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空气比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好太多了 :weibo_d_erha:

然后数了一下,今年写了成形的文大概只有11w5000字,只有一篇自己还比较满意,为啥我感觉我每周都还挺忙的…… :weibo_d_erha:

Show thread

整理文件夹才发现,原来我今年只画了这些吗……我一直以为还挺多的 :aru_0520:

小说是07年出版的,当年对影视的审查还是比较宽松一些的,或许版权买的比较早又比较久,却因为各种原因没做成?拖到快到期不做浪费……吧?just瞎猜。因为真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0b14:

Show thread

看了一下《女心理师》,我其实觉得剧本是按正常向写的,但呈现方式过于浮夸,导致风评很两极化吧……
我个人感觉大概是因为“心理咨询师”这个题材加“自杀干预热线”这个话题,会导致观众天然心理预期它是部比较现实甚至沉重的剧,但这个导演却用了悬疑甚至比较浮夸的手法去表现,导致观众心理落差太大,所以不能接受……主要我不明白为啥资方要买这本小说,倒不是说毕淑敏的原小说不好,而是……小说我是看过的,剧目前看了三集,这小说,跟这剧,除了人物名字,没有任何一行字是相同的啊……?!
原小说很黑残的,基本属于每一页放到今天都过不了审的那类,也没有“自杀干预热线”这个话题,想也能想到主线和单元故事基本等于原创,连人物关系都基本不能用,所以,到底图啥呀,直接原创一个故事不好吗…… :0b14:

怎么我洗个澡回来连乌龙球都搞出来了…… :0b11:

Show thread

忽然想起今天踢利物浦!!!查了一下凌晨四点,再见。 :0b11:

还有,你这个男主的衣服,真的不是在优衣库买的吗……………… :0b23:

Show thread

《时光之轮》我没看过原小说,头两集节奏感觉有点赶,而且好像有点中二…… :0b11:

[R/G] 新世界(十五) 

十五

“棋下得怎样?”马尔蒂尼拿了个靠垫递过去。
“略懂,但并不精通。”雷东多知道这局棋势不可避,坐到了他的对面。
“太好了,我也学会不久。我刚认识的小朋友教给我一个很新鲜的玩法。”
“来自基辅的小朋友?”
马尔蒂尼闻言笑了起来:“你听到的还真不少。”
说着,他从棋桌下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里面装满了雷东多安在那场宴会中的窃听器和定位仪。
“桑德罗耗了一晚上才找到这些,这会儿还在睡呢。”
“少了几个,不妨让他到4号休息室附近找一找。”雷东多快速扫了一眼,建议。
“等他醒了我会通知他加班的。”马尔蒂尼慷慨地示意雷东多执白,“客人优先?”
雷东多却没有立刻踏入这个一看就是陷阱的邀约:“不如先来谈谈你这局棋的新鲜玩法。”
“十步棋一个问题,”马尔蒂尼道,“每走十步之后,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回答就不能走棋。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我。怎么样,很好玩吧。”
“十步棋一个条件怎么样?”雷东多把玩着白色的国王,“十步棋,你问我一个问题,但每十步之后,我要一个条件。”
“你去做生意一定一本万利。这有点不太公平吧,我问问题你可以撒谎,条件却是要我实打实付出的。”马尔蒂尼笑。“如果你提条件要做意大利总理,我还是会挺费力的。”
“我没有从事政治的理想,并保证我的条件在你的能力范畴之内。当然,如果你能拉下脸面的话,也可以赖账。”雷东多向后倚到沙发上,“你可以慢慢考虑。毕竟我不着急,但我猜你很着急。”
“我看倒未必。”马尔蒂尼不急不躁,“要刺杀我一般不太容易,许多人都会筹谋很久才行动。但你却是临时起意,临时计划,我觉得你一定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
雷东多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倒是很想听听马尔蒂尼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这些东西遍布宴会厅,回收不易,只要宴会结束,服务生就会发现它们。”马尔蒂尼拍了拍那个小木盒。“定位器粘在各人身上,你也不可能一一取回。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回收它们。也就是说,你这次行动不怕事后败露,因为你的目标在那之前就已经达成了,并且你有自信,就算这些东西被发现,也不会牵扯到你头上,因为你不属于米兰,你是一个局外人,米兰内部没有人见过你、认识你,对不对?”
雷东多微微颔首。这个并不难猜。
“宴会开始时,没有人知道我会出现在那里,这点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我的出现对你来说是意外之喜,你宁愿冒险也要跑到休息室见我一面……”
“抱歉,但……其实我主要是为了装窃听器。”雷东多很诚实地纠正。
“好吧,看来我在你心目中还不是第一位重要的。”马尔蒂尼看起来有点遗憾。“我走到大厅的时候,你拦住了里诺,应该是在拖延时间,那么就说明,至少到了我快要走出大门,你还没有部署好。再加上这些小玩意儿,就不难得出结果:你窃听我们的会议意外得到了某些信息,这才决定要用刺杀我的方式来达成你目的,对吧?”
“还有吗?”雷东多脸上依然波澜不惊。
“你们只有三个人,却敢于在昨晚那么多人面前刺杀我,可以料想中间一定会有无数变故,哪怕只是里诺不理你直接走开,你的刺杀行动就会破灭。你却选择了铤而走险。”马尔蒂尼架起了腿,浅笑:“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已经没有更好的机会了——所以,我看你也很着急。”
雷东多未置可否。这个黑手党党魁果然非常狡猾,仅仅根据一点表象就推测出了这么多,再加上因扎吉和桑德罗能够给予他的信息,他大概已经拼完了一大片拼图。
“所以,既然大家都很着急,你要不要抓紧考虑,接受我的新鲜玩法?终局我输了的话,你和你的朋友都可以安全离开,我以个人名义,保证在米兰——整个意大利,不会再有人为难你们;你输了的话……”马尔蒂尼沉吟了一下,“为我做一件事,怎么样?”
雷东多摇头:“你做生意的风格,是连本钱都不想出吗?”
“放走你们就是我最大的投入了,毕竟我可是差点死在你的枪口下。”马尔蒂尼不同意雷东多对他的评判,起身为自己倒了一杯香槟。看看雷东多的神色,他把香槟杯子向后一撤:“医生建议你最好不要喝酒。”
“你的酒我也不太舍得喝,说不定喝一杯就要替你做一件事情呢?”
马尔蒂尼闻言,看了看瓶身上的标签:“这瓶酒倒也没有那么贵。别这样,我保证你会喜欢我的提议的。”
雷东多看着马尔蒂尼。面前这个年轻的黑手党首领白衬衣随意地开到了第三粒纽扣,外罩着一件薄薄的克什米尔羊绒衫,卷发弧度精致地拥在耳后颈侧,只有在阳光下才能看出并非纯黑,而是泛着富有层次的金棕色和巧克力色,雷东多甚至能闻到他身上范思哲古龙水中含有白松与山艾温暖沉厚的气味。他就像个休息日约了朋友下棋小酌的——青年演员,或者画家,甚至大学讲师,雷东多暗忖,就是怎么看都不像“教父”。
“怎么,我看起来和身份不符?”马尔蒂尼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打量。
“确实,”雷东多为人向来诚实而直率,毫不讳言:“我原本以为‘教父’都应该是那种,梳着大背头,穿三件套,领口别玫瑰花的老头子,还喜欢让人吻手背。”
“没想到你还爱看好莱坞电影。”马尔蒂尼失笑,禁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很遗憾让你失望,我并不喜欢梳你这种发型,名字里没有‘唐’,我们现在也不这样宣誓效忠了。不过,如果你喜欢这个仪式的话,我乐意破例——”
他把左手背递向雷东多,那枚戒指已经回到了他的手指上,在阳光下闪耀着。
“敬谢不敏。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维持现在的身份。”雷东多表示并不打算改变立场。
“什么身份?”
马尔蒂尼很自然地发问,雷东多很礼貌地微笑。
“好吧。”静默了片刻,马尔蒂尼有点遗憾地感叹:“看来我的个人魅力作用不够大。”
“还是有一点用的。从昨晚起,你就在精心营造一个友善的氛围,企图向我传达一种虚假的安全感。”雷东多直接挑破了马尔蒂尼的用心,“你是个位高权重的人,这里是个装潢很昂贵的地方,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慕强心态,又处在危险之中,难免充满惶恐。你却愿意放下架子用朋友般亲切的口吻寒暄玩笑、征询意见,刻意说了不少个‘我保证’,甚至连换洗衣物都替我准备周到……”
雷东多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恰巧合身,面料昂贵,这种态度无形中很容易让人受宠若惊,继而产生报偿心理,恨不得对施恩的人知无不言。而方才你对我长篇大论的分析,是在向我展现你和你部属们的能力,暗示并向我施压‘如果你撒谎,我能猜出来’。我想,既然桑德罗在补眠,那么皮波应该是奔波在外查证我的身份了?这也让我发现一件事。”
“什么?”
“桑德罗忙了一晚上还要加班,皮波昨晚被我打伤今天还要继续工作,我发现黑手党的福利不是很好,你们不遵守劳动法,都没有工伤假期。”雷东多摊手。
马尔蒂尼忍不住哈哈大笑:“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心存顾虑,我保证我们可以改善。”
“你如此恩威并施,貌似——我是说,貌似——非常尊重一个阶下囚,但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给我设置第二个选项,我根本没得选。如果我不下这盘棋,不答应你的条件,我永远也见不到医院里的病人,也许他还会出点什么小意外,对吧?”雷东多轻叹了口气。“正如你我都心知肚明的,你握着我的软肋,我握着你想知道的情报,你大可不必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心理战术这一套,真的对我用处不大。”
“我得先声明一点:那位小朋友伤得很重,子弹打穿了他的肺叶,离心脏只有几厘米,我不能确定告知你,他一定可以康复。但我以米兰的名义保证,即便他出现意外,也绝对不会是人为的。”马尔蒂尼神色微肃。
离心脏只有几厘米——离死神只有几厘米。纵使雷东多已经知道这个事实,再次听到仍是忍不住心脏猛抽了一下。雷东多心里清楚这几句话仍然属于马尔蒂尼心理战术的一种:他看出“友善”的氛围无法软化自己,于是改用“坦承”的态度开诚布公交流。尽管清楚,雷东多还是受到了些许触动,因为在茫茫未知丝毫看不到前方的处境中,一点点坦白就足以令人心中安定许多。
安定,就是和解的开始。
雷东多在心里警告了自己一句,拿起面前白色的兵卒:“既然没得选,那我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他将国王面前的兵卒向前移动了两格,踏出了征伐的第一步。
马尔蒂尼将黑兵移动到C5位置应对。
雷东多挑了挑眉:“西西里防御。”
“很有代表性,很符合我的身份,是不是?”
“看来你并没有摒弃所有西西里人的传统,而且很讲求仪式感。”雷东多随即再度移动白卒。
“阿拉宾变例。”马尔蒂尼若有所思。“低调,稳重,暗藏杀机。”
每人十步棋眨眼即过,雷东多没有犹豫,立刻提出了第一个要求:“等我的朋友——带走里诺的那个朋友——联系你时,我要和他对话。”
雷东多知道自己根本不必特意要求去看古蒂,马尔蒂尼一定会让自己亲眼看到的,他会利用何塞的伤势来动摇自己。
马尔蒂尼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雷东多也猜到了他会问这个问题,用目光示意他可以继续走棋。
马尔蒂尼将棋子移动一步:“皮波已经去查了,我相信他会带着答案回来,我大概也能猜到几分,你知道此时沉默是没意义的,对吧?”
“如果这就是你的第二个问题,答案是我知道。但如果我不想说,你就永远别想从我口中得到答案。”雷东多飞快回答,微笑,“谢谢,我会把这步棋记在十步以后的。”
“啧,狡诈。”马尔蒂尼一不小心被他抓了个空当,不仅没有得到答案,还损失了一个问题,不由啧舌,“看来我得小心些了。”
“我倒是想听听,对于我的身份,你猜到了几分?”走完棋后的雷东多好奇发问。

被雷东多惦记着的卡尼吉亚,此时正在考虑要不要和米兰黑手党联系。从加图索手机中找到马尔蒂尼的联系方式后,他立刻将加图索手机销毁以免被定位追踪。
但是对着巴蒂,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通讯仪两端都是久久的沉默。
“你能查到马尔蒂尼的住址吗?加图索什么也不肯说。”卡尼抹了抹手背上的血珠——不是他自己的。
“别冲动。”巴蒂一听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卡尼不说话。
“费尔南多不是为了你才那么做的,也不是为了让你一时冲动,把自己也陷进去的。”巴蒂极力忍耐着自己心中的担忧和焦躁,劝慰卡尼,“相信费尔南多,他既然做下那样的决定,一定有他的用意。”
“什么用意?去送死吗?牺牲自己让我逃走吗?”卡尼扔掉手中的铁链,“你现在让我什么都不干,就坐在这里等着接他的——”
“卡尼吉亚!”巴蒂厉喝,“就算费尔南多想牺牲自己,也不是为了让你冲动鲁莽,白白浪费他的努力的!”
卡尼双手止不住地打颤。他满心怒火,想要咆哮嘶吼,想要宣泄无尽的郁气,可是却不知该向谁、向哪个方向。他猛然转身,狠狠一拳砸向墙面,接着又一拳,又一拳。
砰!砰!砰!
血滴飞溅在雪白的墙面上,触目惊心。
卡尼喘息着,脱力般慢慢跪坐于地,十指交扣紧紧抵在额前。
我应该强迫费尔南多回阿根廷,我应该听他的话拦住何塞,因为我,都是因为我的错才会变成这样……上帝啊、上帝啊,上帝啊……如果你能听到我,求你,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卡尼,”巴蒂听不到他的声音,却如同看到了他。“费尔南多说,如果迷信行为有用的话,就不需要警察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微颤,亦带着笑意。
哈……卡尼忍不住笑,也忍不住泪。“这个混蛋。每次都要我们替他摸木头呸三声驱逐坏运气。”
“迭戈的事,不是你的错。费尔南多的事,不是你的错。何塞的事,也不是你的错。罪恶是犯罪者的错。”巴蒂温柔而轻声道,“如果费尔南多在你身边,他一定会这么说。”
泪水滴落在地面上,洇出一片又一片痕迹。
巴蒂在通讯仪那端静静听着卡尼的低哑的痛哭。
“我们手里还有一个人质,如果不打算交换,米兰人从一开始就不会放你离开。费尔南多一定是抓住了对马尔蒂尼很重要的人,才敢于涉险。他那么聪明,我相信他。你呢?”待哭声渐渐弱下去,巴蒂才再度开口。
“嗯。”卡尼的回答带着浓重的鼻音,却毫不迟疑。
“所以,至少交换人质时,你还会有一次见到费尔南多的机会。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别辜负他为我们争取到的时间。我会继续查梅诺蒂和帕萨雷拉,而你要做的,就是保护自己,不要被米兰人发现。在保证这个前提的基础上,去调查都灵人。虽然费尔南多没来及说,但他那么关注他们,一定是他们还有可利用的地方。如果你能传达任何有用的信息给他,都能让他更多一点选择。”
“嗯。”卡尼揩掉泪水,站起身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得到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我。你也要小心,让cholo也小心,我已经不能……”
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朋友了。
“卡尼……”在通讯仪即将关闭的时候,巴蒂忽然说,“我会摸着桌面呸三声,替他驱逐坏运气。”
“那没用。”静了片刻,卡尼重复了一遍,“那根本不会有用。费尔南多说,意外总会发生。关键是,出了意外,就要去补救。”
说完,他关掉了通讯仪,拿起了桌面上的枪。
现在,我要去补救因我而起的意外了。

马尔蒂尼踌躇了一会才挪动棋子,对雷东多的问题有些漫不经心:“来刺杀我的无外两种人,一是私仇,一是利益。你的意大利语很标准,标准得像教科书,你的朋友们却带着明显的西语口音,我不记得我有西语区的仇人。”
雷东多心中暗叹一声。参加宴会前,他曾花了整整一晚上为卡尼和古蒂恶补意大利语,奈何口音这种事真不是短时间可以掩盖的。
“加上桑德罗说那位小朋友和耶罗有关,我是否可以合理推测,你同样关联到耶罗?”
雷东多默认。
“我和耶罗有生意往来,黑吃黑也许是可能性之一,但我还没付账,可能性不大。而且你又不是耶罗的人。”
“何以见得?”
“那位小朋友躲在皮波车里,却在街上主动冒险离开,这不像执行耶罗的命令,倒像是逃命。昨晚打伤小朋友的人,皮波已经拷问过了,他是——”
“耶罗的人。”雷东多轻声说。
“看来你心中也有不少猜测。所以你和那位小朋友的立场,是既敌对于我,又敌对于耶罗,但和我们两方又直接相关。我和耶罗只有一桩生意可谈,我只能猜测你是来调查这桩生意的。这样推论下来,再加上你俘虏里诺时那份身手和标准的跪压姿势,你的身份大概是……”
“是警察!”
门外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马尔蒂尼即将出口的结论。马尔蒂尼和雷东多一起抬头,见是因扎吉提着一大堆东西满脸不开心:“保罗,我在外忙了一天,你怎么能抢我的风头?揭开谜底这种重要戏份应该让辛苦工作的人出演的!”
马尔蒂尼无奈地笑了笑,指了指客厅另外的出口:“桑德罗在餐柜第四层藏了两块布朗尼和一盘意面,你可以把它当做今天辛苦工作的薪酬。”
“谁敢动我的意面!”楼梯上传来咚一声巨响,刚睡醒的桑德罗直接从二楼护栏上翻了下来,直奔餐厅。
“亚历桑德罗内斯塔。”马尔蒂尼对内斯塔的背影进行补充介绍,但名字还没念完,内斯塔的背影已经消失无踪。
“只有跟食物相关,桑德罗才会有点失礼。”马尔蒂尼几乎是有点羞赧地向雷东多解释着。
因扎吉趴在沙发背上向雷东多展示自己脖子上的指痕:“是警察先生的杰作呢,都不对我表示一下安慰和道歉吗?”
雷东多听马尔蒂尼分析到一半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揭破,此时反而定下心来,瞥了一眼那些青紫的淤痕:“可以。如果你能解释隔着一扇门,你是怎么发现我在发高烧这件事的话。”
“那当然是因为我早就在你房间装了监控啦,警官的睡颜还是很好看的。”因扎吉眨了眨眼睛,很是得意。“顺便,你这套衣服也是我挑的,只摸了一把,我就猜出了你的尺寸,正合适吧。”
雷东多罕见地沉默了片刻,道:“抱歉。这道歉不是因为误伤了你,而是因为我实在高估了你们的道德水平。”
马尔蒂尼闻言莞尔:“今晚不会再有监控了。”
内斯塔一手端着意面,一手端着蛋糕,自顾自走到大厅一侧的吧台吃了起来。
“桑德罗,你糖分摄入太多了。”马尔蒂尼不忘警告内斯塔。
内斯塔正在卷面的叉子顿了一下,不情不愿地将一盘蛋糕推远。
因扎吉把带回来的大包扔到沙发上,东西稀里哗啦滚了出来,文件、资料、日常用品、枪。只多了两个人,空寂的大厅却忽然多了很多生活气息。
“这是什么?”因扎吉随手拿起一个小铁盒,上面印着的饼干商标已经非常斑驳。他好奇地晃了晃,里面不知装着什么,铛啷啷直响。
雷东多认出了这个盒子,他见过,那是古蒂的。
扔下铁盒,因扎吉又随手捡起雷东多的证件,念道:“费尔南多雷东多,阿根廷国家警察特别行动大队,高等警督。保罗,警官比你小一岁呢。”
听到“阿根廷”三字,马尔蒂尼微微皱了皱眉,有些意外。“你是怎么找到这些私人物品的?”他反手摸摸因扎吉的头,给他一个表现机会。
“宴会结束时警官选择了里诺拖延时间,最后一换一,也是选了里诺。那时明明里诺和桑德罗距离差不多,为什么选里诺,不是桑德罗呢?总不能因为桑德罗比较好看,雷东多警官舍不得揍他吧。”
塞了一嘴面,额头昨晚被雷东多警官打破,还贴着创可贴的桑德罗投来冷冷一瞥。
这充满杀气的眼神对因扎吉根本不痛不痒:“所以我假设你们对里诺的脾气有所了解,那么从里诺那个街区的宾馆、公寓找起来也许会快一点。三个外国美人,特征还是很明显的,对不对?”
雷东多转向马尔蒂尼:“下一个条件,我要这包里的三样东西。”
马尔蒂尼点了点头。
“我要我的警官证、那把西格绍尔P226手枪——枪里没有子弹,想必你们已经检查过了,还有那个饼干盒。”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选这三样吗?你身份已经暴露了,这些东西对你还重要?”因扎吉将这三样东西递过去,表情充满好奇。
“它们提醒我,”雷东多举了举警官证:“我是谁。”接着,拿起那把手枪:“我要做什么。”最后是那个小铁盒,他轻轻摸了摸盒面模糊的花纹:“我重视之人的宝物。还能有比这些更重要的吗?”
不必打开盒子,他就已经知道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而盒内的东西也确实如他想象的一模一样。
那个珍珠发卡,那盒被捏坏的治过敏药膏,那支坏掉的预付费手机,几粒空弹壳。
那场爆炸、那趟逃亡、那次月夜下的射击教学。古蒂小心翼翼珍藏着这些与雷东多有关的小小纪念品,他就是这样傻乎乎的,一眼就能看懂。
盒子里还装着其他七零八碎的小东西,幼年时和劳尔的合影,古旧的木偶兵,几枚玻璃弹珠,球星卡片,想必承载着他更多儿时的回忆。雷东多轻轻摸了摸照片上古蒂灿烂的笑脸,将盒子重新盖上。

因扎吉坐到了内斯塔身边的高脚吧台椅上,试图和内斯塔搭话,正忙于吃面的内斯塔却连一个字都吝于给他。于是他百无聊赖地转着高脚椅,喝可乐看雷东多和马尔蒂尼继续下棋。
错失了一次提问的机会,马尔蒂尼只能又在十步之后才能提出自己的下一个问题。
棋局过半,两人棋力都不算高,此时局面胶着,马尔蒂尼稍显劣势,他稍加考虑,选择了一个能得到最多信息的问题:“为什么你会猜测,枪击小朋友的杀手,是耶罗的人?”
雷东多感觉到这个问题的棘手,如果拒绝回答,很有可能丧失目前的优势,输掉最终也是最重要的赌约。而如果明白回答,又会一下提供过多可以让对方推测的线索。沉默片刻,雷东多选择了第三条路:“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同时,如果我提条件,让你割舍掉在都灵的势力,你也不可能答应吧?所以,我的条件——”
他是以玩笑的口吻说出的,但话没说完,马尔蒂尼却微怔了一下。这抹异样神色转瞬即逝,可还是被雷东多敏锐地捕捉到了。电光火石之间,一丝明悟忽然闪电般划过天际,马尔蒂尼的所作所为、他的那场会议、他对莫吉的态度,一切的一切轰然连成一片,雷东多猛然睁大了眼睛:
“你真的想舍弃都灵,不,你想舍弃所有黑道生意,你想洗白上岸!”
马尔蒂尼灰蓝色的眼睛霎时凝成了寒冰,狞厉戾气转瞬即没。闭了闭眼睛,他有点无奈地苦笑起来:“现在,我是真对你那漂亮的阿根廷小脑袋里的想法充满好奇了。”
“彼此彼此。”雷东多猜透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心情大好,“我也对你那蓬松的意大利卷发覆盖下的天真脑瓜颇有兴趣。”
噗——因扎吉口中的可乐喷了桑德罗一身。

Show thread

皇马的采访 

1997年11月,在皇马官方杂志发表的一篇非常私人化的访谈里,阿根廷球星雷东多知无不言,回答了各式各样的问题。

深夜11点45分的波尔图机场,机舱内的雷东多非常谦逊,让人很难把他与几个钟头前球场上征服欧罗巴的表现联系到一起。我们很晚才抵达马德里,还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但是时间仍然足以完成这次预定的采访。雷东多就是这样的人:并非刻意为之,而是由衷地令人喜爱;并不显山露水,而是修养使然。在这次访谈中,他非常真诚、和蔼、热情而又带点腼腆。再次印证了某句老生常谈:每个运动员的内在都有个美好的灵魂。

- ¿Qué libro has venido leyendo?

- Acabo de terminar "La piel del tambor", de Arturo Pérez Reverte, y he comenzado a leer el último de Benedetti, mi escritor preferido.

-最近在读什么书呢?

-刚读完阿图罗·佩雷斯·雷维特的《圣堂密令》。最近开始读贝内德蒂最新的著作,我很欣赏他。

- Benedetti, siempre Benedetti...

- Entre libro y libro siempre leo algo de él, también su poesía. Hace tiempo que le conozco y me encanta, me encanta como escribe, y además su pensamiento, su ideología.

-贝内德蒂,总是贝内德蒂……

-读书的时候总是会读他的作品,也包括诗歌在内。当我刚知道他的时候,就被迷住了。除了作品本身,他的思想、理念同样引人入胜。

- Te identificas con su manera de pensar...

- Sí, porque transmite su rebeldía, su critica contra la sociedad, contra la vida misma, habla de todos esos valores humanos que a veces se dejan de lado por el materialismo, por el interés...

-在思考方式上,你与贝内德蒂有共同之处。

-是的。因为他表达了一种反抗精神,对社会和人生本身的批判,也阐述了被功利主义和利益支配下被轻视的人类各方面价值。
- Hablas como un político...

- No lo seré jamás, seguro. La política no la entiendo. Tengo una definición ideológica, pero muy teórica. Llevada a la práctica, cambiaría mucho.

-你的言论就像一位政治家似的……

-不,我永远不会从政,这一点很明确。我不懂政治。我有自己的思想理念,但是非常理论化。如果实际推行的话,会变得大相径庭。

- Reconoce que cuidas tu imagen.

- Eso sí.

-得说你很在乎个人形象。

-的确如此。

- Y que sigues con mucha atención los giros de la moda.

- Me gusta la moda, comprar revistas, conocer las tendencias, saber lo que se lleva...

-你也很关注时尚潮流。

-我喜欢时尚,购买相关杂志、了解潮流风向,研究着装……

- Y llevarlo a la practica.

- Sí, me gusta mezclar lo clásico con algo vanguardista, innovador, con colores muy básicos, generalmente oscuros.

-并且身体力行。

-是的,我喜欢多种元素综合起来。古典与革新,也包括一些前卫元素,大体上还包括深色系的基色调在内。

- ¿Diseñadores?

- Versace, Armani, Romeo Juglio, Dolcc & Gabana, Costume Home... Podría seguir.

喜欢的设计师、品牌呢?

-范思哲、阿玛尼、Romeo Juglio、杜嘉班纳、Costume Home,等等。

- ¿Desfilarías en un pase de moda?

- Soy muy vergonzoso para ese tipo de cosas.

-如果要你参加T台走秀呢?

-我对这种事很不好意思。

- ¿Cuántos consejos te han dado sobre tu pelo?

- Muchos. Desde mi madre (sonríe) hasta muchos aficionados, pero eso tiene que ver con lo que hablábamos antes: sentirse bien con uno mismo. No hace falta llevarlo de una forma especial para jugar al fútbol.

-关于你的头发,迄今收到多少建议了?

-非常多。从我的母亲(微笑)到诸多球迷在内。但是就像我们之前谈到的:人必须诚心接纳自己。没有必要为踢球专门制定出特殊的发型规范准则。

- Esnaider se lo ha cortado... para jugar con tu selección.

- Respeto tu decisión, como también me gustaría que respetaran la mía.

-胡安·埃斯奈德已经剪短了头发……为了加入国家队。

-我尊重他的决定。同理也希望自己的决定能够得到他人尊重。

- ¿Qué música eliges en los manos momentos?

- "Inxs". Tienen mucha fuerza, levantan el ánimo.

-手边常备的是什么歌曲?

-Inxs的。他们的歌曲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很能振奋精神。

- ¿Que cantarías en un karaoke?

- Si se presenta la ocasión.<ríe. abiertamente>.Una de Andrés Calamaro.

-在卡拉OK选择唱什么歌曲?

-那得视场合而定(开怀一笑)。安德拉斯·卡拉马罗的一首歌。

- ¿Recuerdas tu primer beso?.

-Sí. claro que lo recuerdo.

-还记得自己的初吻吗?

-当然记得。


- ¿Y...?

- ¿Quieres saber algo más en concreto?

-那么……?

-你想知道得更详细吗?

- No insistiré, pero si te empeñas...

- Digamos que fue una buena sensación (sonríe)

-也不是一定要知道,不过如果你愿意透露的话……

-可以说那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微笑)。


- ¿Qué fue lo primero que te sedujo de tu mujer?

- Fue un todo. En primer lugar, verla. Eso ya me cautivó. Después fue a más...

-你妻子最吸引的是哪一点?

-全部。首先,看到她的时候,我就被迷住了。随后就更加……

- ¿Eres machista?

- En algunas cosas sí, lo reconozco.

-你是沙文主义者吗?

-在某些事情上的确如此,我承认。

- ¿Haces alguna labor del hogar?

- Claro, por ejemplo puedo poner la mesa, o quitarla...

-做家务吗?

-当然,比如摆桌子和清理餐桌。
【那还真是累着您了 :0b11:

- ¿Qué es lo más atrevido que has hecho en la vida?

- Conducir a 270 km. por hora... Que se pueda contar...

-人生中做过的最大胆的举动是什么?

-以270km的时速驾驶。

- ¿Alguna manía?

- Varias.

-有什么怪癖吗?

-挺多的。

- ¿Confesables?

- Con mis cosas: mi ropa, mi baño, todo debe estar el mismo sitio, soy muy maniático para el orden.

-可以说说看吗?

-是关于个人物品方面的:衣服、沐浴用品,所有这些都应该放在固定的位置,我对于顺序有一种执念。

- ¿En el vestuario también?

- También. Tengo que vestirme siempre en el mismo sitio, vendarme primero el pie izquierdo...

-在更衣室里也是如此?

-同样。我总是在同一个位置更换衣服,从左脚开始穿起……

【我就知道他有强迫症!就长着一张强迫症末期的脸!!!】

- ¿Que no se puede comprar con dinero?

- La salud, un amigo. Disfrutar de la familia.

-有什么是金钱无法买到的?

-健康、朋友,家庭生活带来的享受。

-¿Te arrepientes de algo?

-No.

-有什么后悔的事吗?

-没有。

- Tu película favorita es "Buscando a Bobby Fischer", ¿por qué?

- Es una película que trata de alguien que consigue el éxito por su atrevimiento, por su iniciativa. Después, cuando comienza a tener un futuro, se vuelve conservador. Alguien le recuerda que sin ese atrevimiento, no puede llegar a nada. Como en la vida misma. Tienes que moverte por lo que sientes, no ser tan conservador. Porque cuando pierdes eso, lo pierdes todo.

-你最喜欢的电影是《王者之旅》,为什么?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一个人如何凭借勇气和自身的进取精神取得成就。然后,当他小有所成时,开始变得止步不前。人们明白,没有勇气,一事无成。在生活本身也是如此。你必须为渴望而前进,不应该畏首畏尾。因为如果人失去了勇气的话,那么也会失去一切。

- ¿Qué partido volverías a jugar?

- Ante Rumania, en el Campeonato del Mundo de Estados Unidos.

-有哪场比赛想重踢一回?

-美国世界杯对阵罗马尼亚的。

- ¿Qué hay que hacer para pasar a la historia?

- Ser un grande, traspasar la frontera de los años. Ser un Di Stéfano.

-怎样才能名垂青史?

-做一个伟大的人,超越时间的限制。就像迪斯蒂法诺那样。

- ¿Lo conseguirás?

- Aspiro a ser mejor cada día, pero no me lo creo, ni vivo para ello.

-你有一天也会那样吗?

-我的动力是每天都做得更好,但是并不确信自己能做得到。同理我也并不是为了名垂青史而活。

- Eres un psicólogo en el fútbol.

- La mentalidad siempre es importante. Se juega con los pies, pero quien dicta es la cabeza.

-在球场上你是个心理学家。

-智力总是很重要的。人们用脚踢球,但是发号施令的却是头脑。

- ¿Un lugar para perderse?

- Australia.

-最想流连其中的地方?

-澳大利亚。

- ¿Un color?

- El rojo Intenso, pasión de la vida.

-颜色呢?

-深红色,那是生命的激情。

- ¿Un sabor?

- El helado de dulce de leche.

-味道?

-牛奶冰淇淋。

- ¿Un olor?

- Un buen perfume de mujer.

-气味呢?

-一款好闻的女式香水。

- ¿Por qué o por quién debe llorar Argentina?

- Por todos esos desaparecidos que, lamentablemente, cubren con un velo negro la historia de mi país. Y por los caídos en Malvinas, una guerra incomprensible.

-阿根廷该为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而哭泣?

-为了在历史黑幕下消失的不幸人们,还有在难以想象的马岛之战殒身的亡魂。

- ¿Qué no sabemos aún de Redondo?

- No creo que haya nada desconocido. Me muestro tal cual soy. Un hombre que disfruta de su profesión y de su familia.

-关于雷东多本身,我们还有什么未知之处吗?

我不认为自己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方面。我已经如实表现出了自我:一个享受职业生涯和家庭生活的人。

存个04年采访 

费尔南多,中国球迷都在热烈地谈论着你的到来,因为你将在中国告别AC米兰……

雷东多:是的,我的确没有想象过这样一次特别的告别。1985年的时候,我随阿根廷16岁以下国家队去中国参加了世界少年足球锦标赛,去过北京和天津。从未到过上海,这次旅行却给了我机会,因此,在上海告别AC米兰肯定会是一次美妙的经历。

  >>原谅我直奔主题,在上海告别AC米兰以后,你的去向是哪里?
<<我确实还没有做出决定。很显然,有过在AC米兰踢球的经历以后,我不可能选择另一支意大利球队,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也不愿意回到西班牙。假期里我会认真地考虑各方面的邀请,例如英格兰和法国,然后再做出决定。

>>AC米兰俱乐部也试图挽留你,为什么你执意要离开呢?
<<这个赛季我出场的时间不是很多,但今年6月我就会满35岁了,这意味着我的职业球员生涯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太多。我希望在职业生涯结束前还尝试着多踢踢球,因此赛季结束前我告诉米兰的官员,希望换个环境。他们对我的决定很理解。事实上我同样舍不得离开米兰,在这里的几年中,我受到了特别的关爱,因此即使我不再在这里效力,AC米兰也将永远是我心里的一份特别的记忆。

  >>你是否觉得过去的两个赛季中自己本应该获得更多的出场机会呢?
<<不。关键问题是,我来米兰以后立即因为重伤停赛,更是经历了反复的手术。即使是伤愈后复出,也有一个过程。在米兰效力的两个赛季里,我有机会和球队一起赢得了冠军杯和联赛冠军,特别是在上赛季获得意大利杯的过程中贡献了自己的作用,这样的经历在我看来是非常积极的。至于出场机会,人生本就是如此,总有高低起伏,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能否想象一下,如果没有选择足球,你现在正在从事的是什么职业?
<<很难想象。因为从我小时候开始起,足球运动员就一直是我梦想的职业。很幸运,父母从未给我压力,他们让我可以在足球和学业之间做出自己的选择。我学习了经济学,但这并不说明如果我没有踢球,就必定会从事相应的工作,因为足球是我一直未曾改变的梦想,我也通过努力实现了这个梦想,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和身体从来就是属于这项运动的。

  >>球迷们把你叫做“王子”,另一名南美球员弗朗西斯科利也得到了同样的称号。还有人叫索拉里“小王子”,而索拉里则说你是足球界的“加德尔”(阿根廷历史上的传奇艺人,为阿根廷的音乐、舞蹈、文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像你们这种类型的球员,赛场内外的优雅风度究竟是从何而来?
<<在我看来,一定程度上是天生的,尤其是球员在场上移动时的姿势。另一方面,也是体现出球员本身追求的风格和哲学。我对足球一直有自己非常肯定的理解,并且没有停止过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和提高。我想这就是我的足球风格的来源,期望为观众提供享受,展示技巧和美学,因此要求自己不断去提高,去追求更完美的境界。

>>你的职业生涯里充满了曲折,不过让球迷们感到幸运的是,巴斯滕的悲剧没有在你身上再次发生。在那次漫长的与伤病搏斗的过程中,你是如何让自己从未失去复出的信心?
<<事实上,我从未有过放弃足球的念头。我度过了一段非常困难的时候,尤其是经历了两次手术后,我仍然不能重返赛场。是对足球的巨大热情让我一直拥有重返赛场的信心,让我一直努力地向前看,我时刻意识到,如果不能战胜伤病重返赛场,那对于自己来说才将意味着一场巨大的悲剧。

  >>在你养伤期间,你主动通知AC米兰俱乐部停止给你发工资,这在足球界里可谓一件罕事……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由于手术和恢复的时间过长,我觉得很有必要这样做。我对加利亚尼说明了自己的理由,他也表示非常理解。

>>你以“我行我素”著称,却让球迷感到更加好奇。例如,当你拥有来自全欧洲的邀请时,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小岛上的弱旅特内里费?当你可以加盟当时独霸西班牙足坛的克鲁伊夫巴萨“梦之队”时,为什么选择了皇马?
<<特内里费被我看作是职业生涯中非常必要的一站。当时我非常年轻,需要一个中转站让我顺利地完成踏向欧洲的第一步,让自己变得足够成熟然后才加盟一支豪门球队。在阿根廷,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都是人们谈论最多的欧洲球队,但因为迪斯蒂法诺的原因,阿根廷人倾向皇马的更多,包括我自己。加上巴尔达诺也去了皇马,这些原因都让我无法拒绝皇马。

>>你是皇马整个90年代辉煌的代表人物,难道不觉得自己在马德里应该得到一个更好的结局吗?
<<不,事实上足球就是这样,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能抱怨什么。我非常幸运在马德里经历了一个辉煌的时期,最后1年我们再次赢得了欧洲冠军杯,我甚至被评选为冠军杯最佳球员,这些都让我感到非常满意。在马德里的1个循环结束了,接下来我得到的是到AC米兰这样的豪门踢球、去经历意大利足球的机会,同样令我感到满意。

  >>去年,你和AC米兰一起重返伯纳乌与皇马交手……
<<那是一次让我感情澎湃的经历,当我身穿AC米兰球衣出现,他们高喊着我的名字,向我展示他们的关爱,我非常感动,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

>>时至今日,当你回想往事的时候,是否想到过在你和比拉尔多、帕萨雷拉和贝尔萨之间或许存在别的解决办法?(雷东多分别因为学业、长发和皇马的原因拒绝了先后三位阿根廷国家队主帅的征召)
<<不,我不认为。尽管我也曾希望事情的结局是另一个样子。每一次的具体情况并不太一样,虽然我本来也想为阿根廷国家队效力更多,但我不会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遗憾,因为这些决定在当时的情景下都是必然的。有时候,足球就是这样,你必须根据自己的真实感觉去选择追求的方向。

  >>你觉得自己的选择为阿根廷球迷理解吗?
<<我想,不少人理解我的决定,另一些人则不理解。对此我很平静,因为我作出了自己的选择,这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一个经典的后腰,这两年的足球发展趋势中,似乎双后腰战术越来越流行。你怎么看待这场变革?
<<我两种方式都踢过,并且都没有适应问题,但如果要选择个人喜好的一种,我会选择传统的单后腰。但对于球队来说,得根据球员的特点决定阵型,例如这支AC米兰,皮尔洛单后腰,效果就很理想。我认为单后腰和双后腰阵型之间甚至可以找到灵活的契合点,例如进攻时使用单后腰,防守时变成双后腰。

  >>雷东多有一天成为AC米兰或者皇马主帅,会使用这种灵活的单-双后腰阵型?
<<哈哈,走着瞧,足球里面什么都是可能的。我的确希望退役以后尝试成为职业教练,因为这样如果能把自己在多年职业生涯中形成的足球理念运用到实践中去,同样会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你仍然有做教练的想法吗?

-是的,我本来打算在三月底去西班牙,但这场疫情让一切都刹车了。我们陷入了一个很大的僵局,尽管我的意愿仍然没有改变。我仍然怀念竞争中的肾上腺素。我想现在是时候了,我希望我能有这个机会。我对一切都持开放态度,我对分析建议持开放态度。足球是我最大的爱好,我希望能发展我的想法。

-你会是什么样的教练?

-我毫不怀疑,我会试图让我的团队解释我看待足球的方式,这自然是进攻性的。致力于比赛的足球。教练的职业非常复杂,人们必须专注于这个过程,因为我们知道结果就在那里,它们会制约你的任务。但是,能够强化你所拥有的球员,让你的球队将你的想法付诸实践,你所做的工作在球场上被看到,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满足。我相信这和自己上场是无法相比的,但这是最接近的。这是我能够重返足球的唯一途径。

大哥,一年多了……穆里尼奥都换了两份工作了,你喜欢的舍瓦也换了一份工作了,连十四都准备考虑去土耳其了…… :0b11:

–¿Te queda algo por decir sobre las veces que te negaste a jugar en la selección?

–Simplemente que me hubiese encantado no tener tantas idas y venidas. Pero uno toma decisiones, y en ese aspecto estoy tranquilo. Cuando uno elige, pone en la balanza los pros, los contras y las consecuencias. Todas las decisiones que tomé fueron después de analizar. Si hoy hay algo que me faltó en mi carrera deportiva, es la selección. Me quedó como una espina, por no poder ganar un Mundial con la Argentina, por no tener más continuidad.

-关于你拒绝为国家队效力的那些日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简单地说,我很希望没有那么多的来来去去。但你做出了决定,在这方面我很平静。当你做出选择时,你会权衡利弊和后果。我所做的所有决定都是在分析之后做出的。如果说在我今天的运动生涯中,有一件事是我所想念的,那就是国家队。我没能和阿根廷一起赢得世界杯,我没有更多的连续性,这就像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一根刺……所以说,怎么可能不在乎呢 :0b15: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