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好了,小文库~低调发车,车速偶尔秋名山,尽量不翻车,真翻了就乞求安全带,喜欢糖里裹刀子,也喜欢刀子蘸糖,反正~~~~~~刷敬老卡才能上!

《继》-小番外龙珠同人ALL贝吉塔 

@kakavege 龙珠同人ALL贝吉塔
《继》-小番外

人物归老鸟
OOC脑洞归我
不要鲨人

番外-承

“维斯维斯!维斯!”吵吵嚷嚷的呼喊声从门外传来,维斯忙放下工作摘了眼镜,笑着打开门,“放学了啊,今天怎么没等我去接你?”
“没呀,幼儿园那么近,而且呀,我们班来了个讨厌的小孩子!他个头好高的,老师还说他跟我们一般大,真讨厌,他坐在我隔壁,我不想挨着他,就给老师说换位置啦,然后那个小孩就哭啦,哭的好大声,烦死人!老师就要他又坐到我旁边,那家伙就不哭了,好烦啊!”
“是吗?那真是委屈宝宝了。”维斯蹲下把五岁的贝吉塔抱起来,随口问到:“那小孩叫什么啊?”
“他叫什么?我没记住,不过那家伙的眼睛是绿色的好烦啊,他是不是外国小孩?”
维斯眨了眨眼睛,“也许,是的吧,贝吉塔今晚你要吃什么?我买了大火鸡,要不要吃烤火鸡呀?”
“不要,我要先去看看弟弟!”
“好,去看弟弟。”
维斯抱着贝吉塔打开一间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屋子,那里摆着一台育婴保温仓。那个被维斯一起带回来的小家伙,在里面嘬着拇指睡的很香。“卡卡罗特!卡卡罗特!我回来啦!”贝吉塔从维斯的怀里挣下去,啪嗒啪嗒跑到那个玻璃罩跟前,啪啪的拍了两下,“卡卡罗特,不要睡啦!”
睡梦中的小婴孩似有所感似的,睁开了眼睛,望着贝吉塔,张开嘴开心的回应了一声,“呀!”
维斯轻轻关上门,把空间留给了那两个孩子。
打开厨房的灯,维斯从冰箱里拿出大火鸡,琢磨着是炖还是烤。“一般来说,烤火鸡似乎才是正统啊。”维斯念叨着,弯腰拽出个大盆子,把火鸡腌好,便去洗苹果。他没雇保姆,哪怕是手忙脚乱的照顾两个小婴孩,他也没打算雇佣个保姆。
这五年来,贝吉塔跟地球的小孩子一样,慢慢长大,可卡卡罗特却一直维持着小婴孩的状态。卡卡罗特太特殊了,让维斯一直提心吊胆,这让他养成了半年或是一年就搬个家的习惯。但自从搬来这个新社区,卡卡罗特竟然也开始成长了,这是个好兆头。
维斯拿出蜂蜜,仔细涂抹在火鸡上,预热的烤箱发出细微的嗡嗡声,厨房里溢满了苹果汁的甜味。或许再等个一两年,那个烦人的卡卡罗特也会像个正常的孩子似的慢慢成长起来。维斯打发奶油,堆在果泥派上。
他轻轻哼着歌,把火鸡推进烤箱,只要三十分钟,就可以喊贝吉塔来吃这丰盛的晚餐了。维斯刚定好计时器,忽然听见了那个独特的电话铃音,这让他微微愣怔片刻,忙从客厅的柜子里翻出象帕留给他的手机。
手机屏上显示的是未知来电,维斯在衣服上摸了摸手心的汗,才小心翼翼的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请问……”
“……你好……维斯先生,我们找到你了。”

END.狡兔
终于彻底完结,留一个小悬念
同时,算是解密吧。
1.为什么卡卡罗特五年一直保持婴儿状态,因为他的身体是被布罗利吞掉了。(不知道各位亲有没有仔细看最后一章,卡卡罗特的头是被贝吉塔保护起来,但他的身体被布罗利吞了,所以发育非常缓慢,PS能量缺失嘛。)
2.新生的贝吉塔是无性征的普通人了,所以是创世纪新人类的主旨,(如果我继续往下写的话,会写这部分,由贝吉塔的外星卵中新生的人都是无性征新生人类,而且身体素质超强,PS.如果有异能就是软科幻了。)
3.新生小贝吉塔是被布罗利找到了,那个绿眼睛的小孩子是伏笔。(如果继续开文下去,那个绿眼睛的小布罗利是被联邦内部的一位检察官收养的,然后他发现了孩子的与众不同,决定开始深入调查这件被掩盖的事。)
4.最后打过来的电话,就是那位检察官和他身后的支持者(也可以看成象帕已经被扣押了。)
END-狡兔
撒花。

《继》12完结章-龙珠同人ALL贝吉塔!#ALL贝吉塔 

@kakavege 《继》12-完结章ALL贝吉塔


12

那声音震醒了布罗利,也传进了贝吉塔的耳朵……这太危险了!贝吉塔不觉得卡卡罗特能和这野兽似的家伙对抗,和还没容他转头,布罗利的手就已经抓住他的颈子,“还真是,半分都不能松懈啊!”
想到自己被一个还没完全觉醒的雌性诱惑都如此地步,让布罗利恼怒的咬住了贝吉塔的耳朵,一丝鲜血晕染在布罗利的唇角,他恶狠狠的威胁着,“老实一点,别让我现在就把你吃掉。”
细碎的喉音被布罗利的手指碾压成沫,贝吉塔根本无法挣脱。除了他的耳朵,凡是被布罗利触碰到的地方都炙痛的犹如被硫磺火舔舐过。贝吉塔知道,这是自己在排斥其他α的信息素,这是那仅存的冷杉在告诉自己,他的α已经到了!
可他是真的不想让他来啊!
贝吉塔努力仰起头,想告诉卡卡罗特快逃,离开这!可他不知道的是,在卡卡罗特见到这怪物的那一刻,冷冽的杉木便以压了过去,层层叠叠直到炸裂,罡风席卷着一切,那根根巨树冲天而起撕裂了大地,同硫磺火搅缠在一起。
卡卡罗特知道,那个人就是同族!那种渴求力量的欲望,几乎凝成实质,缠绕在那个人的身上,那个在自己意识中呼唤自己的,自称布罗利的家伙!
热血涌上了卡卡罗特的脑子,在看到那家伙居然想染指贝吉塔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与这家伙只能存活一个!冷杉对撞上硫磺火,翻搅的周遭似乎都炽烈的燃烧着。一拳、两拳,肉体相撞,骨骼的断裂声显得沉闷无比。
是血的味道,贝吉塔费劲的眨着眼睛。在卡卡罗特打在布罗利的太阳穴时,他终于被那怪物摔了出去,虽然他护住了头,可Ω的身体还是经不住这样的撞击。他头晕眼花,腿骨似乎也出了问题。可即使如此,他还是想要卡卡罗特离开这里,以他的等级,没在那三S的怪物面前腿软,就已经是奇迹了。
然而卡卡罗特根本就没感应到他的心意,贝吉塔眼睁睁的看着他同布罗利扭打在了一起,可体型上的差距,无法弥补,哪怕卡卡罗特已然如同古猿般灵活,却还是被布罗利擒住了双臂。
怕他死,怕他被吞噬!栀子花再度绽起花蕾,就犹如挥起战旗,然而还没等花朵开放,贝吉塔就见到血喷溅在了大地。
贝吉塔的唇色惨白,眼里再也盛放不下其他东西……万幸的是,那‘混蛋’还活着,尽管他的额角、后背都是伤,但还是顽强的跟布罗利扭打在一起。
卡卡罗特撕裂了布罗利的肩膀,他能听到贝吉塔的恐惧,所以他知道自己不能输。如果死在这,那代价太过惨烈,他承担不起!许是本能,许是直觉,就像布罗利没放过他的肉一样,他也没浪费布罗利的血。那本应腥咸的暗红体液,只是看在眼里,就让他觉得甘美无比。
那里裹挟的是一团团赤金色的能量!沸腾在炽烈烫人的血水里,让他不自觉的吞咽着涎液,是的……卡卡罗特觉得他需要这些东西,哪怕脑子里回响着贝吉塔的阻止声,他还是张开嘴,贪婪的用自己的犬齿撕向布罗利的身体!
炙烧的能量随着血肉,涌进了他的身体,让卡卡罗特满足无比。澎湃汹涌的能量冲刷着他的喉管,那种仿若得到新生的愉悦冲击着他的心神。让卡卡罗特不由的沉迷,这就是……族人的……追求?极致的情绪感知、肆意的记忆读取、狂妄的感情释放之后,所谋求的并不是共生共享……而是自私的掠夺啊……
渐渐染上赤色的双目,对上了布罗利的绿瞳。这样的卡卡罗特让‘三代’兴奋极了,就是这样的。狂妄、自大,渴求力量的疯子,才配是‘超级的’,才配是残存的‘亡星贝吉塔’最后流放的后裔!
哪怕只是一小撮DNA的序列,也无法抗拒渴求力量的本能。布罗利狂笑着,他的野望会不会激化出一个连伴侣都舍得抛弃的‘兽’呢?真是太让人期待了!
血与火在燃烧,卡卡罗特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在何种险境,他沉浸在那血带来的感官刺激,深深陷入了虚幻的世界,他仿佛亲眼见证着被取名为‘赛亚’的种族是怎样从繁盛到衰败,直至灭亡……直到,他身体中的巨兽,嚎叫着同他的本能撕打在一起。而最后惊醒他的,是伴侣撕心裂肺的呼唤,卡卡罗特茫然的望向那声音的源头,却只看到贝吉塔惊恐的双瞳。
跟随着象帕穿过密林的维斯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他按住狂跳的心脏想回转身,可刚一动作就被象帕抓住了手腕,“不要回头,维斯先生,比鲁斯大人说过,那些与您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
卡卡罗特仿佛听见了贝吉塔凄厉的惨叫,他看着他,想安慰他,可张开嘴,却只有血不停的涌出来……天色似乎灰败下来,他渐渐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了……随着黑暗慢慢笼罩了他,卡卡罗特才突然醒悟,原来这就是死亡啊……
喷出的血溅落在地面上,凝成漆黑颜色。布罗利拎起卡卡罗特的头,蹲在贝吉塔跟前递过去说,“呐,你要尝尝吗?”
在那一刻,庞大的栀子花终于撕扯下粉饰太平的花萼,露出了内里的獠牙,锋利尖锐,淬着毒……曾经的贝吉塔行星上的王者,赛亚种族的雌性……将根系刺入大地,那些散发着冷杉芬芳的血肉,都化成了它的一部分,丝丝缕缕都融进了贝吉塔的身体……
如同魔鬼一般的食人花藤在废墟中疯狂舞动攀爬,凡是血肉,都被它吞噬殆尽……甚至连硫磺火焚烧过的空气中残存的能量都没被放过。而贝吉塔却被透明的花蕾包裹起来,眼神空茫的望着面前如地狱般的景色。
在血肉中绽放的花……层层叠叠、大朵大朵。
被染成赤色的花,燃着金色的火,它贪婪的搅动着残余根下的骸骨,如同不知餍足的饕餮。
贝吉塔好似被撕扯成了两半,失去伴侣的绝望和痛苦被栀子花裹进了蕊瓣之中。然后他听见了栀树的哀鸣……就似经受苦难而降临人世的婴孩,本应纯洁如天使的啼哭,却沙哑的好似饿鬼的嘶嚎,它们吵闹着‘饿啊!饿啊!’
贝吉塔漠然的抱起卡卡罗特的头颅,在浓郁的冷杉芬芳中合上了眼。如同巨蟒般的树根舒展开来,推开浸透了血液芬芳的泥土,遮天蔽日,抖出遍地琼花。
布罗利懊恼极了,他仓皇的在花海间逃窜。他清楚的知道,那每一朵苍白柔嫩的栀子花瓣下都藏了嗜血的毒牙。顶着嫩芽的青藤结成了网,栀子花香裹挟煞气扑卷向硫磺火燎过的地方,撕扯向他。
布罗利后悔了,如果知道自己将要直面的是这种恐惧,那他一定在吸收融合了同族的力量之后,在来挑衅‘她’。现在还来的及吗?
不想死,不能死!他要吞掉卡卡罗特,吞掉那年轻的同族的身体,让自己极限进化!在虚影的笼罩下,布罗利炸裂开自己的筋膜血肉,鼓动着包向那具尸骸,他生吞融合掉卡卡罗特的血与肉,将那肉体中残余的能量转为自己抗衡贝吉塔的力量!
不想死!不想死!!对生的贪欲凝结成的怪物,颤着碎肉人立而起。巨大且锋利的鲨齿开合着,扑向囚困他的牢笼。贝吉塔望着那怪物,看着他鼓涨的筋膜蠕动的躯体。他知道,那内里是什么,那是与怪物黏连在一起的……自己认定的半身啊!
名叫布罗利的怪物在疯狂的撕扯着栀树的藤蔓和筋条,那丝丝麻痛顺着无法碰触的神经传导进贝吉塔的身体。这是什么感觉呢?贝吉塔微微垂头,似是怜悯的看着已然疯狂的家伙,可随着指尖渐渐冰冷,他只能托起卡卡罗特的头颅。
‘卡卡罗特。’贝吉塔在意识深处念着,‘卡卡罗特……你睁开眼,看看我啊!’
冰冷的唇贴在一起时,贝吉塔终于听见了,那声苍凉悠远的哀鸣,那是雌性对延续的渴望,它们的喧嚣声在他的每一个细胞中炸裂,它们吵嚷着,‘吞掉!融合!同化!凝结出最强大的真我!’
贝吉塔觉得自己开始融化,就如同蜜糖一般开始慢慢滴落,粘稠香甜的蜜色糖浆,包裹住伴侣的头颅,渐渐两股混作一股……所有的栀子花都开始流淌出蜜汁,黏糊糊的散发出诱人的气息,它们摇曳着诱惑着,裹住所有的残肢碎肉……
维斯突然站住脚步,他又听见了悠远又凄凉的悲鸣,就如同孤雁呼唤亡侣的哀叫,一声又一声。象帕察觉到他的动作,也停下脚,转头拉住他,“维斯先生,不要回头,离开这里,您已经彻底自由了。”
不行,自己做不到!维斯甩开了象帕的手,奔跑着折返回去,他要回到那,那一声声执着的呼喊,是对生的渴望,那个声音曾无数次的回响在他的梦里,所以不管那还剩下谁,还剩下什么,他都做不到袖手旁观!他要回去,回去!这次他要回去,拉紧他,不让他在独自面对深渊!
枝杈划破了他的脸,维斯却感觉不到疼痛,他只顾着向前跑。那里,那个地方!鼓动着他的,是一阵阵从胸膛震颤而出的悸动,那是对生命的渴求,迫切又贪婪!直到他气喘吁吁的跑到那座废墟,急躁的从暗道中爬出去……
才看到召唤自己的是什么。
那是一颗巨大的茧,遮天蔽日,矗立在密林中央……在阳光下闪着金芒。粘稠的蜜色丝线,重重叠叠如同纱网一般,在栀子的香甜味中,一层又一层的,将自己固定在高耸的断木中间。
那熟悉的呼唤声就是从这茧里传出来的,维斯试探着靠近,可又本能的感到了危险。
“都说让你不要管了,你这个人啊……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不知何时跟上来的象帕,缓缓走到维斯跟前。“哈,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听到他这话,维斯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问道:“你知道?你知道会这样?为什么?连比鲁斯先生都……”
“都什么?都不知道?哈,他只是不想你牵扯太深而已。”象帕眨了眨泛着淡金色的眼睛,看着维斯笑了,“抱歉啊,维斯先生,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是极密事件调查员,而且我和比鲁斯是双胞兄弟。”
这位圆润胖乎的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联邦检察官的证件递到维斯眼前,等他看清上面的内容才慢斯条理的收回手。“维斯先生,请您体量比鲁斯先生的一番苦心吧,他不想让您卷进这场旋涡。”
“请问您是什么意思,我只是个受害者而已。”收拢心神的维斯,瞬间戴好自己金牌律师的假面,直视眼前这位联邦检察官。
“受害者吗?”象帕歪歪头,突然无声的笑了,“您以为,比鲁斯为什么要一直把我带在身边呢?”他抬手拍了拍维斯的肩膀,“维斯先生,因为他知道,斯芬克斯财团的能力再大也压不过联邦。在这一点上,比鲁斯先生要比您明智的多呢。”
维斯并没接话,只安静的看着象帕。看他这样配合,又想到兄长的嘱托,象帕轻咳一声,转脸状似无意的说:“你们搞的那些事,其实很多势力都有插手,不动你们,只是还不到动你们的时候。您如果是个聪明人,现在就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改个名字,我觉得凭您的实力,一定能再闯出一番天地来。”
话说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是一场被庄家监控着的豪赌,不论输赢,金苹果都不会落进赌徒的口袋。
维斯拉了拉满是灰尘和褶皱的衬衫,尽量让自己语气和缓的问:“那这个茧……象帕先生要直接上报给联邦的监察部吗?”
“这个啊……其实我是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东西。”象帕昂头望着小山一样的茧,“还以为我的后续工作是处理现场和收尸呢,反正那些研究资料和从你手里得到的原石都已经交上去了。”
听到象帕的这些话,维斯微微挺直了脊梁,手指攥紧又松开,踌躇半天才略显急切的说:“请您,请您能不能先别上报这的,这里的情形呢?我能感觉到,我能感觉到这个茧子里有声音在呼唤我,真的,我不知道您能不能听见,但我能保证它不危险,真的!我能感觉到!”
看着维斯那焦急又慌乱的样,象帕低头吐出口气,“呐呐,维斯先生,您真是……真的是,咳,难怪我那位双胞哥哥嘱咐我,如果生出什么变故就把你打晕带出去。”
“您不会的,象帕先生,您不会的!”维斯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象帕的衣袖,可又迅速的松开手,但依然固执的瞪着他说,“您不会做那种事,您一定……也想帮比鲁斯先生完成心愿的!”
“比鲁斯的心愿?”象帕做了个古怪的表情,“他已经完成一大半了,斯芬克斯财团以后只会成为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另一个小小的愿望,他似乎从没告诉过你。他其实是想用姬内博士的技术,弥补你的缺憾。不过……”
象帕抬手挠了挠下颌,“也许你的缺憾能让你体会到我们无法感应到的东西,那么,既然你说这个东西不危险,我就姑且陪你等一会吧。”
听到这话,维斯欣喜的正要道谢,就见象帕挥挥手,“先别谢我。监察部已经下达了收网通知,现在他们可能在外围正追捕那些逃窜的佣兵,你看看这个大东西,这么显眼,就算我想帮你瞒也瞒不住。我能做的无非是陪你在这拖延一段时间。哦,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弗利萨已经落网了。”
象帕看着维斯疑惑的挑起了一边眉毛,啧了声,“你不是一直在担心,那个叫贝吉塔的实验体吗?贝吉塔没跟他在一起,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听见这话,维斯那张习惯了假笑的脸终于彻底真诚起来。象帕看着他抬手抚上金色的茧壳,笑着说:“他当然没和弗利萨在一起,贝吉塔在这,我能感觉的到,这个茧子里,在呼唤我的声音,是他。他就在这里。”
“这么肯定?”
“是的。”维斯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扭头对象帕说:“因为,我把贝吉塔幼年时切掉一小节尾骨,镶嵌在自己的耳骨中了,所以……只要离得足够近……我就能感觉到他。”
象帕看着莫名骄傲起来的维斯,哈哈笑起来,“你这么做可真够变态的啊。”
维斯却没听见象帕的调侃,他专注的看着手下的茧壳,只觉得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而那鼓动声,震颤着,甚至延续到那金色的壳上。那鼓动越来越明显,就在维斯心慌的想抬起手时,只那么轻微的一下,厚重结实的茧壳竟破开了一道裂纹……
随即便是更清晰的劈裂声,噼噼啪啪的整个巨大的金色茧子,像是一个薄脆的糖皮,竟是整个炸裂开来。
粘稠的,蜜糖一样的凝脂瞬间淌了满地。维斯惊恐的望着茧子里密密麻麻的二十几个半透明的卵状膜壳,已经做不出任何反应了。倒是象帕,迅速蹦起来,几步跑进那些卵膜中间,然后惊讶的叫着:“维斯,你快来看,这些,是不是刚才死在这的那些人?!”
透过那些膜壳,依稀能看见里面的一个个小婴孩,虽然都如同在母腹中那样蜷缩着,维斯还是辨认出两个紧紧挨着的女婴是姬内和赛莉巴,就在象帕嚷着他找到了比鲁斯的时候,维斯却彻底的慌神了,贝吉塔呢?为什么这么多的卵壳中他没有发现贝吉塔!
象帕粗鲁的把比鲁斯的卵壳抱起来,才发现卵壳下连着一条像是脐带似的根须,忙嚷道:“维斯,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
什么?维斯踉跄着走到象帕跟前,抱起另一个卵壳,才发现几乎所有的卵壳下都连着一条植物的根须,而那些根须,都聚向了茧壳中央,汪着蜜色汁液的地方。
维斯拉拽着那些根须慢慢走进那汪粘稠的汁水中,蹲跪下去仔细摸索,终于在那里摸到了一颗巨大的卵壳,在他费力的想把那颗卵抱起来时,才发现这个卵才是整个茧子要保护的。无数的挂着蜜色黏液的枝蔓根系蠕动着,缓缓围住了他。那情形吓得象帕抱起比鲁斯的卵壳,就跑出了茧壳。
那些挂着毒牙的藤蔓,缠绕着维斯,却并没有攻击他。维斯捻了捻自己的耳骨,那里烫的吓人,看来是贝吉塔的那一块小骨头救了他的命。怀抱着蜜金色的卵,维斯缓缓退到安全的地方,就在他离开茧壳的一瞬间,那些盘绕在卵下的根系竟然齐齐断落。
随后,便那些铺天盖地的枝丫藤蔓就如同开到荼蘼的昙花一般,凋零也只在一瞬间。
象帕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像怪兽一样的藤蛇枯竭、碎裂,一层层剥落,如同深秋的枯叶一般,只是轻轻一捻便化作了尘埃,刚刚还耸立的巨茧,竟是被风吹着,渐渐飘散在废墟里。
“这……是梦?”
“不是。”
维斯紧了紧怀里沉甸甸的卵,正想让他看看那些乱成一团的卵,就听见那些卵壳集体的碎裂声,随着第一声嘹亮的啼哭,几乎是同时,四周立刻满是这种让人恐惧的声音!维斯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去捂耳朵,可还没等他动作,便看到自己怀中的卵也破开了一条裂缝。
惊惧变成了惊喜,维斯脱下自己的西服铺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把卵放上去。等卵壳如同茧子一样碎裂时,他才看到,那卵里竟然包裹了两个小孩子。一个鸦羽般的黑发如同火焰一般,而另一个……漆黑的头发乱翘着,瞧着竟如同螃蟹似的。
维斯宽慰的抚了抚胸口,伸手想把贝吉塔抱起来,可还没等他动作,另一个小崽子就像是被碰到什么开关似的嚎啕大哭起来。象帕抱着比鲁斯,靠过来低头看了看,“你这,得抱俩啊。”
看着两个紧紧依偎在一起的婴孩,维斯叹了口气,只能抬头问象帕:“这些,这些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知道他们是从茧子里抱出来只有我们,只要咱俩闭紧嘴,那这些孩子就是被营救出来的无辜受害者,联邦会给他们安排收养机构的。所以,维斯先生,您是否打算收养两个小孩子呢?”
看着紧紧抱着比鲁斯的象帕,维斯笑了,“我想他俩会和象帕先生的小朋友成为好伙伴的。”

END.狡兔

终于完结了,还会掉落一个小小的小小的番外。

好了,小文库~低调发车,车速偶尔秋名山,尽量不翻车,真翻了就乞求安全带,喜欢糖里裹刀子,也喜欢刀子蘸糖,反正~~~~~~刷敬老卡才能上!

(`・ω・´) 呜呜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