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友邻提问:3、40年代的正常德国人,是怎么接受自己被疯子包围的事实的,有这方面的书推荐吗?

我把友邻们在评论区的书籍推荐整理了一下搬过来啦,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象友可以看看~

Follow

@changjiaoya 《一滴泪》也放进去的话显然书单也有讨论我国过往伤痛的意思。那么推荐杨小凯《牛鬼蛇神录》和他少年时的旧作。豆瓣应该无法标记这本书。

@urotsuki 谢谢你的推荐~其实大家的本意是想讨论我国的,可是又不敢直接问,所以就问问德国的 :blobsad:

@changjiaoya 这个我懂。其实我不推荐把我国和德国和苏联类比,这三个国家都是大不相同的。

@changjiaoya 实际上我觉得正常人和疯子的二分法对我们并无好处,对认知疯子也并不有利。
如果实际用意是在讨论我们自己当下的处境,个人还有两本书推荐:
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子安宣邦《何谓“近代的超克”》

@urotsuki 我觉得大家也并不是想粗暴的二分法,只是处于现在这个逐渐失去人性的社会环境,大家想寻找一丝丝慰藉与动力让自己坚持下去而已。

@changjiaoya 我忽然想到之前读过的一段书评:
“一般来说,从波克瑙(Franz Borkenau)到纽曼(Franz Neumann)再到汉娜·阿伦特,二十世纪的德语知识分子围绕全体主义所进行的讨论,虽然丰富且重要,但是无法摆脱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把全体主义所宣称的东西,当成了全体主义实际上拥有的东西,这种对全体主义的恐惧,拉长了全体主义的阴影,一句话,正是因为人们相信全体主义的威胁,让全体主义确实戴上了它本不配拥有的至暗冠冕。“

”由于法兰克福学派所做的批判,理性似乎无可挽回地与全体主义——二十世纪的灾难——紧密联系在一起。人们毫不犹豫地谴责理性的滥用以及因此对理性的恶用。于是乎,对全体主义的科学研究,实际上在批判理论这里退回到一种伦理谴责,其攻击对象当然是理性的阴暗面——即理性的阴影。可以说,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纳粹德国的失败之所以命中注定,并非由于其伦理上的极端邪恶,而是由于在根本上,纳粹统治乃是一种不稳定的短暂状态,里芬斯塔尔的电影中所展现的那种秩序、统一与高效,恰恰建立在一种实际上难以长久维系的二元结构上。”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