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真的被拆腻斯笑死啦,真的觉得你们有病。你们好像是那个陆独。

yukioukin boosted

首页看到提公共谎言和《皇帝的新装》,又想起叶圣陶曾经写过一篇续: 61w.cn/news/tonghua/1342197192
当皇帝开始杀死每一个说实话的人……
写在解放前。

真实的新疆:38度没空调没风扇,老师上课热昏,啥b大学立马去死

yukioukin boosted

实际上我对人的死去没有多少感触,日升月落生老病死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失去”这个词是活人的伤怀,对于离开的人来说,她们进入了永恒的宁静里。让我动容的是真的有人数十年如一日地精进学识与专业,试图让人们的生活变好一点,我认为这种高尚的情感不是政治宣传可以遮蔽的。我把这些人作为单独的、伟大的个体来悼念,而不是国家的财产,不是什么“痛失国士”,一个真诚的、孜孜不倦的、奉献的人离世了,我为此感到遗憾,就是这样。

yukioukin boosted

别的不熟,但是微博缓则圈真的很多那种很渴求别人关注恨不得所有人都来看他/她的attention whore,为了得到注意力不惜讲话越来越刻薄,还自以为说话刻薄是幽默机灵,天天满口女子大生女子大生,厌女厌到路人看了会以为女子大生当了他继母以后又杀了他亲爹亲妈(包括但不限于最近突然因为邓艾倒台一事突然开始狂犬病发作的两位佛罗里达伉俪)

每晚两点多准时上线人机练百里玄策,只为了能配上热力回旋,男高中生害人不浅💢

每周一次的实验课都让我想死,每分每秒都在恐惧焦虑:我真的可以走这条路吗?
而且今天模拟肺水肿真的有吓到我,我从来没有这么觉得“啊我们好残忍”,开胸取肺的过程伴随潺潺流动的鲜血……救命,好像在虐待。

其实新疆大学生现在还在封校,根本都很难想象。

外国品牌不选中国人代言:你知不知道中国市场有多大,你知不知道谁才是爸爸。
外国品牌选中国人代言:不要触碰中国的底线(指🕸️一样复杂的底线)。三天两头团建解约,我们拆腻斯确实了不起。

到底有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不用新疆棉花就是不爱国,退一万步讲,外国品牌为什么要爱中国。不爱中国就是辱华,到底是为什么。

比较不爱这里,时常觉得这里配不上部分很好的人民。

回学校才四个多小时,好想家好想家好想妈妈呜呜呜,从好吃懒做的居家生活变成万事不如意的垃圾学校苦读记,难受得想吐。

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又来了。想吐。

今晚突然就想起生物选修了:海藻酸钠,酵母菌,醋酸菌,包埋法。
低年级在隔壁楼开元旦晚会的那个晚自习,老师在教室给我们做包埋实验,下课间隙大家飞奔去礼堂门口偷看两眼歌舞。
那是人心最散但最惬意的生物晚自习。
老师在讲台上把海藻酸钠滴下去的时候,很像挤凉虾。

野宫百合子命中带的劫:骨科、佣人

新春佳节所有给我发红包的菩萨,都是我明天购买乙女游戏谈恋爱的红娘月老,呜呜,谢谢。

决定今晚熬到两点先看一下steam愿望单有没有打折的,再做一下功课

新春促销快到了!首页有没有推荐的PC端游戏玩 :blobcatreading:
我先推荐一个彩虹坠入/Iris fall,解谜游戏,光影画面很不错。

虽然每年都在抗争,但一想到明天早上百分百还是会被叫起来回老家上坟这件事,很难不生出干脆死在今夜睡梦中这样的想法。
这几年每年都在算日子,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回家过年呢?
真的烦死这些傻逼习俗了,能不能让我去死。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