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damedane

她要走了。
我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她坐起身穿着衣服,低着头把衣扣一颗颗扣好。冷气从她离开的地方钻进被窝,让我不断地颤抖。
我想让她留下来。
我该怎么做?
我坐起身伸出手抓住她的衣角。
她皱着眉头回过头看着我,“你干什么?”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道:“…damedane, dameyo, damenanoyo...antaga, sukide, sukisukide...doredake, tsuyoiosakedemo, yugamanai, omoidega, bakamitai......”
她愣住了。
“damedane, dameyo……”我继续摇着头看着她唱道。
她沉着脸说,“……别damedane了,我就他妈去洗个澡,你能不能把手撒开然后闭嘴睡觉?”
“damedane...”我深情地看着她。
“dame你个头。”她举起手把我的手拍开,朝浴室走去。
我大声地朝她的背影喊道,“antaga, sukide, sukisukide...”
她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后,随后向我比了个中指。

我有一种尬质就是看漫画的时候会替角色尴尬,哪怕是h漫的剧情需要,我也会尬得半死的看下去

Show thread

黑泥 

啥都不想干,就真的,啥都不想干。谁找我都懒得理,十句话之内解决不了的对话就不回复了。需要被关心的朋友被我晾了好久,每天睡觉前都在想要找她才行,结果完全提不起劲。也好久没联系家人,前几天还被我妈打电话过来说我不关心她,彼时我还刚睡醒脑子昏沉得一比,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日夜颠倒,被家人说了很多次都没办法改过来。别人打电话给我干脆不听。急需回复的人我也没有回,要做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做。真的啥都不想干。所以每到这种状态下就会觉得自己很缺德,在觉得自己缺德的同时依旧啥都不干。真的太废物了。

我都吃了药了,一点也不困 :0b16:极度亢奋,就是被狠揍了一顿特别想揍人的状态 :0b16:

随笔:

随身听的蓝色屏幕闪着,显示电量不足。我将掉出来的耳机重新戴好,轻快的音乐从耳机里流淌出来。
肋骨和膝盖有些疼,大概已经一片淤青了。我侧躺在地上,石子咯得我有点疼,干脆换成平躺的姿势,用手指拍掉脸颊上的碎石子。
大片大片的积雨云缓慢地在蓝色天空上漂浮着,夏天的水泥地带着日光的温度,热度隔着校服传到身上,温暖得让人想闭上眼睛睡觉。
我右侧的手臂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连带着整个人在地上摩擦出一段距离。阴影覆在我的脸上,接二连三的疼痛袭来,音乐也带了几声沉闷的打击声。
云还在漂浮着,电线杆上的小鸟歪了歪头。
我蜷缩成一团,从手臂的空隙中感觉到直直照在我脸上的阳光。一曲终了,音乐再一次响起,随身听的蓝色屏幕闪烁。我随着旋律,站起身,捡起地上的球棒,奔跑,大笑,快乐地朝离去的背影跑去,手臂举高,跳起来,挥下去。

东京事变新专《赤の同盟》上线,本人瞬间从干尸状态变为人类,被注入了三首歌时长的生命力。

随笔:

你能闻到的味道是什么呢?
气味经过你的鼻腔,能够激起你的什么反应?
我闻到的花香是你闻到的花香吗?经过那个女人身边,你能够闻到她的发香吗?打完篮球之后,你能够闻到你身上汗水的味道吗?洗完澡之后,我身上的沐浴露味道跟你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是一样的吗?

你能看到的景色是什么呢?
景色掠过你的视线,能够给你带来怎样的感受?
我看到的我是你看到的我吗?你的视线停留在电视机上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的视线瞥过隔壁桌的女人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当我亲吻你的时候,你的双眼闭上了,你在想什么?

你能尝出来的味道是什么呢?
物质刺激你的味蕾,能够让你做出什么回应?
我偷吃你的甜品是你平时吃到的味道吗?接吻时你能感觉到我嚼了葡萄味口香糖的味道吗?从你额角留下的汗水是咸的,你知道吗?我偷偷地往做给你吃的炒饭多加了一点点盐,你知道吗?

你能听见的声音怎样的呢?
声波传入你的耳朵,能够引起你的什么遐想?
我听到的声音是你听到的声音吗?从右侧耳机传入你耳朵的音乐是我左侧耳机听到的音乐吗?从我手机发送出去的语音是你听到的语音吗?当你发出压抑着的喘息声的时候,我听到的声音你听得到吗?当我说我爱你的时候,你听到的声音是我说出来的吗?

想成为你。

想成为你去闻你身上的味道,是不是与我感知到的味道一样诱人。想成为你去看你自己,是不是与我看到的你一样迷人。想成为你去舔你身上的汗水,是不是与我尝到的一样性感。想成为你去听我说我爱你,看看能不能听见你的心跳声。

你说,可以吗?

太他妈甄嬛传了,这个形容真的对头。不过又比甄嬛传无聊很多。把人物性别全换成女的一点也不违和…………

Show thread

妈的,比蒙王朝看得我困死了…………一d吸引力都无。纯粹是为了看反转兽人的后续来看的。

Show thread

黑泥 

刚刚写的两个随笔也发在weibo了,我寻思醒来会不会看到一堆虾骂我心理有问题 :0b16: 毕竟前面发了好几条骂他们哥哥的weibo :0b16:

随笔:焦虑发作

他蜷缩在座椅上,视线之内的东西都在抖动着。
他没有动,是世界在动。世界在摇骰子,他是那颗骰子,被中空的玻璃罩扣着,然后晃动着晃动着,撞来撞去,他甚至能够听到他撞在玻璃罩上的清脆声音。
哐哐哐。
哐哐哐哐。
他不断地撞在玻璃罩上。
还没玩够吗?
世界怎么还不停下来?
世界怎么还没停下来?
世界怎么还不停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停————!!!

随笔:惊慌发作

“你这是在干什么?”

床边站着一个人,低头看着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那个人伸出手探了探他的呼吸,热气有规律地喷在他的手指上。

“这不是好好的吗?”那个人收回手指,推了推床上的人,“你别玩了,快起来。”

躺在床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站在床边的人有点害怕,又推了推他的肩膀,“你说话啊?快起来,别玩了,你在干什么啊?”

躺在床上的人缓慢又平稳地呼吸着。他的四肢无力地摊在床上,他的耳边响着那个人越来越惊慌的声音,他的嘴巴紧闭着,说不出一句话,他的瞳孔颤抖着,看着从天花板上越来越接近他们的黑暗,像一块布慢慢地笼罩在他们的身上。

那个人的脑袋慢慢被黑暗吞噬,手还在摇晃着他无力的身体,惊恐而急促的声音越来越远,像被水淹没了一般朦胧。

黑暗吞没了那双摇晃着他的手,然后一寸一寸的吞没了他的呼吸,他不见了,融入在虚无的黑暗之中。

Show more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