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对自己的提示:

- 男性是盲目的,作為男性的自己也是盲目的,永遠要嘗試去更多地理解女性的經驗,才能獲取更多對不平等的敏銳和共情。

- 人能做好一件事情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 不要忘記自己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只是想吃上一口飯,並且長時間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自得其樂」。

置顶嘟文

给自己,给我的父权制封建家庭 

还是想来问一问象友们有没有「家族叛徒」「不孝子」「断绝亲子关系」的经历哈哈哈,或许是想给几年后的自己做一个心理建设,也获取一些力量吧!

父母对自己的想象一直是「完美小孩」,这两天向父母坦诚表达了「可能不婚不育,婚姻和生育都不是人生必选项」的观点,揭开了了父权制家庭的面纱:一向以高知开明形象示人的父母,一口一个家族责任一口一个传承香火。于是越发坚定不准备做父权制的同谋——即使最后与目前的伴侣结婚,也要让她远离我的家庭。势必还会和父母有更长远的冲突,自己的心理建设和经济准备也刚刚开始,不过刺破面纱总归是个好头,终于看到真实的丑陋样子。

@board

显示全部对话

给自己,给我的父权制封建家庭 

这两天戳破家庭「乌托邦面纱」,父母的形象全面崩裂,话语的权柄开始滑动——尽管只是迹象,但是是好的开始。随着自己看到更多的东西,开明的父母这个虚伪的外观开始剥落:小城镇父权制封建家庭的真实面貌开始出现。

看到了家庭如何吞噬女性,男性如何掌握权力而以之为自然,女性如何成为男权秩序的捍卫者,什么是「只能用阴茎点燃的香火」,承担过多责任的男性和把自己埋葬在一个陌生家族中的女性如何给自己洗脑——不承担责任这辈子活着就没意义,不生孙子孙女父母就是在等死。悲剧一代一代被生产出来,一代一代重复。

到了我这一代,我看见了悲剧,我拒绝放弃自我意志成为共谋者,我拒绝让女性被拖进深渊。现在还坐在台上但已经感到岌岌可危的掌权者如何说啊?他们说你为什么这么不正常、你为什么标新立异、你读书读傻了、你为什么要伤害父母。

他们说,没有不让你选择,给你选择。你可以选择一个我们认可的女性结婚,但是我们不告诉你我们认可什么样的,只要你能挑选到我们满意的就可以。你可以选择生一个到三个孩子,但是需要有一个男孩子冠上姓氏。此外,这个女性要融入我们的家族,要帮助你乃至代替你尽孝。

什么?你说这个女性和我们没关系——这怎么可能,儿媳妇就是要帮助儿子孝顺长辈,你看看外婆你再看看我。

什么?你说你不结婚、不生孩子——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逃避责任,这么自私!你看我们承担了多少责任,爸爸为了妈妈的家族承担了多少,妈妈为了生你花了多少年。

什么?你说没有给你选择——这怎么可能,虽然不在这个范围里选择的话,我们就断绝亲子关系,但是你选择的范围还是很宽广的。

什么?你的理由是「女权主义思想」——你怎么这么不接地气,你怎么读书读傻了,你怎么被洗脑了。社会是很现实的,你爸爸妈妈读了这么多书,有这么多经验,我们相互印证,我们的判断是非常对的。

以前或许我偶尔会觉得「女权主义理论」是多么虚无缥缈,怀疑他们的意义与价值,现在我明白了:没有女权主义理论,我连脚边的深渊都看不见。

一字一句都严丝合缝地嵌入理论里,我的父母不愧是伟大的实践者——造出了一个供我深刻理解理论的「经典父权家庭模型」。为了增加一些难度,还盖上了「开明」的面纱,还塑造了在被规划的轨道里一直运行的我!

这两天里的对话,或许写进女权主义小说都会感到荒谬:真有这样的人和家庭吗?是的,就是我的父母,我的家庭。

「你问我从哪里开始改变世界?改变你自己,现在世界上就少了一个恶棍。」诚哉斯言!我可以让世界上少一个男权社会的共谋者,少一个被吞噬进入父权制家庭的女性。睁开眼啊,站起来啊,走远去啊。

什么婚姻,什么家庭,什么传宗接代,什么责任,什么奉献。独立起来,去做「家庭和家族的背叛者」,把「不孝子」当做勋章别在胸前吧。

我爱父母啊,我以我的方式来爱你们——我不准备献祭我的人生,不准备献祭世界上独立自由的女性的人生,不准备继续喂养流着口水咆哮的父权制。

你们就到此为止,让我开启一点新的东西。

看到邮箱容量的这个策略,非常有意思。

这种可以免费不断提升的无限性,感觉非常少见。而且,并不是一开始就提供给巨大的容量,而是逐点逐点给,并且强调「节约是种美德」——这种节俭务实的提供方法,似乎真的是在「尽可能为用户考虑」,而不是提供大空间诱惑用户充值。

会特别在意书的装帧——除了非买不可的一些书之外,一定要买装帧符合审美的书。这样即使是单纯地摆在书架上,也非常让人开心。

推荐关于「有意识地生活」的两本书 

- 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心流》,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版。

- Cal Newport: 《Digital Minimalism》, Portfolio 2019.

我们太经常地陷于无意识的生活之中,接受周边环境、社会文化给我们分发的一切:工具、理念、价值观、目标和标准。「我的体验如何?」「我需要什么?」这样的问题就被埋在杂物堆之下,在炫目的产品、服务、荣誉、头衔、地位之下落满灰尘。找回「自己的生活」的方法,便是「有意识地生活」(intentionality)——更有力的表述,是梭罗在《瓦尔登湖》中的「live deliberately」。

《Digital Minimalism》即是讨论如何以一种有意识的方式面对铺天盖地的新科技、新产品。《心流》则在讨论更广泛的场景之中如何有意识地整顿心灵,通过有秩序的「心流」获得最优体验。

尽管两本书在最后的部分都涉及了具体的方法论,但总觉得在理念上的意义更甚——思维模式的改变。

在「有意识地生活」(intentionality,「独处」和「应对闲暇」的讨论也极有意思:

- 独处(Solitude)。所有人都会从定期的、一定剂量的独处之中获益(Everyone benefits from regular doses of solitude)。米哈里同样强调这个概念:任何时候都能不依赖他人、不依赖外界环境「自得其乐」,拥有自给自足的自我——即使在完全无外物的独处之中,也能获得各种各样的乐趣,而不会因为失去了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而受困于杂乱的思绪。Newport则指出,独处是一种心理状态而非环境,是「你的脑中只有你自己的想法,而没有别人想法的输入」——而手机和耳机的便携性,使得他人的想法一直被无意识地输入大脑,数字时代剥夺了独处的权利。

- 被高估的「无所事事」(doing nothing)。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人必须时刻保持忙碌和奋斗的状态,而是「人如何应对闲暇」。在没有任何东西来填充注意力的完全空白之中,人很容易滑入无意识的、低质量的娱乐之中,手机屏幕和电视屏幕立刻会像粘液一样充塞其中。这同样是米哈里在《心流》之中关注的重要场景:如何对待闲暇才能获得更多的最优体验?没有被有意识地对待的闲暇往往并不能带来足够的回报,置身各式各样的娱乐之中仍然感到挫败和无意义,心灵会徘徊在令人痛苦或困扰的思绪上——「如何应对闲暇」是需要学习的。

@reading

人生苦短,艳阳之下,有些事已然存在,不要对明天这种骗子的故事心怀期待,而应该去尝试,去享受,懂得心存敬畏。 

西尔万·泰松:《在宙斯的阳光下:荷马》,黄荭译,上海文化出版社2012年版,第170-171页。

- 这个系列的封面都很好看,泰松的文字轻快有力,黄荭的译文也非常漂亮。

- 或许更能理解加缪所描绘的阿尔及尔青年「用肉体去生活」。


@reading

《带我去找夜生活 纯 demo》 - 告五人AccusiveFive 

streetvoice.cn/accusefive/song

「我演出完吃完饭第一次不饿诶……我给大家讲一个新歌……描述一下大家在台下看我们演出的感觉,看看可以玩出什么样。」

DEMO这种无雕饰的感觉真是独一份,做音乐的快乐和享受淋漓尽致——打响指给节奏、用嘴演一段器乐独奏。纯粹的音乐、纯粹的快乐,一群人在一起做一件热爱的事情,好迷人呀。

「记住激情的滋味
记住流泪的画面
如果清醒是种罪
就拿偏执的一切
放弃无聊的称谓」

理想混蛋Bestard 

《门》
streetvoice.cn/Bestards/songs/

《太阳雨》feat.郁心
streetvoice.cn/Bestards/songs/

最早听的是《太阳雨》这首歌,氛围慵懒,真的适合在太阳雨的天气听——或者微微飘的绵绵小雨也可以。很舒适、很安心的一首歌。

「想不起昨天阳光耀眼
今天的雨突然下得疯癫
我说:哎 这不就是台北」

「啦啦啦啦啦啦 你就下吧
你尽管怎么张狂
我就是我的晴朗

空气中潮湿的气味
配上戒不掉的咖啡
待办事项总是一大堆
却忍不住一直拖延」

《还是要有长颈鹿才能》 - 没有才能 

streetvoice.cn/anti_talent/son

streetvoice.cn/anti_talent/son

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首歌,不管是街声特别版还是原版。花莲高中乐队「没有才能」,这首歌是花莲高中毕业歌曲。

「创世纪之处每个人都是长颈鹿」,一个很有活力、很奇妙的比喻。但其实歌词极其有批判性,描写了国中时期青春受到的束缚和限制。

女生的声线非常喜欢,清亮跳跃,和Rap配合起来更好。街声特别版三个人的互动更是随意自由,满满地都是青春的颜色溢出来。

「在场的各位全都是发情的长颈鹿
用进后废退记入花中的名人簿
我依旧清楚记得离奇的那一幕
每个人都在吃着没熟的椰子树」

「遭受着价值 綑绑 三年 之内挺不起的胸膛
别跟我说少年有成长
他的生命故事依旧荒唐
然而他做着梦
前方才永远照着光芒

刚好处于爱恋复燃的年纪
可能做白日梦是你被保障的权利」

《像艺术家一样思考》 

读过《像艺术家一样思考》 🌕🌕🌕🌕🌑
neodb.social/books/5230/
尽管观点很老生常谈,但是每一个艺术家的例子都让自己深深心向往之——多么伟大、多么鲜活、多么热情、多么专注、多么纯粹的生命啊。像匡扶摇说的,尝试去做一些「好的或者接近于好的事情」。这个过程中没有外来的审视者,只有自己,只有简单直白的投入和喜爱。

《反与正·婚礼集·夏天集》 

读过《反与正·婚礼集·夏天集》 🌕🌕🌕🌕🌕
neodb.social/books/16337/
加缪的散文集,虽然没有看出来内容和标题有什么样的关系。加缪的散文非常漂亮,最喜欢的部分是阿尔及尔和奥兰的描述,应该是法国的殖民地。大篇幅的写景,但在景物之中点缀了对于人、城市的气质、回忆、体验的描述,不显得「繁文缛节」和过于细碎。对夏天和大雨的描述实在精到:年青男子的活力、年青女子的丰满开朗,澎湃的生活都透出来;航行日记一篇里面对大雨和潮湿的描写,几乎和自己在回南天的体验一模一样,那句「水流不停冲刷墙壁」「呼吸水而不是空气」,实在太有同感。用了很多很大胆的句式和比喻,随手写就的奔放感还留存着。带有并不强烈的哲学意味,但总还是免不了有更深刻的思考。

对奥兰这个「覆盖满灰尘的大石头」的描写,窒息感扑面而来,无趣的城市——会让自己想到阿伯丁,也是另外一种无趣。但是无趣却顽劣,带有一种奇特的冲击力。空气里有石矿味道,阿伯丁的空气里有钢铁和汽油和油漆和螺旋桨的味道。

深陷战火的欧洲是背景,能想到茨威格的《巴西:未来之城》:茨威格透过玫瑰色的眼镜看巴西,在原始贫瘠和不发达之中,看到人类质朴的精神,与自诩文明但无意义地深陷战火、吞噬血肉的欧洲形成鲜明对比。或许加缪也在希腊、阿尔及尔和奥兰里,看到一样的。

「某些夜晚极其温柔美妙,有助于你的死去,有助于当你晓得这种夜晚在我们之后能继续来到大地和海洋时死去。」

「难道生存就是向着它的终了而奔跑?那么,我们不要歇息,继续向着我们的终了奔跑吧。」

《银河系边缘的小失常》 

读过《银河系边缘的小失常》 🌕🌕🌕🌕🌑
neodb.social/books/335483/
作者应该还没有到短篇鬼才的程度——不过反正也不是自封的,莫须有的无妄之灾罢了。可以说作者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会喜欢听他讲故事。故事的类型完全不确定,风格也是各种各样的,这种「失常」的体验还挺有意思。作者不是那种全篇都是辛辣口味的,一般是比较平淡的主体部分展开,而后在最末尾加上一些点缀,一点提味。

比较喜欢的是:「压缩汽车」,用水泡开压缩汽车的想法很好玩,而且最后还带了一点恐怖氛围,加了香辛料;「天梯」,天使要耙云;「革命失败者的生日」,买生日这个想法很有意思,买生日和买忌日——你怎么花钱?「恋上菠萝」,最喜欢的一篇,很真诚的描写。每章末尾的「银河系边缘的小失常」的密室逃脱,邮件往来,形式和内容都出乎意料。

某些夜晚极其温柔美妙,有助于你的死去。 

加缪:《正与反 · 婚礼集 · 夏》,丁世中、王殿中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版。来自「大海就在眼前——船上日记」一篇。

- 「某些夜晚极其温柔美妙,有助于你的死去,有助于当你晓得这种夜晚在我们之后能继续来到大地和海洋时死去。」

- 「难道生存就是向着它的终了而奔跑?那么,我们不要歇息,继续向着我们的终了奔跑吧。」

@reading

置顶对自己的提示:

- 男性是盲目的,作為男性的自己也是盲目的,永遠要嘗試去更多地理解女性的經驗,才能獲取更多對不平等的敏銳和共情。

- 人能做好一件事情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 不要忘記自己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只是想吃上一口飯,並且長時間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自得其樂」。

想通了为什么特别容易在讲话的时候带上「自己」这个词——一个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可以去掉的词。

最初是因为在写日记的时候,不喜欢有「我」这个代词出现,觉得非常突兀和有自恋的意味。所以就选择了反身代词「自己」,觉得是一个更温和、更不那么「显眼」的词,一直用到了现在。

而现在发现,大多数时候表达完全不需要代词出现,「自己」这个词也就变得非常累赘和不顺眼起来。下决心要把这个习惯改掉,有意识地取消这个词。

今天收拾了一整天宿舍,大概的感觉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东西,以及人没有这么多东西肯定也可以生活得一样好——很多东西只是单纯地「存在着」,存在于抽屉的角落和记忆的角落,也就只有今天会被看到。

把东西限缩己可以控制的范围,把空间留给更想要的东西——买书!买书倒是从来不会觉得「啊呀白买了都没看」,即使是摆着也有特别的意义,只要这本书是「真的想买」。还是存在有一些单纯凑单或者看价格冲动买的书,几乎是愿意把它们随便的丢弃掉,没带来任何激动。

今天的重要好消息,代替一个延毕的同学宿舍差额抽签,成功抽到了宿舍——运气总是很不错! :tmks088: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