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2022 昨天讲开始复工复市都是演戏,没想到戏剧效果还是过于有冲击力了,在吃饭的别点开。

跟美食up主超子学了一道咸鲜口的黄焖茄子,现在已经被香疯了
bilibili.com/video/av511406847
没有肉,只有茄子和西红柿,一勺黄豆酱一点淀粉,一把葱蒜,做出了我几个月以来最喜欢的一顿饭。茄子裹粉炸过再炖的口感很奇妙,又有咬头又软嫩,也不过分吸油。我平常完全不吃茄子,但这道菜里的茄子是我的神。而且这道菜可以一次炸很多茄子备用,下次吃的时候从冰箱里拿出炸好的茄子,和番茄、现调料汁一起下锅,咕嘟三分钟就是完美的一顿。
谢谢你,焯子! :blobcry: :blobcry: :blobcry:

如何在没有VPN的情况下访问被屏蔽的网站 ——

🧬 CroxyProxy:只需进入主页,并输入所需网站的链接。就行了。无需注册,无需下载,无需验证。

#tools

t.me/iyouport/10841

看看

@wolf2046
所以呀~我就想起阿列克谢耶维齐在《战争中没有女性》里记录二战苏联女兵来月经时血浸湿战斗服,被经血冻硬的裤子割伤腿;女兵下体流着血,在男兵面前走过;女战士因战斗高度紧张而停经等等等。这所有的一切,凡涉及月经的内容,凡我看过的男作者著作中,没有一个人写过。男作家笔下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吗?更何况是月经、经血。

叠 观察朝鲜人现状产生的危机意识 

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也只是胡乱猜测。
之前其实对朝鲜没什么了解,只知道它是在中国旁边的另一个极权政府,过去嘲讽的时候也喜欢带上朝鲜一起说。
刚刚看了几段视频,脱北人说虽然朝鲜人穷,但他们很多人很开心乐观。并且他们邻里之间都认识,摸清底细没有什么社交距离。
我有些疑惑,后来想想,这是自然的。在这种地方除了金家是不可能有人能实现个人梦想的,也就没有了理想和现实的撕扯,单纯只为了生存下来。这对应中国的赵家人体制人以外都没前途是一样的。
越看越不对劲,这不就是很多中国人怀念的毛泽东时期吗?虽然穷,但人际关系”简单朴素“。
但其实不是,我可以理解这是接近动物原始的部落生活吗,它的朴素不是北欧人自由选择的极简朴素,而用”原始“来形容更贴切。
埋藏在这种看似”朴素简单“的生活下是人人自危,人人为了生存会毫不犹豫地举报别人。这些禁令除了由政府和军队高压执行枪决,群众必须观看公开处刑的杀鸡儆猴带来恐惧,同时把举报和审查文化深植群众,通过群众自身来维护极权。
即:虽然群众彼此认识,但一旦有人越过政府规定的红线就会立马举报,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最高准则和道德。这不就是现在的中国吗?
而我的不好预感起始于上海新上任的去朝鲜留过学的那个官,听说习近平很重用它。并且往前看几任,习近平是最”朴素原始“,最接近毛泽东,没有留学和接触西方知识的领导人。
而这种闭塞,拒绝现代文明的视角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并且它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能够自洽。
火现在是还没大面积烧到我身上,但之前看到一句话说得很对,当你已经产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世界末日“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你已经身处末日而不自知了。

怎么不理我,操操和我女朋友酱一样清冷

@ciao 日语名,朕要做二次元萌皇,给人家整个萌的

那个因为导致人群聚集,让屋主把蔷薇剪了的新闻,就发生在我之前在北京住的胡同的附近,夏天总会经过这里,每次路过都忍不住咔一张,生机勃勃的美好。到底是什么样的政权会如此憎恨一切自然美好有生命的东西,一定要将之毁灭,再以虚假的复制品取而代之,就像把老房子拆了,再建丑陋的仿古建筑。

作为出生在兵团的汉人,我知道我是有原罪的。面对众多维吾尔人在生活的各个层面遇到的系统性不公,保持沉默是在助纣为虐。
我希望大家可以阅读一下这篇谈论生产建设兵团不可持续的文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诞生就是不折不扣的殖民团体,它通过侵占农田、基础设施来吸引主体民族(汉族)迁入“新疆”来强行改变当地人口结构。这样的殖民行径在经济上加剧了维吾尔人的贫困,倾向主体民族的经济活动也迫使维吾尔人离开家园进入更加陌生的环境求生;同时,当地的高压态势也让经济无法发展,整个社会除了体制内的利益阶层,根本无法发展。文化上,兵团通过从语言、生活习惯、建筑,甚至地名下手,进一步消除当地原住民的文化。生态上,“新疆”作为生态脆弱的沙漠地带,河流绿洲能否承受大量迁入的移民,和规模急剧增加的开垦?为南疆提供水源的天上冰川融化速度是否还在加快?
苦难就在那里,血和泪也在那里,无数维吾尔人的呼喊也在那里,我希望你能看到宣传机器掩盖的真相。

前两天看tl上讲一个日语词叫玉虫色,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特稿,讲满语。满语有六十多个描述冰雪的词语,一百三十多个描述水流的词语,秋水消减,大水流响貌,还有鱼在水面留下的波纹。鱼从容地浮上,尾鳍在水面上极快极轻地一拨,水纹扩散,静水淡淡地游动起来,一小块河因此活了。世界上还有一门语言专门造词用来描述这样的场景,但再过最多十年,就要没有了

顺便学习了一点点历史知识,为什么Ottawa有这么多郁金香和郁金香节。

二战时期荷兰王室避难加拿大,当时的荷兰公主Juliana怀孕快要生产,按照荷兰法律如果她的子女出生在荷兰以外的土地上,则会丧失继承权,于是加拿大通过特别法案宣布公主所住的医院为荷兰领土(准确说法叫国际租借地) :aru_0520:

战后Juliana公主回到荷兰并继任女王,王室和Juliana为表感谢送给加拿大12万朵郁金香~

显示全部对话

去见心理医生,向其哭诉我都20岁了,居然还依赖父母生存、尚未为社会创造效益,我居然还是学生……!特别失败,罪不容诛。
心理医生很震惊:你说的现象其实非常普遍,但实际上,难道谁不是这样吗?我说在中国,我的同龄人都快大学毕业了 :ablobcatcry: 我要比他们多读五六年高中 :ablobcatcry: 比他们更晚地参加工作 :ablobcatcry: (这简直令人崩溃 :AAAAAA: )
心理医生:读书是一件美好的事。24、24岁念大学是常态,40岁重返校园也大有人在的。
心理医生:如果你真正喜爱的是工作,那就更不用担忧了。按照法律,你至少要工作到65岁呢!
我: :Cinnamoroll05: 对哦
我:(点头)对哦……

感觉中式优绩主义淘汰制或多或少都会让经历过的人,脱离实际。我已经生活在另一个社会里快四年了,潜意识竟仍是遵循“卷出头才会有出路”这一套运作的!

好喜欢网友那句“冰岛这是在搬起冰块砸自己的脚”,我的脑海里会徐徐浮现出海獭敲扇贝的形象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