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用药片填塞我的情绪之海有一种精卫填海式的悲壮……

Pinned post

试图开一个牛津通识卡夫卡串 

“他也觉得他自己是个内疚的、软弱的人,可是世上没有谁有他那么强大的力量:他对于完美、纯洁和真理表现出的绝对的、不容置疑的需要”

Show thread

昨晚又去柏林墙边走了一圈

“你学到了什么是自由,就不要再忘记它”

关于我为什么吐槽所谓的“东北文艺复兴”不真实,写东北故事的那批作家不真诚,在豆瓣刚好和一个友邻有讨论。虽然已经避免太直接说了,但不知道会不会等一会儿又碰到豆瓣的红线被删掉,在象上也发一下截图吧。而且平日也很少有机会仔细解释问题何在,友邻的提问是不在东北长大的人往往会有的疑问,能这样讨论开也挺好的。
其实要理解真实的东北困境,在国企倒闭的背景之外,同时把握住城市化率高、对外思想和文化交流更频繁这两个部分,才能更清楚东北人面对下坠和失常的心理到底是怎样的。
愤怒和迷茫绝不只是针对所谓的“先富起来的投机客”,而是欺骗玩弄他们人生的这个政权(是的在象上可以说得更直接了)。回避这部分就不可能理解东北。我能接受一些知情者因此保持沉默,但我不能接受知情者去歪曲这些人(因为即使是很平常的工人中也有很多人非常有独立见解和行动力),把他们说成一种安全的戏剧化的人物,是对他们不公平的。
比如,很多年后我和父母聊天才知道,原来89年我们长春一汽也曾是运动的热点之一,当时一位重要的活动者唐元隽就是我爸的同事,他当时也是工程师。关于他后来的人生,也许一些人即使不记得这个名字也听说过:89年此人被判入狱20年,97年减刑出狱,当时妻子早已离婚改嫁,似乎母亲也去世了,可以说一无所有。但在狱中和出狱被限制行动期间,他一直很热爱锻炼和运动,2002年,唐元隽忽然离开长春,跑去福建,雇渔船出海,在行至台湾海峡的中途跳海,纯粹靠自己的体能游泳逃向台湾,而且成功了。完全就是一个真实版的肖申克…… (不过后来还有台湾怕惹事要移交之类乱七八糟的事,他又跑去了美国)
说这些就是想提醒一下或许对真实东北有兴趣的人,请想一想为什么刘小波会是东北人(也是长春的),或者还有李洪志为什么会搞起来法轮功(我非常讨厌这个老骗子,但是这个事情的发生也是有复杂基础的)。东北不是现在官方媒体里描述的那个东北(尤其是我们长春),在抛弃了东北之后,进一步扭曲东北人的声音和面貌,是对我们的更彻底的打压和背叛。如果没有一种文学能讲述出东北的这部分更沉重更本质的真相,那么“东北文艺复兴”就是一句笑话,一句带血的嘲讽。
(请勿将此条转出长毛象)

麻吉麻酱……我的……老婆……老婆……(发疯中)鹦鹉老师好会画我冲飞了……

有那么一刻觉得是不是日本黑帮(?)起名都比较中二(?)
蝶毒里真岛是什么暗之鸦片王
如龙里什么暗之不动产王,夜之帝王,娱乐王的……就很救命(。。。)

想象 

我会想象自己徒具外表:一副空壳。
我的血管里淌过的液体叫人舌尖烧灼,我的气管里游走的分子令人呼吸凝滞;我的关节柔软过头,弯折着,朝四面八方肆意生长,我的内脏空洞无物,翕张着,而四肢百骸冰冷如初。

斗胆问一句 CP上头期能不能被列入为一种女性社交生理期啊
跟人表示一句“我CP来了”大家就能意会到我不方便jpg

小时候看过有一个故事是说,古时候有两个人是好朋友,分别时说好一年后的某一天再会。然后其中一个人当天等待朋友,直到半夜另一人才姗姗来迟。然后他们把酒言欢,散席时那个朋友才说,原本因为有事耽搁,实在无法及时赶到,他于是自戕,化鬼御风千里前来赴约。
啊,我真的一直都好感动 :blobcatgooglycry:

伊藤詩織二审再胜!
替她高兴的同时很难不想起我们的弦子😔 ,不知道弦子什么时候能等来她的真相到来的一天。
news.yahoo.co.jp/articles/3acf

……如龙这个游戏类型感觉真不算是我会去打的……但是我真的觉得麻吉麻桑是一些色男人……

有了这些年社交尴尬的经验,我觉得作为社交障碍人士的大忌就是:反省。
反省是什么,是被社会规训的结果,但你理应晓得,这个社会是为“健全人”设计的。不擅长社交,就意味着早已脱离了“健全”的范围。
所有社交技巧都是应对社会的工具,目的是调整自我表达到一个社会可接受甚至欣赏的程度。但这不代表原本的自我是错的,并没有错,完全没有错,只是我们需要一层保护色而已。
何况人人都是有保护色的,大家都有自己一套社交辞令。对自己的复杂要求完全是没必要的!

为什么恐龙灭绝了我们这群猴子统治了地球,可恶 :ablobrage:


今天刚在ios美区app store里发现
呜呜呜我真的好爱这个游戏……小时候可太喜欢恐龙了 :11124:

距离产生美!你网友看不见你抖腿抠脚吧唧嘴,现实朋友也看不到你转发黄图发表偏激政见,这不是很好吗!

关于刘学州,豆瓣上的这篇,是我所见到的最精准的评价,也是最让我想痛哭一场的:

【这个故事里要素非常多,而且每个要素都非常的常见,没有哪里令人意外,加在一起却又那样令人窒息。……在这个系统里生存的人,他们没有能力去理解和接受“爱”和“尊严”这些概念,他们只能低头麻木地生存,靠自己的本能去靠近和规避一些东西。例如欺善怕恶,例如嫌贫爱富,例如情急之下可以抛弃配偶和子女。没有什么深思熟虑的大奸大恶,就只是本能地趋利避害,以此维持自己的生存状态。】

【他经历了那么多,他忽然在自己任人践踏的悲惨人生中找到一个口子,他以为把它撕开就可以通往另一种人生——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生活环境,一切从头来过。
他笨拙地接近,想要从他们身上找到几分被爱的可能性,但当他说出他想要一个家,他的亲生母亲却把这个诉求量化成了“他想要买一个房子”。】

【在很多人的字典里,任何撕扯最终都必须被量化,人类的需求必须指向一个现实层面的交易,不然这就是在无理取闹,这就是长期讹诈,这就成了一桩无法解决的争端。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果你做了一个无法被量化的人,如果你还有细腻敏感的情感需求,如果你谋生的同时亦在谋爱,那么现实的钝刀必定将你刺伤。

可明明人的心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渴望着爱与呵护的、难以被填满的丘壑。

他们没有心,他们不明白。】

毛象人宗教小故事 

魔鬼第一次诱惑毛象人,毛象人已经四十天没有吃饭了,魔鬼说,如果你臣服我,我手里这些美帝饭就都给你吃,毛象人拒绝说,我今天就算饿死,都不会吃美帝一口饭

魔鬼带毛象人进了cp展,把毛象人放在最高的卫星上,说如果你cp是真的,你可以跳下去,因为你cp不会随着你一起灭亡,还会有更多人来嗑最真的你cp,毛象人拒绝说,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就只有我一个人会嗑我cp

魔鬼又带毛象人去了最豪华的网吧,把老坟头热cp榜tag都点开给他看,说如果你臣服我,我就把这十个tag的粮都换头成你cp,让所有的美帝都写作你cp的名,我说到做到
毛象人愤怒的说,操你妈,你找死,你有病吧!

Show older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