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当我们谈论起战争的时候 

当我们谈论起战争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不可说的气味。狗头在对话中频频出现,似乎在说“虽然我没有明说,但我很开心,你懂的,我们都懂的”。大部分人对可能发生的战争似乎迫不及待,踊跃报名参选即将被征服之地的各类官职。
即便是那些家乡可能沦为前线的人也同样如此。生活在这里的富人,他们是了不起的公民,当然有广袤的世界,他们对着地图,已经开始遴选下一个居住地,并且自信无论去到哪里搞定房子社保保姆都不在话下。人们兴奋地看着直升飞机在头顶盘旋,为它们神明般的冰冷心醉神迷,想象这些飞机下一秒就要像闪电一样降临到另一片土地,以光的速度收复失地,而我方则毫发无伤。
对话里又有人给你发了狗头,你很想说你并不懂,不懂为什么人们都这么开心,不懂为什么开心是那么的心照不宣。但是话到嘴边,你又犹豫着咽下,因为你读懂了空气,知晓这里的规则,不开心是一种禁忌,一旦表露就可能引来灾厄。你言不由衷地为人们的英明抉择喝彩,就算是对家人朋友都难吐真言,你环顾四周,到处都是赞同者,没有你的同类。

当我们谈论起战争的时候 

@rueruerue 而我只感到痛苦和疑惑……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