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说道仇恨教育,我国全新的仇恨教育一直以来注重的都是“灌输仇恨”,只教你如何去仇恨,因何而仇恨,而不告诉你铭记仇恨是为了什么。当压迫者对着被压迫者无情蹂躏的时候,仇恨油然而生。铭记仇恨,它的根本意义是铭记压迫这一行为,而压迫是必须被反抗,被消弭的。仇恨使得人与人对立,什么样的人必须和什么样的人对立?只能是压迫者和被压迫者。而不是为了制造新的仇恨链条,不是将压迫者与被压迫的地位单纯反转。

日本人可恨么?固然可恨,他们,或者准确的说那些侵华的日本军人们犯下滔天大罪,灭绝人性,但这些却并非刻入他们血统的“原罪”,打碎诞生这“罪”的土壤才是仇恨赋予的使命。但混淆这一概念,引导我们去仇恨一个或一些由与生俱来的属性而聚集的群体,使“血统原罪论”大行其道的教育,实际上也更容易让我们通过“过去的仇恨”遗忘“现在仍遭受的压迫”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