“更有能力”,顺男的生理构成使他们逐渐被认为是“更有能力”的人。
朋友猜测,如果女性突然变成身高体力体型是男人两倍大非常强壮,很能征战,还能生育,而且生育还不耽误功夫特别轻松。其余世界形态不变。很有可能世界会迅速变成“女权世界”,但是仍然可能不会回母系,而是女掌权,“女是最高的阶级”版父权。因为人口和自然资源仍然不平衡,人还都父系思维,都是争抢的。

转角对彭帅与中国Metoo运动的报道: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
文章特别提到了,所谓的宏观权斗阴谋论对女性权势性侵受害者个体主体性的削弱。
报道也提到近期中国的一系列或被打压、被噤声、被彻底消失的Metoo性侵维权事件。
“而當這些米兔敘事,既難以被中國現有的司法制度所承接、也無法在社群網站上被有效討論時,這一則又一則的自述受害經驗,永遠只能不斷地在網路審查的夾縫中被複製轉傳、隨即消失,停留在單方面發聲的「謠言」階段,甚至被認定為合理化性侵的「不倫戀」、或甚至帶有特定目的的「陰謀論」。而至於被那些指認點名的「加害者」,卻只需要保持沉默就有可能全身而退,也讓這些不對等的傷害敘事,難以得到查明真相與還諸公道的機會”
权势性侵中双方权力地位的不平等,甚至让受害者等不到一个与性侵者当年质证的机会。
“當字字血淚的控訴,變成一句『普通老百姓不能吃的瓜』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贏了。”

胡言乱语预警 

想到孟京辉话剧的片段,可以改一下,改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嘿!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嘿!平等,平等,平等!平等!嘿!公正,公正,公正,公正!嘿!法治,法治,法治,法治!嘿!嘿!嘿!

唉,就是说,给想念的人打了电话,挂掉之后,丝毫不会减轻反而加重想念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