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读者的实质性批评最精彩的是作者“无非处处美化造反派”。我曾有一条规矩,从不答复别人的批评,除非批评者非常有理由地要我回答。我想这个批评者看完整本书后,自己会回答他的批评的。另一条精彩的实质性批评是“此书无主题”,“不能成书”(这是个英文版读者的批评),我被这个批评弄得难过了一阵。忍不住打破规矩,回答一下。无主题本来当然不是坏事,凡书就要强调主题,这本是过时的老套。但此书是提出了非常多并不一定有答案的问题(也是种主题吧?)。如果读者像我一样多愁善感,一定会发现这一类问题。

感想:杨曦光在《牛》的序言中列举了本书可能的三个主题,其中最重要的他认为是“秘密结社组党的反对派运动在中国能不能成功,它在文革中起了什么作用?”这个问题几乎可以直接衔接瓦文萨、哈维尔、金大中、施明德的故事,考虑到作者写作时东欧剧变还在爆发前夜,其洞察力令人击节。

Follow

@reading 想了想,可能要把金大中去掉。另外台湾哪怕在白色恐怖时期,基层选举机制也相当发达,黄信介发迹史可以为证。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呜呜 w(> ʌ <)w

一个 泛ACGN 实例,讨论主题不限 ~