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确实 最大的烦恼是FPS被小学生压着打和打黄油也专注不了那么久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主要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放飞自我

齿缺 转嘟

ZA/UM的发展真是典中典……其实我一开始就有担心过这种情况,众所周知独立游戏的开发历史一直充斥着偷窃和劫掠,有道德底线的开发者常常只能黯然退场。但是两年过去了,一切风平浪静,对于只能从外部了解有限信息的粉丝来说,似乎可以放下心来,没想到其实内部清洗早就开始,现在连主创的会社也曲终人散。
听说还是投资人想把版权卖给亚马逊拍剧,所以把元老都排挤出去,尼玛……

记住ZA/UM的源头:俄国先锋艺术运动中的Заумь思潮,抛弃了语法规则与发音范式的诗性语言。正如未来主义诗人所相信的那样,语言的力量来自于它承载的情感而非人为规定的法则。作品的精神也仅来自于主创的才华与付出,不受唯利是图的投资人所左右。

google domian 薅了一把10年的pw域名550 TRY感觉还行
打算当成主力
国内阿里拍卖也有很便宜的域名,但是自从我知道工信部要求国内whois信息强制实名每个人都可以一秒查到你真名我就不敢再用了!

齿缺 转嘟

发现女同太容易和公路片结合,末路狂花不知是因还是果……因为整个世界是男性的世界,没有哪里有女性的世界,所以女性全部的自由都只在逃离的过程,不会有目的地,桥梁不会有一个令女人满意的终点,只能无限延伸

赛博朋客(大量剧透 

我觉得lucy这个角色的失败就是坏女人变成好老婆后神秘感和矛盾性光速消失了...
剧情上也离开了主角,变成了长期挂机的状态....
而且去月球的梦想,我还是很怀疑...因为很多人都看出来了lucy对月球的执念甚至不如对大卫...
如果去月球和保护大卫之间,我觉得她会保护大卫...
所以我觉得露西线有一点点失败...不管是对大卫的态度转变,还是去月球...都有点半吊子的感觉...
大卫也有点,六集以后身上缠扰了一股忧郁的死气....而且就这样一路走到了终点....
性格上的张力和变化完全没有了,服从了剧情和命运...
只有蕾贝卡在保留了原本的跳脱性格上,不断在剧情深化了性格的多面性:调皮的、媚惑的、易怒的、癫狂的、好奇友善的、可爱不设防的、自信勇敢的、敏感体贴的、包容深沉的
只能说扳机对亲女儿如此偏心...在一个并不必要的角色上见缝插针地赋予了如此多的闪光品质。
在曼恩死后,在整部作品的基调越来越灰暗严肃的时候,蕾贝卡依旧是俏皮欢快的唯一一人,甚至做的比以前更多了,更积极地支持和亲密主人公...
成为了在夜之城愈加浓密黑暗的唯一闪耀的人性之光....
而某个假女主在挂机做剧情....还和男主吵架加压力....
更不要提最后一路狂奔,先是全力支撑了大卫的理智,又全盘接纳了大卫的疯狂,笑着踏上黄泉之路殉情
而假女主在睡觉,等着被王子叫醒...
蕾贝卡,不愧是能成为我母亲的女人!

显示全部对话
齿缺 转嘟

呜呜呜呜呜,瑞贝卡
生命之光,欲望之火,瑞贝卡

齿缺 转嘟
齿缺 转嘟

你见过地铁里的恐龙吗?我见过,不止一次。实际上,地铁是一个谎言:它不是靠电力,而是靠恐龙们拉着运行的。为什么地铁隧道里永远一片漆黑?正是为了掩盖那些恐龙的存在。它们生活在黑暗和潮湿之中,为了每天的些许鲜肉(或草叶)兢兢业业地工作,脸上总带着一种亘古的悲伤,从几千万年前遗留下来的悲伤。地铁里衣衫整洁的乘客们从没想过,现代文明最引以为傲的成果之一是靠着这些悲惨的生物以血肉之躯支撑起来的。但,我并不想抨击这一切。如果恐龙不干拉地铁的工作,现代社会又哪有它们的容身之地呢(很遗憾,博物馆不在考虑范围内)。所以,请你保守这个秘密。坐地铁的时候,假装不知道在一墙之隔的空间里,悲伤的恐龙们正日复一日朝着前方的黑暗飞驰。

齿缺 转嘟

今天是南琴梨南小鸟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

南小鸟(南ことり)是 Love Live! 企划中 µ‘s 团队的成员。

(附图来自 Love Live! SIF 官方 Twitter [1]。)

Happy
#Birthday, #Kotori!

1.
https://twitter.com/lovelive_SIF/status/1568977677322551296

Telegram 原文

自建DNS折腾 

最近呜站的头像总是显示不出,一查是ouo.wxw.moe图库域名的DNS解析出了问题。
翻墙的DNS也是非常纠结的事情,经常陷入循环依赖的迷宫
1.要翻墙才能得到无污染DNS
2.机场的域名经常遭到DNS污染
我找到了两个站点,国内可用,利用DNS-OVER-HTTPS技术规避污染
iqdns.xyz/all.html
apad.pro/dns-doh/
但是这两个站点都非常神秘的依旧会污染呜站的图片,怀疑是分流策略的问题
解决办法就是去自己的小服务器上挂了一个dns-over-tls
可是非常一波三折的是,使用的adguard家的dnsproxy有时候会自己挂掉并不稳定,深刻意识到DNS这种基础设施普遍主备还是有道理的。
可是我只有一台海外小鸡,虽然可以再开一个dnsproxy进程,但是依然不够保险.....
突然想起了HN这篇文章
blog.stackpath.com/serverless-
意识到可以用白嫖云函数的方法自建DNS-OVER-HTTPS
选用了阿里的云函数一百万次免费额度+香港地区部署,JS写了一个反代 cloudflare dns 收工。
然而发现云函数虽然运行免费,流量并不免费....虽然很便宜,但是本白嫖王还是有了失败之感。

我得承认,我是不懂陀的。
陀发疯地追求和思考旧神,在教堂与泥坑里挣扎。
而在卡出生之时,已经不再认识旧神。
他看见的是,世界无人看顾而一片荒芜,人性与兽性并无殊异。
至于善与恶的人性谜题——陀沉迷与诘问的那些——在卡眼里那是不重要也没有用处的。
善是某种绝望的表现,他回答到。
我觉得我懂一些卡。

齿缺 转嘟

体制是这样运行的:地震了,你问能不能下楼,对方只可能回答“不行”或者“没接到通知”,绝不可能回答“可以”。但是如果你往外冲,对方也不会拦你,因为这确实是特殊情况,并且知道自己最多被追究一个执行不力,相较于把人拦下来而又万一有意外(这种情况下上头是不可能保自己的),“不说可以但是也不拦着”,是唯一正确的策略。所以要害是,你一定不要问“可不可以”,你只需要惊惶失措(不管是真的还是演的)地往外冲就行了,有锁就砸有护栏就推有铁门就翻,尽量呼朋引伴。这既是自保(谁知道有没有余震),也是施压(被关烦了好不容易有一个合理合法的反抗方式)。如果难得的机会,居然站在门口问:我们能出去吗?真是关傻了。

在拉康理论中,人类要么是癔症,要么是强迫症,要么是性倒错,要么是精神病。癔症和强迫症属于神经症,简单说就是普通人的精神症状。所以下文将这种行为描述为癔症并不是说这种行为是错的、病态的;这只是普通人最有可能属于的两种症状类型中的一种。换言之,我只是在强迫症和癔症当中二选一,认为这个行为更符合癔症的特点而已。

老婆是一种社会角色,在传统男权视域里代表了生育工具和性快感工具。

女粉丝管男偶像叫老婆看似是在将男性物化为性快感工具,而在无意识层面上她们是认同上面那种男权语言的安排的;或者说,她们确实试图突破这种安排,但过早宣布成功,又被这种男权语言内涵的意识形态的第二阶捕获了。

如何看待女粉丝把男偶像叫老婆的现象? - 全然头钻的回答 - 知乎
zhihu.com/question/479637119/a

齿缺 转嘟

一个工作体会,如果一个公司招了你,说明你是他们在这个薪资范围内能找到的最好人选,你的能力绝对在这个岗位之上,所以自信点,你就是最优秀的人,公司配不上你。(而且就算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有本事公司找一个跟你一样优秀还便宜的人啊,找不到是吧,那就再次验证了这个结论。)

作品本身的吐槽 

对话跳跃性太强了,不知道是翻译的问题还是本身剧本就这样故弄玄虚。
琪琪这个人物空灵得轻浮,在人格魅力的深度上远不如男主角。
革命之后怎么办旧话重提,没有新鲜的观点。

显示全部对话

高达门外汉看闪哈 

“这种办法是不对的,但是请告诉我破坏这个权力泥潭的办法”
在琪琪与司令彻夜跳舞的时候,哈在床上流泪思考这个问题
小贩说:mafuti怎么不去教训狩猎者。
司机说:mafuti想的太多了,我们光是每天讨生活就够辛苦了。
琪琪对他说:有一个办法,成立不会犯错的独裁政府。
哈听完大笑起来。
官僚说:这种事情以后还会不断地出现模仿者把,真烦人,但是反正也超不出恐怖分子的手段。
秩序、革命、民众、政府、独裁、民主、保守、进步、宗教、科学、未来、现在。
千种声音,万般思绪,谁能裁定对错?
而哈的行动,与其说是一种确切的笃定,更不如说是一种带着绝望的献身。
数十年过去了,革命与哈一起死去了。
唯一慰藉的是,后人在长夜漫漫里还能带着怀旧伤感的语调把故事停留在了闪光的一刻。
那终有雄鸡唱天下白的日子吗?
还是会一直这样下去呢?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

显示全部对话

高达门外汉看闪哈 

这片的三个主要人物,司令、琪琪、哈萨维,明面的冲突是两男一女的争风吃醋,暗面是哈萨维作为革命者与掌权者的对抗。
琪琪这个角色的设置非常巧妙,她某种程度上的立场暧昧和游移,把革命与秩序的暴力对抗,变成了一场优柔体面的交游,为双方的交流碰撞保留了风度——尽管哈萨维最终还是离开了这场游戏,义无反顾地诉诸于暴力反抗。
哈和司令的立场对立一目了然,一个是革命者,一个是秩序的维护者,一个是自弃身份的贵族之后,一个是出人头地的平民,一个是道德洁癖的圣者,一个是中庸冷漠的现实主义者。
而琪琪正是两者之间的一道间隙——她面对司令的时候是理想主义者,她面对哈的时候是现实主义者,她面对司令的时候是风情的艳妇,她面对哈的时候是清纯的少女。
琪琪对哈更感兴趣,但是和司令始终是一类人。
当哈带着琪琪逃出生天遇到司令的时候,琪琪毫不犹豫地甩开哈的手奔向司令,这个场景的诛心度堪称本场top1。
当哈面对恐怖分子,面对官僚的盘问,面对司令,面对新式高达的时候,他总是有办法应付的。
只有这一刻,他身上布满了脆弱、怀疑、颓废、孤独的情绪。
不着一言胜过千言万语。
“同情是最深的深渊”,尼采说,“人性,太人性的”。
尽管尼采不会喜欢,但是哈成为不了“钢铁”。
他依旧是受苦的圣徒,所以他身上的十字太沉了,所以他哪里也去不了。

看过《机动战士高达 闪光的哈萨维》 🌕🌕🌕🌗🌑
neodb.social/movies/142250/
革命之死

显示更早内容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